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养生保健电子书

疫苗的史诗La saga des vaccins contre les virus 从天花之猖到疫苗之殇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法] 让-弗朗索瓦·萨吕佐

疫苗的史诗:从天花之猖到疫苗之殇

La saga des vaccins contre les virus

从种痘到疫苗的清晰记述,最后谈到1990年代以后大型药企介入后带来的疫苗产业化,或许国内近年的疫苗事件,也可以在公共卫生和商业化的双重逻辑得到理解。关于自闭症病因的追索与证伪很有意思,作者似认为这是白白花了力气,干扰了原本更有价值的工作,但我倒觉得这正是深化认知所不可或缺的过程。p.s.译者相当尽责,加了大量详尽注解,补充背景知识和相关文献观点,几乎可说是裴松之注《三国志》的那种注。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因为最重要的谜团还没有被解开:卡雷尔对其实验室内部发生的事情是否知情?有诺贝尔奖的威望坐镇,怀疑者也望而却步,直到半个世纪后才有人拿出了一个压倒性证据:正常的细胞是无法永生的。 P26

这一时期,许多研究者都热衷于脊髓灰质炎疫苗的研发。 P27

1949年1月28日,安德斯、罗宾斯和韦勒的工作成果在《科学》杂志发表,文章题为《不同人类胚胎组织中脊髓灰质炎“Lansing病毒株”的培养》 [28] 。 P28

一位个性颇受质疑的医生锲而不舍,方才迈出了这一步,他就是莱昂纳多·海弗里克。 P29

海弗里克培养的人类胚胎细胞是从治疗性流产中获得的。 P30

在二倍体阶段,细胞的染色体都存在双份,人类染色体公式此时可写作2N=46;而在单倍体阶段,此公式为N=23(针对人类来说)。 P31

疫苗的史诗La saga des vaccins contre les virus 从天花之猖到疫苗之殇 养生保健电子书 第1张

这家家族企业出售了一些细胞瓶,主要交易对象是制药巨头默克,交易额总计100万美元 [36] 。 P32

迅速知名的海拉细胞 海拉细胞的长生不老传奇源于美国的一位女性——海瑞塔·拉克丝(Henrietta Lacks),然而她本人其实对这一切一无所知。 P34

这时,极其幸运的是,生物学家们获得了一位遗传学家的帮助,即斯坦利·加特勒(Stanley Gartler)博士。 P35

尼尔森-雷斯和他的团队完全掌握了细胞识别技术和海拉细胞的染色体描绘技术。 P36

但不是所有异倍体细胞都是从肿瘤提取而来,非洲绿猴肾细胞就是一个明证。 P37

莱皮纳疫苗因两点与其他疫苗显著不同:疫苗制备使用的猴肾细胞来自非洲猴子(狒狒和东非狒狒),且疫苗要经历两次灭活“加持”——首先是福尔马林灭活,其次是β-丙内酯 [9] 灭活。 P49

人们提出了各种各样的假设,想方设法弄明白该严重流行性疾病为什么会祸及人间。 P50

里面讲了什么呢?霍普看到《滚石》杂志上登载的文章之后,就立刻联系了汤姆·柯蒂斯,后者将自己1992年撰写论文时使用的资料源转给了他。 P51

我们在第一章中已经对这一人物提过寥寥几笔,之后在以狂犬疫苗为主题的第三章中也会用大幅笔墨讲述他的故事。 P52

规模试验如期于1956年展开,乔治·迪克首先为一些大学生志愿者进行了接种,后又给他四岁的女儿注射了疫苗——要知道这种操作在今天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P53

巴斯德被认为是第一个提出狂犬疫苗概念的人,而盖尔提对此不以为然,此人是里昂医学院的教授。 P58

巴斯德被认为是第一个提出狂犬疫苗概念的人,而盖尔提对此不以为然,此人是里昂医学院的教授。 P59

他写道:“经过一年对绵羊的研究,实验表明,绵羊被注射狂犬病毒或被狂犬咬伤后,在几个小时或一天内进行狂犬病毒静脉注射可使其存活下来[……]从今天起,这些已知结果让我们有理由设想被狂犬咬伤的食草动物有办法存活下去。 P60

