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电子书推荐分享

新闻业的救赎(解局数字时代传统媒体困境与出路)

下载方式

新闻业的救赎(解局数字时代传统媒体困境与出路)

本书作者:彭增军 (作者)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去年考研途中曾看过作者写的一些论文,但是就觉得非常贴地气,当然这并不是贬低彭老师的学术抽象能力和专业理论水平,其中的一些论点说的清晰易懂而又无比精辟符合现实,不仅是其旁征博引的论据资料恰到好处且令人信服,而且就新闻传播学这个领域如今的理论与现实考察来说,这些直白通畅的媒介困境解读、方向指引和美国的新闻业现状分析都是很能够给初入门者很深的印象的。


小编建议: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

十六篇文章中,不乏幽默风趣的家常口语化表达,很是亲切,作者并没有把自己放在一个很高的知识阶梯上来俯视读者,而是面对面地和读者来探讨和分析自己在国内外新闻界和新闻传播学教育中的一些体验和想法。总体来说,作者对于未来的新闻业发展还是持一定的乐观态度,并充满关怀和希望。

作者将本文集取名为《新闻业的救赎》,已经预先订下了一个基调和背景——即新闻业在此之前是有其贡献和英雄事迹的,只是现在没落了。而全书的十几篇文章也是在就新闻业为什么会没落?新闻业的遭遇是新媒体或是商业模式等在新的传播环境下的冲击造成的吗?新闻业该如何救赎?新闻人和新闻事业为什么需要救赎?面对数字时代的新闻生产新方式,传统新闻业和诸如新闻专业主义和理论理念、规范实践等该走向何方?等迫切需要讨论和解决的议题进行解读。

新闻业的救赎(解局数字时代传统媒体困境与出路)对于新闻业的没落,作者从马克思主义展开分析,指出其根本原因在于生产方式的转变——传统新闻业高度垄断,是由于其占据了大量且极具门槛的生产资料,譬如新闻生产设备等;生产和组织方式也具备高度集中性,如报社电视台等机构。而在数字时代,生产资料转移到每个个体手中,除了专业媒介机构的组织化生产和集中性生产方式之外,出现了新的超低成本的新闻生产方式——公民新闻时代到来。

新闻业为什么需要救赎?这就要谈到本书中反复提到的核心论点——新闻尤其必要的社会责任和公共性。

什么是新闻最核心的灵魂所在?是达成社会共识、监督民主权力、提供公共讨论的社会公器,是即使受众不想看也需要看的那些东西,是自由与责任。

知道了新闻的灵魂所在,就更需要在当下商业和资本游戏中秉持著住初心和信仰。作者重新梳理了一些广泛存在于新闻理论与实践中的迷思和定义,比如客观是作为方法而从不是原则,立场和担当更能体现发挥新闻的责任和力量,媒介伦理应当泛化为社会伦理,从来都没有新闻商业模式而只有媒体商业模式(新闻从不是买卖),作为中性词的流言即可以提取出新闻价值又需要新闻机构来核实确认,媒体转型往往忽视了媒体人的价值认同,新闻的专业性比职业性更加重要……

而在这些新闻理论和实践规范的讨论中,作者指出,新闻在未来仍可以发挥其社会效益。不只是新闻从业者、媒体机构需要和坚守这份理想和信念,整个社会以及国家更需要新闻业的贡献。究其出路而言,付费墙模式、公共广播模式、创新传播方式、提升新闻业的专业性等是操作上的行为参考路径,而同等重要的是理念和价值取向的坚守与社会责任的认同。

没有臣民何来王。内容只有被人消费才谈得上王,不然即使成了王,也只能是众叛亲离、孤苦伶仃的李尔王。

传播科技的发展,改变了媒体的生态环境和生产方式,人人都可以是记者和出版人,参与到内容的生产和推广过程当中。这直接产生了两个后果:一个后果是没有了死亡线(deadline),随时都得抢新闻。不少记者感慨:现在才知道,以前有个死亡线真好啊,因为只有跨过死亡线才死,而现在则是时刻坐在地雷上,分分秒秒不安生。另一个后果是,在发行过程或者说整个传播过程中,内容生产越来越依赖大众的参与。内容需要受众去评论,去开撕,去转发,发出去仅仅是这个传播过程的开始。学术界有句俗语叫不发表就发霉,而在社交媒体时代,只发表是不够的,必须刷屏。不刷屏,死;刷屏慢了,还是死。

简单归结到一点,就是内容必须有受众的参与和分享才能成为活的内容,才有可能成为王。那么,在社交媒体时代,活的内容或者有望成为王的内容大致具备哪些特性呢?

