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夜火车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徐则臣

本书读后感· · · · · ·

迟迟未通火车的小城、渴望远行却被滞留的青年、一次让人生崩坏逆行的恶作剧——友谊、爱情、误会、信任、敬仰、感恩、自责、忏悔、欺骗、利用、坍塌、愤怒、混乱、幻灭,一起交叠汇聚成一条单行铁道,在一场意外杀人案里到达末路——从旁呼啸而过的夜火车,将带着消失的青年通往何处……

我的学习笔记

还是一个围城的故事。徐则臣写小说的基本功已经不用怀疑了,语言不算特别突出但有自己的风格,能够稳稳地送进读者的嘴里。想要再上一个高度真正成为大师的话,还缺一点故事、情节以外的东西,当然,这急不得。最后,不知道陈木年身上有多少徐本人的影子。

夜火车 小说电子书 第1张陈木年从没见过金老师,但他熟悉他的拖鞋,很多个夜晚他都看见那双拖鞋在他头顶上走,拖拖拉拉,噼噼啪啪,或者是跺脚和掉在地板上。 P15

若干时间以前,他曾希望楼上的金老师也能光脚走路,向猫学习,那样他就可以夜夜安眠。 P16

身上是一件肥大的牛仔背带裤,胸前那块涂满了缤纷的颜料,看起来像一幅印象派大师的传世之作。 P17

整个过程中话少,只喝酒,沉默又悲壮。 P44

后来就记不清谁买的单了。 P45

再之前,陈木年是住在朝北的一个房间,不大,但是个独立的小世界,后来小日本来了,他就从单间里让出来了。 P46

陈木年的脑袋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突然哇的一声,吐了金老师一头一脸。 P47

金老师换了两次二郎腿,抽了三根烟,陈木年才停下来。 P48

嗯,这拖鞋不错,还有毛茸茸的底,你在哪买的?”“你把它穿上再在屋里转悠。 P49

学生都这么叫,烦死了。 P50

夜火车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金小异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上来就自报家门。 P51

他顺着金小异的手指,发现墙上贴满了大师的画像和作品。 P52

要在平时,陈木年会很高兴,他喜欢一个人走在路灯下空旷的街道上,今夜不行,他想抽烟了。 P53

陈木年也没强求,他知道楼上就是一桌满汉全席,也比不上李玟半个饱满性感的屁股。 P79

大宗的整钱四千五,父母又从口袋里找出了三十多块零钱,都给了他。 P80

完全不像多少年来教育他的那样:做人要诚实、正义,不能逃脱责任,更不能违法乱纪。 P81

等车的当儿,在候车室睡了一觉。 P82

也不算惊醒,一直是眠浅,耳朵里的车轮声半个晚上都清晰地响着。 P83

黑夜此刻开始开放,像一块永远也铺展不到尽头的布匹,在火车前头远远地招引着,如同波浪被逐渐熨得平整。 P84

当然这只是一个有关人类的寓言,作家要知道的是,世界有一天真的疯了我们该怎么办。 P85

母亲还在说:“慢点,慢点,非得走吗?”停车三分钟,然后开了。 P86

出来的这些天,他竟然一个电话都没打回去过。 P87

坐了一趟免费车。 P88

那夜里吓瘫以后,后半夜在床上坐到了天亮,不知道该怎么办。 P89

他们老觉得家里不安全,早就有很多双眼睛在暗中窥视我家,觉得在黑暗里,有人拿掉了大盖帽,脱掉了制服,把手枪和手铐藏在口袋里,他们不急于行动,而是就这么看,看他们到底会把杀人的事掩藏到什么时候。 P90

小日本兴奋,半夜了还不睡,哼哼哈哈地唱歌,声音不大,只在他们的三室一厅里飘荡。 P97

第二天早上去花房上班,老周说,摆上去的花都得撤回来,领导不喜欢。 P98

中间休息时,在路边上抽烟,看见许老头不仅把自己摆的花弄整齐了,把他摆的也收拾利索了。 P99

一辈子也是在重摆,一遍遍地跟自己较劲,横着不行竖着,竖着不行再横过来,一辈子就打发了。 P100

由此他告诫陈木年,不要因为是一个临时工有什么情绪,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是必要的,甚至要看作天赐的。 P101

