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学电子书

一见:中国文学访谈录

下载方式

一见中国文学访谈录

本书作者:王逸人 (作者)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读过中国近现代文学史,这本书中提到的很多作家和词汇都很熟悉,见解也很深刻,悄悄记下了几句话和一个纪录片的名字。


点赞、分享、投币 – 素质三连哦

王逸人 您的新作《你在高原》获得了“茅盾文学奖”,分十册出版,浩浩荡荡四百五十万字,写了二十二年,这太少见了,这种创作耐心和勇气真的让人佩服,不过这样的做法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展现一次长河小说的极端样貌吗?

一见:中国文学访谈录张 炜 在《你在高原》之前,我已经写了一百多篇短篇小说,十几部中篇小说和两部长篇小说,从1973年的作品到现在,四十多年了。而《你在高原》是1988年开始动手的,这个时间距离1973年有十五年了,那是十分漫长的文学跋涉。这个漫长的历程里我多么渴望能有一次酣畅淋漓的、不受拘束的文学表达,以释放心中的文学激情。这样的表达已经不是单部长篇所能完成的。这么多年来我的经历,我的行走,我的想法和感悟,除非一个皇皇巨著而不能囊括,所以就我而言,《你在高原》一点儿都不突兀。它的写作过程、篇幅长度、构成方式,对我而言再自然不过了,其实它完全可以写得更长。事实上小说完稿时是五百一十万字,出版时压掉了六十万字,将来有机会或许可以恢复三十万字,这应该很有意思。

王逸人 如您所说《你在高原》初稿是五百多万字,这对任何一个写作者都是个艰难的过程,您怎么撑下来的?

张 炜 劳动是快乐的。写作能滋养我,让我感到有意义,是有利于身体健康的。很多人只是看到了劳动的艰苦,但是忘记了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劳动更有魅力的事。我不是说自己没有一点儿虚荣心,但如果被沉重的功利心俘虏了,那么这二十二年早就累坏了。

王逸人 你们那一代作家中作品被介绍到国外的不少,《你在高原》现在有国外的出版社有出版意向吗?

张 炜 只签了五本国外的版权,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译出来,这是很庞大的工作量,好在《你在高原》是每一部都能独立成章的——当然整个读完是另一番风景了,不读也无所谓。

王逸人 但现在的翻译也是很打问号的一件事,您觉得您的作品翻译出去,内在的东西还在吗?

张 炜 我会用自己作为中国人读外国翻译作品的感受来换位思考,杰出的译本似乎让我能够捕捉国外作家内在的气质和情感。尽管在翻译中会有一些损失,但以此推论,中文作品被翻译出去,国外读者也应该感受到我这颗心的跳动吧。但能够做好这件事的人不多,把一种语言艺术完美地转化为另一种语言艺术,那该有多难。所以文学作品翻译得少、翻译得慢才是正常的,反之则是令人怀疑的。

王逸人 您是写诗出身的作家,有很长时间的诗歌训练,于当下的诗歌而言您觉得创作上存在着什么样的问题?

张 炜 一切文学写作都是诗的不同形式的表达,诗是文学的核心,没有诗就没有文学,只要生命存在,诗作为生命的某种核心就会永远存在。另外,诗是小说、戏剧、评论等诸多文字形式所不能表达的,诗是隐秘、激情、玄思的,是无法言说的一种极其玄妙的表述。诗这个东西有的人在写,有的人不写,不写的不一定不是诗人,同样写的也不一定就是诗人。我早期写诗,现在也不停地写,出过几本诗集。我觉得现在的中国诗存在一些问题,那就是怎么回到古代的民歌、回到传统,怎么从国外翻译诗里解脱出来,怎样从诗经和李杜再出发。完全把韵脚丢掉了好吗?不敢肯定。在这个领域里走出一条个人的道路很难。我不愿完全模仿翻译诗来写,觉得这样的办法不行。现在中国的当代文学,不管是小说还是诗歌,模仿国外都做得有些过度了,它会影响我们民众的语言,社会的语言,进而影响到我们的文明,这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文学问题了。所以我觉得大家应该往传统里走一走。

王逸人 那么对于当下我们的语言演变,尤其是网络语言的强势您有何看法呢?

张 炜 “五四”以后的白话文运动,现在看来走得非常急促,这和当年的国势太弱,急于改变现状的心情是一致的。但是这里面不知不觉地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民族文化保留与传播的最重要的部分,就是语言的符号系统,简单点说就是语言。我们有文字可考的语言从甲骨文开始,一点点儿发展到清末,这个过程是非常缓慢的、有序的、克制的,它不可能产生飞跃式的演变。当今大量的网络写作以及大量印刷品中,对语言的戕害惨不忍睹,越对语言没有底线地破坏,越有乌合之众的围观。这已经不是个别现象了,而是普遍现象。

张炜,当代著名作家。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古船》《九月寓言》《外省书》《远河远山》《柏慧》《能不忆蜀葵》《丑行或浪漫》《刺猬歌》《半岛哈里哈气》及《你在高原》(十部);散文《融入野地》《夜思》《芳心似火》;文论《精神的背景》《当代文学的精神走向》《午夜来獾》等。

《古船》被评为“世界华语小说百年百强”和“百年百种优秀中国文学图书”;《九月寓言》与作者分别被评为“九十年代最具影响力十作家十作品”;《声音》《一潭清水》《九月寓言》《外省书》《能不忆蜀葵》《鱼的故事》《丑行或浪漫》等作品分别在海内外获得七十多种奖项;新作《你在高原》获得包括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等十余项文学大奖。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yijianzhongguowenxuefangtanlu/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