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信徒的国度Among the Believers: An Islamic Journey

下载方式

V.S.奈保尔信徒的国度 Among the Believers: An Islamic Journey
本书作者: [英] V.S.奈保尔

本书读后感· · · · · ·

实在为奈保尔对于人物、事情的细致描写而惊叹,作为一本游历伊斯兰四国的非虚构作品,他可以用如此长的篇幅来进行记录与论述,我断断续续花了将近2周时间才看完。虽然他的观点并不能都为我认同,但他的文笔才华是深深让我折服的。想了解1979年前后的伊斯兰世界,这本书我觉得是必读之一。再对比30多年后这些伊斯兰国家各自的现状变化,对于信仰,对于生活,不知道那时的信徒们的想法是否依然如故,我现在就想去一趟,亲眼去看看。如果说这书还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就是奈保尔著作的中文版来到中国实在是太迟了

我的学习笔记

我还设计了一个一动便能旋转不休的轮子,只要再添上一点小机关,就可以一直转个没完没了。 P12

信徒的国度Among the Believers: An Islamic Journey 小说电子书 第1张他的影响力就是这样无远弗届,很多人都相信,要他颠覆国王的威权,他也有这个能耐,全体臣民都会将国王诏书弃如敝屣,看得连废纸都不如呢。 P13

我需要一个伊朗翻译随行,大使馆里有人跟我提起萨德克的名字。 P14

跟他聊上一两个小时,可能还有点意思;要跟他朝夕相处几天,就没那么容易了,可是木已成舟,我也只有继续跟他耗下去了。 P15

我在德黑兰曾经看到过其他的巫医,以为他们不过就等同于印度的顺势疗法巫医。 P23

他望着中央银行,望着建筑上的青铜与大理石,毫无热情地说道:“那些东西对我一点意义也没有。 P24

然后,我们一边走着,一边从眼泪的话题重新兜回到革命上。 P25

可是,第十二顺位伊玛目没有死,他还活在某个地方,等着重回故土。 P26

我觉得,整个革命期间,他登场的时间相当晚,随着革命进展,他的神圣义务与权威才随之增长,直到最后,外人反而会以为两者始终与革命同行。 P27

可是,现在的执政者已经换成一位穆斯林了,而且还是代表全国国民的,敌人正忙着图谋对我不轨。 P28

穆斯林构成了特立尼达岛上一小撮印度人社群的一部分,而我正好出生在这个社群之中,可以说,我打从出生就知道有穆斯林这类人群了。 P29

他们有自己的殉教烈士。 P30

而且,几乎所有的伊斯兰国家,在挖到原油以前,都穷无立锥之地。 P31

不过,电视节目的主持人,每天都要对着受访者提出事先设计好的问题,无心啰唆。 P32

这些美国电视上的伊朗人,全都非常在意他们的美国观众,给人的印象,似乎他们还意在言外。 P33

宾馆隐身在一堵围墙之内,大门旁边还有间门房小屋,环状车道上铺着柏油,一小块一小块的草坪上点缀着灌木与乔木。 P48

他另外又找了个人上楼进房来,他说漏水是空调凝结作用所致。 P49

尘埃污垢如此之多,散落堆积在装有灯饰的招牌上,非常接近烟熏火烤的效果,相形之下,革命期间付之一炬的高楼大厦,反而没那么引人注目了。 P50

我凑巧目睹两桩车祸。 P51

可是,时髦人士(与非基督徒人士)如果想小啜合乎时尚的不含酒精饮料,还是可以选择“金橘花”“处女玛丽”或是“赶时髦的人”。 P52

侍者说,现在已经没有“旅客”了,工程的承包商也已经出国远走。 P53

霍梅尼拯救苦难信徒,也为信徒复仇。 P54

这份周刊赞同革命,却开始抗议,反对革命成功之后接踵而来的种种改变,所有因不合伊斯兰教教义而发出的禁令,举凡全面禁酒、禁播西方电视节目、禁穿流行时装、抵制音乐、禁止男女混浴,一直到禁止女人参与运动比赛、舞蹈等等。 P55