疫苗的史诗La saga des vaccins contre les virus 从天花之猖到疫苗之殇 养生保健电子书 第2张但该病仍在非洲大行其道,那里的传染病仍然肆虐。 P79

1878年,塞内加尔爆发的瘟疫就是明证:疾病造成了格里(Gorée)、达喀尔(Dakar)和圣-路易(Saint-Louis)白色人种的大量死亡,1474名欧洲人中就有749名罹难,海军26名医药人员中有22名不幸殉职。 P80

据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调查,在试验区共统计到276例脑炎,其中55例病情严重,1例死亡。 P86

他们须符合严格的筛选标准:年轻、身体健康,还要接受血检以排除细菌和梅毒感染。 P87

作为减毒活疫苗,它与已经灭活的注射式脊灰疫苗不同,最终成品中的感染原是不会通过化学手段灭活的。 P88

这是怎么回事呢?其实就是患者接种后出现了类似于黄热病的症状。 P89

上级命她借此机会,拜会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之父老威廉·盖茨(William Gates),后者正负责管理一家由其子创立并资助的基金会。 P90

20世纪60年代,美国默克公司用花生油溶液(佐剂-65 [21] )将完整的病毒乳化,研发出了一种抗流感疫苗。 P103

换言之,不管来者何“毒”,这种方法都将能够适用。 P104

我们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既然根本无法获得疫苗供应,那为什么要将我们国土上的病毒株交出去,为他国作嫁衣呢?”2007年2月,印度尼西亚宣布其已经与美国制药实验室百特(Baxter)签署了合作协议:印尼将为该实验室提供H5N1毒株,作为回报,百特将为该国提供数量充足且价格合理的疫苗,而且这一协议体现了明显的排他性。 P105

拉塞尔建议先“按兵不动”,仅事先囤积大量疫苗,待大流行流感“有所动作”时再按计划接种。 P113

从当时情况来看,多个病例都曾接种过流感疫苗,但疾控中心还不确定这些患者是注射疫苗后10周内发病。 P114

泰国卫生部门就采取了这样的政策:该国卫生部门不仅积极响应了“受让”流感疫苗技术的号召,还计划研发一种针对本地病毒基孔肯雅热 [53] (Chikungunya)的疫苗。 P115

但是到了2002年,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们遭遇了不测风云:2000—2001年,一场Ⅰ型脊髓灰质炎在伊斯帕尼奥拉岛(位于加勒比海中,分属海地和多米尼加共和国)蔓延开来。 P125

要不是因为对急性弛缓性麻痹病例监测的扩大和对脊髓灰质炎病毒的生物学分析,研究员们到2000年还被蒙在鼓里,溯及过往,这只不过是脊髓灰质炎病毒的故伎重施。 P126

于是当地群众对西医的怀疑与日俱增,村子的首领们也听从了宗教领袖的建议,“宁可出现几个脊髓灰质炎病例,也不能让我们的女性绝育”,卡诺州的州长如是说。 P127

于是英美国家又出现了一个新说法——口服脊灰疫苗悖论(the OPV Paradox):要想根除野生脊灰病毒就得吃“糖丸”,但是“糖丸”入肚,就没法做到斩草除根! 世界卫生组织自1988年起确立的策略如下:继续开展口服三价脊灰疫苗接种行动,尤其是在脊灰病毒流行国;然后停止接种,加强监测并改用单价口服疫苗接续对战死灰复燃的病毒(前提是三种类型单价脊灰疫苗储备充足)。 P129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喜出望外的迈克勒姆迅速将茨姆奈斯介绍给其他与会专家,这些人也曾与他有过书信往来。 P134

但是,有一个困难横亘在人们面前:乙肝病毒是无法培养的,而那时所有抗病毒疫苗都要求培养出大量感染原才行。 P135

其中一名患儿变成了慢性病毒携带者,也就是说在他未来的人生中,肝硬化甚至恶化为肝癌的风险将如影随形。 P136

这项艰巨的工作完成了,可以准备进行人体实验了,在这之前还需要说服美国卫生部门。 P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