您的位置 : 首页 >> 心理学电子书

新情商 : 改变大脑、成就自我的力量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新情商(超级畅销书《情商》作者新书。《情商》教你如何应对这个世界,《新情商》帮助你重塑人格。)
本书作者: [美] 丹尼尔·戈尔曼

本书读后感· · · · · ·

正念疗法虽然现在没有实打实的证据,或者说数据佐证,但是我确实靠十几年来每天中午(至少每周有5天)的冥想或者听心经金刚经等,大大缓解我的焦虑,治好了失眠,当然可能我本人十几年前就认同佛陀体认的是真理,这一切只是一种自我实现也是可能的,归根到底信念能否和科学完全融合,我不知道,可能一部分可以。其实真正按佛理,自身都要扬弃: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科学说到底按照黑格尔分析,只是过程中的一环,某种程度上佛理是一种更抽象层面的指导原则

我的学习笔记

机身爆炸时,火光冲天,一个巨大的火球冲入他的办公室,多亏了埋在身上的废墟,史蒂夫才捡回一条命。 P4

新情商 : 改变大脑、成就自我的力量 心理学电子书 第1张史蒂夫的故事使我们对冥想(meditation)的尝试兴趣陡增。 P5

我们认为深入探求冥想的方式包括两个层级,我们将东南亚古老的南传佛教(Theravada Buddhism)僧人或瑜伽修行者练习清心寡欲的冥想(我们将在第十一章中看到一些重要的资料)这种最深入的练习方式称为第一级。 P6

丹尼尔研究了古代的经文,并练习了它们所描述的方法。 P7

他的研究团队汇集了100多名专家,包括物理学家、统计学家、计算机科学家、神经科学家、心理学家以及专注冥想研究的学者。 P8

教授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地说:“精神分裂症的一个症状就是一个人的穿衣打扮怪异。 P9

重塑人格的理念已经成为我们的终生追求,我们在讲述这个故事时相互协作。 P10

不可否认,除了我们在亚洲遇到一些大师后所产生的直觉、古代禅修经文的论断以及自己对这种内在艺术的初步体验外,我们有关人格重塑的理论一开始缺乏足够的支撑。 P11

/讨论过程中,一名与会者向理查德提出了一个新颖的观点。 P13

这种集中练习随后变成了系统性的全身扫描,人能感受到身体任何部位产生的任何感觉。 P31

新情商 : 改变大脑、成就自我的力量 心理学电子书 第2张从马哈拉吉及丹尼尔在环游印度时遇到的其他一些人物身上共有的品质看,这种可能性似乎得到了印证。 P32

还有一种状态颇具争议性,尚缺乏强有力的科学证据,那就是心无旁骛、全神贯注的状态,即梵文中的“三昧”,是通过冥想达到的一种状态。 P33

如果司机是印度教教徒,就会有像哈奴曼、湿婆或杜尔迦这样的神像,也许还有一位司机最喜欢的圣人或上师的神像。 P34

在课后谈话中,我们发现一个共同的目标:要以论文研究为契机,记录冥想带来的一些裨益。 P35

跟随B. F. 斯金纳(B. F.Skinner)的那些忠诚的行为主义者主宰着那里的心理学系。 P36

1972年,理查德进入哈佛大学学习,丹尼尔则结束他的第一次亚洲旅居(共两次)回来写他的博士学位论文,而当时的剑桥研究思潮也仍对意识研究有浓烈的兴趣。 P41

然而,1973年夏,理查德和苏珊来到达尔豪斯并不是因为那儿的景色。 P42

理查德以常见的半莲花式坐在他的蒲团上,他感觉到右膝一阵疼痛,这个地方一直较弱。 P43

和苏珊待在达尔豪斯时,他的这种心灵自由的幸福感不断加强,伴随着他乘坐公共汽车从山上下来,沿着蜿蜒的山路,穿过田野与村庄的土墙和茅草屋顶,来到平原上繁忙的城市,最后经过德里喧嚣拥挤的街道。 P44