不然时间怎么打发。 P102

水煎包子,豆腐卷子,稀饭,辣汤,外加一碟辣椒和小咸菜。 P103

那学生吃完了,付账时发现缺了三毛钱,脸一下子红到脖子。 P104

陈木年就赶紧争辩,说那是他邻居,从小当“妹妹”看。 P115

直到深秋的一个周末下午,他坐在图书馆的自修室里看书,一个同学告诉他,你的小邻居出事了。 P116

陈木年走过去,在老秦身边蹲下来,不知道说什么。 P117

医生出来了,疲惫地说:“没事了,哪位是病人的家属?”老秦噌地站起来,大脑供血不足导致的眩晕都忘了。 P118

陈木年还想起来,他们一起踢过球,大二那年,系际足球赛,有个家伙在禁区前对他下了绊子,爽快地把他放倒了。 P119

好好看书,别想太多,你知道的,小可是个不坏的女孩。 P120

仇步云说:“你就是陈木年?”陈木年站着没动,看看他。 P121

有时候我也在想,是不是对你太苛刻、太残酷了,但一想,这一切都将增益你的能力,我就很欣慰。 P154

这个人说完感谢之后骑车刚走,交警过来了。 P155

蹬了这么多年三轮车,第一次被抓到,老陈非常难过。 P156

刚好记完,母亲敲响了门。 P157

父亲的手很大,多年来抓车把的结果,现在不知所措地相互搓,他到了看儿子的脸色的年龄了。 P158

母亲看看父亲,父亲又看看儿子。 P159

自从秦可长大了以后,他一直都不知道说什么,两个人沉默着干活。 P160

他们说,秦可,你跳得太好了,真是太棒了,向你致敬,可以请你吃个夜宵吗?秦可谢过他们,就拒绝了,说她已经和朋友约好了一起去。 P179

他想把火车试运行的意义尽可能地夸大一番,但秦可已经爽快地答应了,她说,好。 P180

陈木年又上楼叫醒金小异,约定七点半出发。 P181

还有铺着红布的主席台,有几个人在往台上走,勾着脑袋找摆放自己名字的位置。 P182

一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对着话筒说,火车试运行仪式即将开始,请市长讲话。 P183

人群骚动起来,很多人只在电视电影里听过这种声音。 P184

所谓“授彩”,就是“挂彩”,把一条拴着大红花的红绸子挂到火车头上。 P185

他看见撒开腿追赶火车的小孩一个个被他超过,他跑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稳健,直到把跑在最前面的一个男孩甩在身后。 P186

几个工人在整理车厢,他们打算把这孤零零的两节车厢连到另外一辆火车上,他们的说话声惊醒了陈木年。 P187

他下意识地看正在剥花生的老婆,她和他一样,在最短的时间内认出了自己的儿子,她的下巴挂了下来,剥完了的花生和壳捧在手里。 P203

等到火车的汽笛走远了,她才抓着丈夫的手说:“木年不会有事吧?”谁知道呢。 P204

秦可没转过这个弯儿,告诉他,和别人一样,站在那里等着看火车。 P205

儿子回来他们都不知道,周三中午,秦可打电话过去,他们才知道木年已经回来了,心落下了一半,老陈午饭就吃了两碗。 P206

金小异一直说他的画,说想起来接下来该怎么画了,找到灵感了,搬到一个新地方总能发现自己的天才,然后开始十分专业地讲述他对那幅油画的构想。 P236

她听到救护车,担心你出事,就跑过来。 P252

到了晚上,小日本可能觉得自己做得有点过了,就主动来到陈木年的房间。 P253

开始爱说话了,有时候半天都停不下来嘴。 P254

当然,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离开,明天遥遥无期,所以大多数人也就不管不顾,该干什么干什么,四眼和专家继续追黄家的园草。 P260

