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盐战完结珍藏版套装(全二册)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李浩白 (作者)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说起“隐秘而伟大”,不由得让人想起在那个艰苦卓绝的战争年代为了自由和平以及反侵略献上青春甚至生命的地下工作们,他们潜行在各个敌后战场上,因隐秘而“无名”,很多人甚至连名字都没有留下;却又因“无名”而伟大,我们最终取得伟大的胜利离不开他们的默默奉献。


小编建议: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

讲述这类故事的影视、文学作品有很多,但其不少都有些许缺憾:故事虚构逻辑硬伤,情感线生硬,不接地气,反派智商堪忧等等。甚至演化出了各种“神剧”、“神文”,脱离实际令观众和读者啼笑皆非。

幸而优秀作品的光芒不会被掩盖,例如《潜伏》、《红色》、《伪装者》、《北平无战事》、《麻雀》等等,细究起来,除开作者笔力因素,这些作品要么由真实事件改编,要么立足于普通人,要么设定新颖,或是多元素融合,亮点颇多。比如,谍战类作品大多数还是聚焦军事、军火、情报战、金融战等主题。东西再好吃多了也会腻,换换口味如何!

众所周知,十年抗战期间我国被掠夺了大量的资源,但很少有人清楚具体是什么。除了文物、贵金属和粮食,最多的就是煤、铁、原棉还有盐,最令人意外的是盐。战时盐是重要的战略物资,当盐被大量掠夺和控制,抗战中的人们吃的是什么呢?

盐战完结珍藏版套装(全二册)重庆巴蜀青年文学入选奖获得者历史小说作家李浩白的作品《盐战》正是取材于这场真实历史事件,首次给读者讲述这场极少有人了解的特殊“战役”。

书中提到,四川自古就有抽取地下卤水用煎烤卤水制盐的传统。四川井盐当时甚至占据了抗战后方各省盐产量的50%,可以说如果没有四川井盐的支撑,抗战会更加艰苦。为了保证食盐的正常供给,很多“无名”而伟大的人们进行了一场可歌可泣的隐秘“盐战”,然而长久以来提及此事的文献寥寥。所以该书可以说是对抗战时期“盐”相关知识的一次大盘点。

除此之外,该书还融合了众多谍战类作品的优秀元素,堪称集大成者:

首先,小说取材于真实历史事件,可读性极强。为写成该书,作者前期做了大量的民间调查,书中融合了众多具有当地特色的语言和风土人情的介绍,令人读之仿佛回到当时当地,亲身感受抗战时重庆的紧张局势,给该书增添了更多历史感。

其次,故事整体架构宏大,从官斗到商拼、从地下暗战到全国抗战,描绘出大历史背景下的中国全貌。同时还将目光投向小人物的生存状态,通过他们的挣扎与反抗,展现出在那个特殊年代里人性与信仰的平衡、个人与家国交织在一起的命运,谱写出了一曲荡气回肠的英雄赞歌。

作者李浩白文字功底颇佳,因人物刻画细致,个性描写分明,对语言文字、故事构架拿捏得当,获得重庆巴蜀青年文学入选奖,并得到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名家、著名学者王立群教授的称赞。该书也获得了电视剧《战长沙》编剧、作者却却,《王阳明心理学》作者王觉仁,《只能活一个》作者庄秦的联袂推荐,赞其为“难得真实又可信的谍战佳作”。

《盐战》摒弃了直接与激烈的正面对抗,极少出现正面战场的硝烟弥漫与血肉横飞,重点剖析敌后地下斗争的阴谋阳谋官场博弈,用词老道。

书中,这场战役发端于1938年,日本对华实施“盐封锁”政策,妄图加快侵略中国的步伐。故事原生地是川东供盐中心——重庆忠县,该地被本土军阀“武德励进会”掌控,日本间谍隐于暗处蠢蠢欲动,军统与中统的特务也在此互相倾轧争权夺利,前方战事危急,“国共合作”举步维艰。众人勾心斗角,局势迷雾重重。

作者给读者织就了一张“看不透”的“大网”,“网中”各方势力粉墨登场,男主游走于各方势力之间,从迷茫走向清晰,从犹豫变为坚定,在群狼环伺之下层层破局,情节跌宕,令人拍案叫绝。

在作者的笔下,这搅动各方势力的“一汪浑水”,终归还是会因为这些“隐秘而伟大”的人们而清明起来。正如这句话所说的:他们因隐秘而“无名”,却又因“无名”而伟大。向这些“无名英雄”献上最诚挚的敬意!