理查德试图还原他在达尔豪斯静修课上所达到的状态,但这种状态已经消失了。 P45

虽然有数百年的历史,但《清净道论》仍然是缅甸和泰国等小乘佛教国家冥想修行者的权威指导书,通过现代的解释,仍然为内观冥想提供基本的模板,即广为人知的“正念冥想”的根源。 P46

随着我们注意力集中的加强,游离的欲念在逐渐消退,而不是将我们猛然推倒在内心的某个小角落。 P47

相传佛祖是在一群云游不定的苦行僧身上实践这种方法的,但他放弃了这条道路,并发现了一种与之不同的创新冥想法:深入地看待意识本身。 P48

因为在20世纪70年代,功能性磁共振成像、单光子发射计算机断层显像(SPECT)等脑成像系统和脑电图(EEG)的计算机精密分析还尚未发明。 P82

在近50年之后,丹尼尔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 P83

20世纪60年代,瑜伽士Z从东方来到美国,结交了一些名流,并迅速占据了新闻头条。 P84

当某种特定冥想类型的研究人员报告了积极的研究结果时,也会出现关于偏差的相同问题,以及另一个问题:是否有未报道出来的负面结果?例如,丹尼尔研究中的冥想教师教授的是超觉静坐。 P85

对哈佛大学学生的研究所产生的更多困惑,在心理学领域也普遍存在:我们实验室中可供研究的本科生无法代表各个类型的人。 P86

理查德的博士研究是其在本科学习中所体现的精神的延续。 P87

因此,理查德总结说脑电图可以用于此评估(脑电图在今天虽然已经普及了,但在当时属于科学的一大进步)。 P88

特拉普派思想家托马斯·默顿(Thomas Merton)曾经写过一首诗,对此极为推崇。 P105

正如希腊哲学家爱比克泰德(Epictetus)在数个世纪以前所说的那样:真正困扰我们的并非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而是我们对那些事情的看法。 P106

乔恩的老师是韩国禅宗大师崇山行愿(Seung Sahn),崇山行愿在丹尼尔居住的剑桥社区有一个冥想中心。 P107

霍弗的授课内容里有一项是分为几次的静坐冥想,每次两小时。 P108

所以,乔恩对他的一种瑜伽训练法进行调整,开发出了一种类似于霍弗老师的仰卧式身体扫描冥想法。 P109

在关于正念减压疗法对压力反应性影响的早期研究中,斯坦福研究院成员菲利普·戈尔丁(Phillipe Goldin)和他在斯坦福大学的导师詹姆斯·格罗斯(James Gross)研究了一小部分患有社交焦虑障碍的患者,并对他们进行了为期8周的标准正念减压疗法计划。 P110

研究人员常常将这张照片和严重烧伤的受害者的照片放在一起用于同情研究,并将其作为测试人们承受痛苦能力的标准之一。 P140

此外,相比那些进行了等量类似伸展腰肢等轻度体力锻炼的人,他们也更乐于向慈善机构捐款。 P141

即便研究人员向志愿者担保只要他们能将注意力集中在微光上就能获得奖励,他们仍然会因尖叫声而分神。 P142

之后,问题就来了:这类培养同情心的心理训练效果能维持多久呢?它是暂时的,还是能演化成一个人长期的内在品质?在为期三个月的心理训练实验结束7年后,克利福德·萨龙追踪到了当年实验的参与者。 P143