假如,我找到了正确的六十一号,一定要记着,如果搭电梯上楼的话,办公室在六楼。 P56

他说,倘若我要了解伊朗的话,就非往圣城库姆走上一遭不可,还要跟街上的人多聊聊。 P57

办公室墙上挂着一幅画着加勒比海与墨西哥湾的大地图。 P58

菲尔多西[3]街上,钱铺的兑币亭子一间间面向英国大使馆建筑的空白外墙,气氛有点像红灯区,街上行人走来走去,或是出声拉客,或是等着拉客店家招呼。 P59

这条街的尽头,就在一处报摊附近,我看到一个面容有别于伊朗人,看起来比较像印度人的中年男子。 P60

大家都要里亚尔。 P61

信徒的国度Among the Believers: An Islamic Journey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而这个孟买佬儿,还准备再让我吃上一惊。 P62

《德黑兰时报》系最新发行的英文日报,他们办报的座右铭是“真理优先”。 P63

接着,我又被推到另外一张办公桌前,推给年龄较长的贾弗里先生,当时,他的打字机上还有一篇社论或是特稿等他撰写,可是,他却停下手边的工作来接待我,跟我谈话。 P64

贝赫扎德跟我说,这是一家布料工厂,也曾经是革命的中心。 P83

贝赫扎德认为,我们在到达库姆之前,应该先吃喝一番。 P84

跨过大路,路边一辆卡车踟蹰不前,引擎不断喷吐废气,同时间,汽车飞驰而逝,不舍分秒。 P85

可是,我们即将进入的城市,致富纯因开采原油。 P86

下午才刚过了一半,镇上比沙漠还热,纯金圆顶看起来更是滚烫。 P87

贝赫扎德打开电话亭的玻璃门,握着电话听筒,挥手示意,要我过去。 P88

贝赫扎德说,斋月期间,店家还是卖东西给旅客吃,可是利不及费,实在不必耗上这番蠢力气。 P89

克什米尔人说,波斯菜是最上乘的佳肴;他们还说,切纳尔,也就是从波斯移植过来的悬铃木,或是梧桐树(一度十分抢眼地描绘在波斯与印度莫卧儿帝国时期的绘画中),其树荫还有特殊疗效呢。 P90

这好像已经成为一种传统的戏谑方式,经过特准的嘲弄,无碍信仰,一点也不会对伊斯兰教不敬:穿着学生袍的学生,就像欧洲中世纪时期的“教堂执事”一样,是公开现成的笑柄。 P106

他个头高大,面上圆润,颏下的胡须,与唇上短髭,修剪之精致,让人猜不出他的年龄。 P107

孩子再小,也不嫌过早。 P108

这么讲不尽然违逆实情,主要是为了简单交代。 P109

施拉吉又以他特殊的、富于旋律的方式开口说话,贝赫扎德稍后跟我说,那就是毛拉讲话的方式,他的口音跟腔调都比较偏阿拉伯,而不像是波斯人。 P110

他只是将什叶派与其他穆斯林的分歧,牵强附会在基督教的派系分立之上。 P111

我们看着她穿过庭院,她身边还跟着一个年老的蒙纱妇女,另外还有一个男人。 P144

栅门较低处,一些铜质栏杆,不耐长年人群抚触已经缺损了。 P145

就这样,有别于我们原先的计划,贝赫扎德和我到了晚上还是得待在一起。 P146

信徒的脚步声消失在巷弄小道上的泥土灰尘之中。 P147

霍梅尼为了治理国家,忙得分身乏术。 P148

男孩儿跟男人捧着沙里亚特-马达里的右手,凑上他们的嘴唇、额头与双眼。 P149

我们两人上身挺直地坐在前排,只是两个人坐在这里,却讲不出此行有何明显的目的。 P150

当我们离去之际,经过那两个荷枪守卫,走进小巷子,才发现里面人山人海,都是些刚刚到达的信徒。 P151

所有关于伊斯兰教跟马什哈德的数据,只要是你想知道的,书里都找得到。 P152

通往地下墓室的阶梯旁边的墙上,旧式风格的雕刻历历刻画着菲尔多西诗中一幕幕知名的场景。 P153

我跟接线员说了,他就给了我她姐姐的电话。 P154

我考虑到她的隐私,就建议说,她应该睡在上铺,我可以睡在她的下铺,贝赫扎德可以睡在我对面的下铺,而他上方的上铺应该拉下来,这样女孩子才不会在玻璃上映出身影。 P166