1.黏性

前网络时代的媒体貌似也是考虑内容的吸引力的,比如强调内容的可读性,使用图片和插图,有漫画与填字游戏等等。但是,黏性(stickiness)是个新媒体才有的概念,说的是网络内容本身吸引读者的时间长短以及读者的身心投入程度。传统媒体其实不太关心读者如何被内容“黏住” 。拿报纸来说,报纸每天凌晨通过配送系统被扔到用户门前,订户读没读、读哪篇,影响不是太直接。报纸只要有订户,就会有广告,特别是当地分类广告。如果一家媒体在特定城市能够达到垄断地位,那几乎可以衣食无忧。从这个意义上讲,传统媒体在许多情况下,内容其实不是王,用户和渠道才是王。

网络出现以后,传统媒体的垄断地位被打破。但是在社交媒体出现以前,对传统媒体威胁最大的不是内容,而是渠道,出现了内容整合网站如雅虎等。而网上世界完全是新的玩法,比如说有研究认为,网上根本没有“阅读” ,只有“浏览” 。皮尤研究中心的研究数据表明,网民平均停留在一篇新闻上面的时间不超过三十秒,许多也就几秒钟,看个标题而已。这也许能解释为什么人人唾弃标题党,而标题党却长盛不衰。

互联网的逻辑根本不计较你是否读了,读了一段还是一半,点我就代表你爱我。你的点击会自动算到该文章的点击量上,从而提高该文章的排名,而由此引来更多的点击,循环往复,水涨船高。

面对这种蜻蜓点水式的阅读,最不淡定的是广告商。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容都不去读,谁还会去关心广告?这也是网络广告效果差的原因之一。要想广告产生效果,起码要努力延长网民在网站的逗留时间,由此就需要加强内容的黏性,把人留住。

增加黏性的办法五花八门,有聪明的,也有笨拙的。

聪明的办法有很多,比如改善内容呈现的方式和形式,包括色彩、图片、图标、标题、文字风格等等。

笨拙的办法也有多种,比如一页能讲完的非要分页,或者问个问题,翻页才给你答案等。这些考验读者耐心的做法增加不了黏性,相反倒增加了离心力。

交互性可以视为黏性的一种方式,注重的是客户体验。通过技术支持,读者可以参与其中来身体力行。《纽约时报》曾发表过一篇买房还是租房的报道,其中一个交互功能可以让读者把自己的情况填进去,看自己是买房还是租房划算。这种交互性和参与性可挖掘的东西很多。例如,北京和上海最近都出台了积分换户口的政策,文字叙述非常复杂、烦琐。如果附带一个交互性的东西让读者自己填写自己的情况,随时得出结果,一定会非常受欢迎。

这种交互性和体验性再深入一步就是目前很火的AR和VR———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

如今是社交媒体统领天下的时代。社交媒体成为新闻消费的平台和渠道,而不是原来的新闻网站。因此,内容的另外一个特性开始变得尤为重要,那就是分享性。在网络时代,关键不是你拥有什么,而在于你能分享什么,以及你分享的东西是否有分享性。

2.分享性

分享是介入传播过程最为直接和便捷的方式。分享性(spreadability)按照美国著名新媒体学者詹金斯的定义,指的是某种可以使特定内容更易于流转的技术资源和特性。[1]这个特性影响受众的参与,影响受众决定是否要分享,以及传播的广度和深度。

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最新统计数据,社交媒体使用者超过半数都分享了新闻,46%参与了讨论。当今的新闻内容消费方式,不是以往的有意的、主动的阅读,而是碰撞式的偶然阅读,阅读或者转发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朋友转了。

媒体内容的分享性还得益于科技发展。社交媒体的应用和功能做到了傻瓜级,分享变得特别容易,成为人人会变的把戏。

分享性的关键是时间的短平快。人们常说,在互联网上,你只有10秒钟去吸引你的读者。皮尤研究中心2015年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读者网上阅读行为调查,跟踪了三十个网站,七万五千条新闻资讯,一亿多网民的信息行为片段。结果表明,社交媒体上的资讯都是短命鬼,80%的阅读发生在第一天,90%的阅读在第三天已经完成。

新闻基本是一次性消费。由此说来,再优质的内容,如果不在第一时间被分享,都是死路一条。当然,如果运气好,被疯狂分享,那就成了可遇不可求的病毒式传播。

黏性和分享性分别属于两个不同的传播模式。黏性的传播模式是一点对多点、单向,而分享性的传播模式则是多点对多点。黏性依然是传统的,受众是分散的、孤立的,是单个的经验,而分享性则是开放的、网络化的。前者是持久战,最好从一而终,而后者往往是速战速决,浅尝辄止。在黏性的语境中,读者并没有直接参与到内容的创造和扩展中去,生产者和消费者的界限依然分明,而分享性则模糊了这些界限。

虽然二者有多种差别,但却同是社交媒体时代内容胜出的重要特质,可以通盘考虑。因为光有黏性是不够的,社交媒体时代,没有分享就没有传播;同样,仅仅有分享也是不行的。研究发现,将近40%的分享的链接根本没有被点开,也就是说40%的东西是为了转发而转发。转发不代表阅读,更不代表欣赏。这个正如我写的这篇文章。刚发到朋友圈不到一秒,就有点赞转发。我有自知之明,肯定有不少朋友是碍于面子点赞和转发的。个别情况如此也就罢了,如果整个社交网络的虚胖和变态被当了真,进而推论为大众想要的和需要的内容,就比较麻烦了。

· · · · · ·正版书购买 · · · · · ·

书籍购买

注:本站不存储任何书籍,PDF电子版收集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请于24小时后自觉删除。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xinwenyedejiushujiejushuzishidaichuantongmeitikunjingyuchulu/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