相较于其他,负责关怀的脑回路可以通过短期同情训练得到加强。 P144

理查德和他的团队在长期进行静修的内观禅修者中发现了这种静止的杏仁核,人们在接受正念减压疗法的训练后,也会呈现同样的效果,尽管效果不是很明显。 P161

虽然威廉·詹姆斯把注意力视为独立存在的个体,但如今的科学告诉我们注意力并不指一种能力,而是许多能力。 P162

虽然他未在讲座中提及冥想,但他展示了两幅大脑功能性磁共振成像图片,结果显示,一个大脑处于深度忧郁状态,而另一个则处于愉悦状态。 P163

静坐一小时的活动表明,在生活中每一个清醒的时刻,我们如何主动构建我们的感受,以及如何运用正确的意识来解构以自我为中心的事情。 P188

他一直在做前沿性的大脑研究,以确定在不同的脑力活动中哪些神经区域处于活跃状态。 P189

那么,当我们什么都不做时,那些神经元又在干什么呢?赖希勒识别出了一片区域,主要是前额皮质中线和后扣带回皮质(一个连接大脑边缘系统的节点)。 P190

默认模式在我们放松(即不做任何需要专注和努力的行为)时启动。 P191

不管是哪种形式的冥想,导师基本上都鼓励我们去注意思绪何时开始游离,然后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特定目标上,这个目标可以是一段祷语,也可以是我们的呼吸。 P192

理查德的研究小组发现,当前扣带皮质对过敏原起反应时,哮喘患者24小时后会出现更严重的症状。 P213

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应激激素皮质醇水平比对照组低了13%,这一实质性的区别具有临床意义。 P214

在消极的自我谈话中充斥着绝望和沮丧——这在失业群体中是可以理解的,而阻止这种情况可能也会减少细胞因子。 P215

这位禅师是缅甸禅修大师马哈希禅师的直系传人,同时也是昂山素季的精神导师,昂山素季在成为缅甸政府领导人之前曾遭到多年软禁。 P216

“冥想能够降低血压”这一概念主要源于赫伯特·本森博士(Dr.Herbert Benson),他是哈佛医学院的心脏病学家。 P217

在一个医学力求实证的时代,这种回顾研究受到医生们的高度重视。 P242

如果某种药物也可以达到如此良好的疗效,那么其制药公司将从中获利颇丰。 P243

截至2016年,研究人员共进行了9项相关研究,研究对象共涉及1 258名患者。 P244

与此相关的一个好消息是心智和生命暑期研修班的毕业生索娜·狄米珍(Sona Dimidjian)带领的团队发现正念认知疗法可降低这些孕妇再度抑郁的风险,这表明正念认知疗法可作为一种可行的药物替代疗法。 P245

集会时,患有社交恐惧症的人可能会表现出怯场甚至害羞。 P246

尽管“诊断和统计手册”中列举出不同种类的“抑郁症”等心理疾病,但是研究所更倾向于将特定症状集群及其潜在的大脑回路作为研究重点,而不是仅仅研究“诊断和统计手册”中所列举的类别。 P247

史蒂夫回想自己当时的感受:“我们怒火中烧,那些混蛋——我们一定会抓住他们的!那是一个黑暗的地方、一个悲惨的时刻。 P248

研究人员得知僧人练习冥想的时长迄今为止共达62 000个小时,认为他是个冥想天才。 P276

几年前,僧人对外宣布将闭关修行三年,这是他第三次闭关。 P277

几个月后,僧人在赴美做教学指导期间,曾停留在麦迪逊,并来到理查德的实验室。 P278

理查德实验室第一次扫描僧人的大脑是在2002年,第二次是在2010年,最近的一次是在2016年。 P279

虽然他的实际年龄是41岁,但他的大脑接近实际年龄为33岁的人。 P280

后来僧人来到了实验室,他同样也是位经验丰富的修行者——当时统计其冥想时长为62 000个小时。 P282

每位瑜伽修行者都完成了至少一次连续三年的闭关修行,其间他们每天至少进行8个小时的正式冥想练习——其实是按照连续三年、每年三个月、每轮三天这样的安排进行的。 P284

理查德和安托万初次见面是在会议前一天,自此他们的科学思想紧紧融合在了一起。 P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