贝赫扎德一夜睡不安稳,他辗转难眠。 P167

此后一周里,左派支持者不断抗议,骚动规模日益扩大,穆斯林团体遂起而反制。 P168

可是,贝赫扎德在前一天晚上遭军方羞辱之后,对我隐瞒了这个消息。 P169

四下不曾发生任何值得他们下车处理的紧急事件。 P170

我已没了那个雅致,再在某个不起眼的地方,碰到革命委员会的人查房。 P171

我本来以为他们只是在例行训练。 P172

只有伊朗人,以及几个国外学者知道,当霍梅尼还是孩童的时候,当时伊朗还在卡扎尔王朝统治期间,霍梅尼的父亲被一名政府官员杀害,凶手遭到公开绞刑示众。 P173

你们这些不管讲到什么都坚决要求娼妓与自由的人,自称为知识分子。 P174

贡札罗:而且我要是这岛上的王的话,请猜我将做些什么事?赛巴斯蒂安:使你自己不致喝醉,因为无酒可饮。 P176

安东尼奥:他那个王朝的尾巴忘了脑袋。 P177

可是,信仰坚定的人还是会混淆,将这些剧变定义为互不相关的独立事件,即使已经准备要溜之大吉了,还是可以面不改色地欢庆伊斯兰教的胜利。 P178

接着,故作学术专家之态,言词模糊(“整体观之,两者究竟代表什么意思”)地说,他还将信仰推崇为逾越一切的成就。 P179

俾路支还出产一些天然气,可是巴基斯坦的沙漠却无油可掘。 P180

卡拉奇数一数二的英语报纸《黎明报》上,刊印了一幅跨双栏、占了四英寸版面的广告,广告主系隶属巴基斯坦国防部下的国防科学与科技组织(总部),广告中巨细靡遗地说明该单位将出售一台电冰箱与四个碗柜(“木制碗柜,门上嵌以玻璃面板,并以铰链铐牢”)。 P181

这个理念最先提出于一九三〇年,发起人是一位备受尊崇的诗人穆罕默德·伊克巴勒爵士(一八七七至一九三八年),他是在全印穆斯林联盟演讲中提出的。 P184

这些观念——虽说源自个人接受天启,却不可为理性所蔑视——都具备了“重要的公民意义”。 P185

数百万人惨遭屠戮,几百万人被迫迁徙。 P186

然后,大家逐渐明白,他们是这个国家里唯一稍有组织的团体。 P187

他们忘却了巴基斯坦国父真纳先生的俗世企图,而他(措辞未若伊克巴勒那般富于哲思与文雅)不过想搞一个地方,让穆斯林身边不会挤满了成群的非穆斯林而穷于应付。 P188

伊斯兰政权自然而然应当从信仰中浮升而出。 P189

校舍是由日晒风干的土坯砌成的,颓圮破败,乍看像个村庄建筑,像是一所农舍——此地毫无库姆的恢弘气派,没有角钢书桌,没有现代化的电话,也没有楼面铺就地毯的屋舍。 P190

我跟他说,我刚刚去过伊朗。 P191

现在,有关单位还在探讨,是否应开征一项《古兰经》税,作为布施以筹款赈济贫民。 P192

一旦举国上下尊崇正信,即使这栋小屋要倾颓坍倒,他也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 P193

一八四三年,卡拉奇不过是海边的一个渔村。 P194

非洲人、骆驼车、顶戴绿色头巾的侏儒:全不是可信赖的印象,反而比较接近神经质的暗示。 P195

而在它们可爱讨喜地快步疾行一阵子之后,各个面容看起来好像很伤感,倘若友伴解散的话,落单的小驴子看起来就更悲哀了。 P196

他给我一种居心十足、意图不轨的印象:像个辍学生,乡气可掬,偏偏沾染着都市的虚荣,只是言谈之间的样子又无可挑剔。 P197

而今已经蜕变得像是一个圣人或是殉教烈士的传奇,而且,还是一段穆斯林的传奇,混杂了虔诚的信仰、义愤,以及复仇的寓意。 P198

当时,他两只手还被铐在一起,他要人帮他解开手铐。 P199

他们撒了太多太多的谎。 P200

阿布扎比酋长一年才到巴基斯坦待上一个月打鸟。 P201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xintudeguoduamong-the-believers-an-islamic-jour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