打倒牟宝权、沙克礼之后,黎天成在忠县政坛的地位自然是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

但黎天成本人却如履薄冰,丝毫不敢大意。他知道:随着旧的外敌被陆续清除,先前曾经联手过的“盟友”也会因利益关系的变换而转化为新的外敌,比如韦定坤,他就极有可能在忠县挑起军统局和中统局的权力之争。而实际上,中统派系的吴井然已对韦定坤的张扬专断十分不满了,多次要求黎天成强硬以对。但真要对付韦定坤,黎天成还没做好十足的准备,所以暂时只能与他以和为贵。在他的苦心经营之下,忠县政坛竟很难得地清静了下来。

这一天,石宝寨崇圣寺的静尘长老派人给他送来了一封密信,内容是陈永锐交给他的一项重要任务:目前陕北、山西一带八路军用盐紧缺,故而请黎天成动用在忠县的一切力量,绕过马望龙、韦定坤等人的监视,额外调配出八百袋精盐,交由川东特委发往陕北。

黎天成明白,这是党组织在观察到自己已然全面掌控忠县党政大权之后,认为自己为党服务的条件已经基本成熟,于是才派了这样的任务。而自己当然是义不容辞,要竭力为党分忧的。

沉静下来之后,黎天成经过细细思忖,想到自己暂时还不能从官井系统调配余盐,而剩下的唯一途径就只有去找私井老板想办法了。

于是,他亲自携礼登门拜访钟世哲。不料,一到钟府大门,他竟被门仆告知:钟老板身体不适,今日拒绝见客。

黎天成对门仆说:“既然钟老板身体不适,那黎某更应该进去探望了!你再去通传一声,相信他不会拒绝黎某的。”

门仆进去了没多久,便连滚带爬地出来欢迎黎天成进去了:“黎公子请恕小人无礼—小人当早该放你进去!你可是我们老爷最尊贵的客人。”

进入正堂,黎天成细看钟世哲似乎并无病态,只是眉宇间愁云片片,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他也不便废话,就开门见山地讲道:“世伯,小侄今日前来别无他事,只想从你这里搞到一些私存的食盐。”

“你……你也来要盐?”钟世哲神情有些恍惚,迟疑了一下,才涩涩而道:“黎贤侄,我们私井里的产盐都被你们盐务系统的人收走了,我们哪里还敢私存食盐?”

黎天成抖开折扇,含笑而答:“世伯,你何必和我打马虎眼?清莞日前把她亲眼看到的一切都告诉我了—你家庄园后院的地下库房里,至少装了千袋精盐。”

“清……清莞?是她告诉你这些的?”钟世哲长叹一声,眼圈微微发红,“果然是‘女大不中留’。”

黎天成见他这般表情,深感不安:“世伯莫要去怪清莞妹子,一切都是小侄逼她说出的。”

钟世哲忽地抬起老眼盯了他一会儿,目光一定,沉沉然说道:“不过,天成啊,你今天来晚啦,辛辛苦苦存下的这些压仓底的精盐已经被别人预订,一会儿他们就来人拉去。”

“世伯,你可千万不能卖给别人—我替你付违约金都可以。我替你多付一倍的违约金。”黎天成紧张得一下站了起来。

钟世哲有些惊诧地看着他:“贤侄,你自己不是盐厂党分部的书记吗?你还用得着来私井里淘盐吗?”