四眼对她说,只要学会了城里的那一套,她就比城里姑娘还城里姑娘了。 P261

因为三方都有自己的心思,谁也没法轻举妄动,所以就这么耗着,一耗又是一年。 P262

陈木年看见那房间的门敞着,冲门的床上躺着一动不动的许师母,他明白了。 P271

他悄悄地出门,骑自行车去买水煎包子和辣汤。 P272

一个包子没吃完就泪流满面,接着又吃了三个,喝了两碗辣汤,一边吃一边看床上的老伴。 P273

他一声不吭地站在遗体旁边看了陆雨禾很久,接着开始鞠躬,鞠完躬又盯着遗像看了很久,然后才走到许老头跟前。 P274

许老头跟他们商量,要一个空房间,把空调开到最低,所需费用照付。 P275

他说,怕一个人待在家里。 P276

很多人都喝酒,陈木年他自己也喝,没出过什么事。 P277

陈木年捂着鼻子的手松开来,另一只手下意识地去扶门,扶住了但身体还是忍不住往下滑,直到蹲到地板上,然后坐下,他觉得浑身乏力,虚弱得满身大汗,连生出想站起来的念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P290

老周说:“真死了?我这个乌鸦嘴!你先给殡仪馆打电话,我跟领导请示一下,马上到。 P291

一生无有长物,死后房产家具充公,一架藏书送给小友陈木年,以为纪念。 P292

陈木年这才想起来老秦托他的事。 P293

死如此容易,人真是脆弱得可怕。 P294

在他的名字旁边是一门叫“动力学”的课程。 P295

其实魏鸣也没看清,看见的只是布帘子上一个模糊的身体的影子。 P296

摔完了开始收拾东西,当天晚上就搬走了。 P297

老秦一家的东西不多,大的物件只有两张床、一张桌子、一个小书架和一个简单的衣橱。 P298

因为许老头的死,陈木年又错过了一次机会,他把秦可自行车的事忘了,秦可就找了魏鸣帮忙。 P299

秦可看他进来,转身出了门,和魏鸣在门口有说有笑地聊起来。 P300

回到花房找个躺椅坐下,正打算趁没事眯一会儿,老周来了,说物理系的电话,要求换一盆,把中间的一盆绿的换成开红花的大盆栽。 P324

钱老师毫无疑问就是那位即将退休的老先生了,陈木年没听过,但“动力”这个词听过,他记得许老头在一九八二年就上过一门“动力学”的课。 P325

烟斗的味很呛,他吸得显然更过瘾,恨不能舒服得把口腔都翻出来给陈木年看。 P326

那会儿他情绪好像有点不太对头,就向学校要求辞职,去了花房。 P327

之前他就压过几次。 P328

陈木年没走,等着。 P329

蚊虫也多,同时点了两盘蚊香还是不行,蚊子们也疯了。 P330

开门的是秦可,秦可吃惊地说:“怎么是你?”陈木年说:“是我。 P331

秦可直直地看着他,声音陡然放大了,说:“陈木年!”愤怒地摔上了门。 P332

小日本切好瓜递给她,顺便抓住了她的手,她没让他松开,小日本就继续抓其他地方,她也没让他松开,小日本就有数了,西瓜往旁边一扔就扑上去。 P333

对别人来说是好东西,对你来说就是习作。 P353

五十五岁以后我其实就是在物色这样的人,我知道我已经到头了。 P354

那个裴、裴菲,资质非常一般。 P355

先说正事,张校长,吴书记,还是刚才的话题,把木年托付给你们。 P356

不过无所谓,不管考哪位老师的,不论是哪个学校,木年都能成为一个相当出色的学者。 P357

天热得要死,浑身黏乎乎的,无数的蚊子在耳边吹喇叭。 P358

秦可的窗户里传来摇滚乐的节奏,声音不是很大,但还是把周围的热空气震动了,一波一波地涌到脸上。 P359

但现在是晚上,他不敢确信一定能顺利爬过去,尤其是抓住窗框有困难,就跑到卫生间把魏鸣的橡胶手套戴上,从阳台上开始往秦可的窗户爬。 P360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yehuoch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