“这……这怎么说呢?我在长沙那里有一个关系特别要好的朋友,他也在从事盐业生意—但他手里盐源紧缺,所以极想从我这里高价购买一批精盐过去。他当年帮过我大忙,我拒绝不了他。可我自己又因为是盐厂党分部的负责人,立足刚稳,怎敢自己带头倒卖官盐呢?所以,我希望在绝对保密的前提下,到你的私井里来淘盐。”

钟世哲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硬着心肠拒绝他道:“天成,现在你已经是涂井盐厂的实际掌管者了!自己动用权力解决一部分官盐,谁敢把你怎样?牟宝权、冉庆标都被你们斗垮了嘛。”

“不行啊世伯,我真有我的难处:共产党的齐代表、国民政府的马处长都在那里像门神一样蹲着呢,我怎么敢铤而走险?”黎天成把头连连摇晃,一脸的恳求。

钟世哲微微垂低了头,幽幽叹道:“天成,不是世伯我不帮你—那几百袋精盐我是留着有大用的!它是可以换人命的呀!这一次过后,我一定帮你!”

黎天成岂会轻易罢休?他双眸一转,道:“那,世伯,你今天不给我这盐,我就去府门外候着清莞下班回来!我想,她也一定会全力支持我从你这里淘走这些盐的。”

“这……”钟世哲连连顿足,又在堂屋里来来回回踱了好一阵子,才招手让黎天成近身前来,“天成,看来清莞在你心目中确实不比外人,那我也就向你直说了。”

“世伯,你今天神态举止一直有些反常—我也很为你担心哪!你有什么话便直说,小侄是绝不会有二心的。”黎天成也试探着问道,“是不是有哪个来头硬的人想强买这些库存精盐?你不好得罪他?”

钟世哲紧闭着眼,满脸尽是挣扎犹豫之色。过了半晌,他猛一咬牙,道:“这个东西,你看一看吧!”递过一个信封来。

黎天成打开一看,又惊又羞又怒,原来里边竟是钟清莞在浴室洗澡时被偷拍下来的几张裸照!他急忙又放回了信封,怒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钟世哲捂着面孔,眼睛都不敢抬起:“这肯定是哪个杀千刀的偷拍的呗!现在成了别人手中的把柄!”

“怎么说?世伯,你莫把我当外人,我绝对不会向外面泄露丝毫的。”黎天成也有些焦虑起来。他隐隐猜出了几分事情的轮廓。

“到现在我们也没查出是谁干的。”钟世哲有些吃力地说道,“这是昨天早上一个乞丐把信封送到我府门上来的,那乞丐也只说是一个蒙面人递给他馒头后让他这么做的。我们追问下去,他确实是啥也不知道了。

“在这信封里,他们还夹了一封信,声称我钟家要换回这些照片的底片,就必须拿六百袋精盐来交换,不然他们便会将这些照片贴满全县的大街小巷,让清莞她身败名裂。我当时方寸大乱,急忙喊回了清莞。清莞听说了事情经过后,又羞又怒,不听我的苦苦劝告,硬是带了几个家丁就照信上所留的地址寻去了。你知道的,这件事儿我们实在是不方便找人帮忙啊。”

黎天成听到此处,不禁重重一叹:“糟了!你钟府的家丁能有什么战斗力?一定会遭对方捉住的。清莞她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对啊!”钟世哲狠劲地跺了几下脚,又拿出一封皱巴巴的信纸来,“你看,这是他们刚才送来的警告信,声称清莞和家丁们已经落在他们手上,要我明天拿八百袋精盐去换他们回来,还喊我不要报警。”

黎天成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你也莫急莫慌。要帮你呢,本就不好去找警察局的胥才荣和保安队的吴井然。这件事儿肯定是知道得人越少越好!这样吧,我们找天虎帮的任家兄妹帮忙。他们是袍哥,在黑道上处理这些事情有经验。”

“任家兄妹?”钟世哲迟疑了一下,“他们知道了清莞这些照片的事情,不知道妥不妥当呢?”

“你不必多虑。我会让他兄妹二人严守秘密的。”

· · · · · ·正版书购买 · · · · · ·

书籍购买

注:本站不存储任何书籍,PDF电子版收集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请于24小时后自觉删除。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yanzhanwanjiezhencangbantaozhuangquanerc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