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科学与自然电子书

印尼Etc 众神遗落的珍珠(一部深刻隽永且充满趣味的旅游纪实 《华尔街日报》年度好书 理想国出品)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印尼Etc:众神遗落的珍珠(一部深刻隽永且充满趣味的旅游纪实 《华尔街日报》年度好书 理想国出品) Indonesia, Etc.:Exploring the Improbable Nation
本书作者:伊丽莎白·皮萨尼 (作者)

本书读后感· · · · · ·

十分吸引人,马不停蹄读完,连书名都是悬念,为何加Etc?对印尼而言这是个不可或缺的梗,跨三个时区一万多小岛串成的难以想象的共同体,“不存在的国家”指的不只是国际地位更重要的是针对国民心态和接近不存在一统可能的复杂民族性,爱本尼迪克特安德森的读者万勿错过,对理解其著名观点大有助益,本书也绝非旅游书,更像小泥屋笔记重返多瓦悠兰那种人类学通俗作品——不来围观下印尼鳄鱼召唤仪式吗,作为撰写的报道引起该国军方轩然大波的路透社记者,印尼这个国家残酷的负面形象作者看得可通透,而作为传染病学博士重回印尼以来,又深深爱上了那些善良好客印尼人,“披上我最好的纱笼”,脚生烂疮累得崩溃仍走遍绝大多数省份,字里行间都证明作者的开篇:我的确热爱印尼;以及例如看不惯公职人员父母却又非让小孩考公务员揩油公家——是不是特眼熟

我的学习笔记

所以无论是把印尼当成女佣生产大国,还是把它看作一个情感上爱憎交缠的定居地,都是无可厚非、自然而然的一件事,最起码这还叫做有关系。 P14

印尼Etc 众神遗落的珍珠(一部深刻隽永且充满趣味的旅游纪实 《华尔街日报》年度好书 理想国出品) 科学与自然电子书 第1张印尼是个小国吗?我们中国人喜欢讲国际影响和世界排名,若是从这种角度评估,印尼的确不大。 P15

这个国家横跨三个时区,由一万七千多座岛屿构成。 P16

不过,伊丽莎白·皮萨尼这本书却让我发现在“印尼到底还是不是个好伊斯兰国家”这个问题上,原来还可以有另一种答案。 P17

那么印尼的伊斯兰政团是不是激进化了呢?好像是的。 P18

皮萨尼必须用这样子的办法来吸引读者,否则大部分她所设定的英语读者(乃至于我们华人读者)恐怕是很难对印尼这样一个偏远东南亚国家感兴趣的,除非那是一位想要了解印尼是否真如人家所说的那样充满机会的投资者。 P21

大部分印尼人的日子过得并不算好,但他们并不着急,工作挣够了餬口的数便好,悠闲度日,倘有余钱也都拿去消费,而非储蓄。 P22

所以她不只让我们看到了生活困窘的印尼华人,也让我们看见了在危机四伏的自然环境面前努力求存的各种印尼原居民。 P23

原来对于印尼国民甚至政府机关来说,要在地图上弄清楚自己的国家也不太容易:印尼涉及环境管理的国家法律、条约和政令多达五十二种,其中不乏彼此矛盾者。 P24

果然,有些观众看完之后反应很大,立刻猜想我是不是有什么不良用心,故意用“西方人那一套来解构我们的华夏”,居然把现代民族国家形容成一种“用想象力虚构出来的东西”。 P25

印尼Etc 众神遗落的珍珠(一部深刻隽永且充满趣味的旅游纪实 《华尔街日报》年度好书 理想国出品) 科学与自然电子书 第2张

自从该书出版,国际汉学界和华人学者的真正争论重点并非中国是不是一个“想象的共同体”(这没什么好争的),而是中国的群体自我意识是否早于现代民族国家的成立。 P26

1983年,年仅十九岁的我曾经扛着背包去过爪哇(Java)和巴厘岛(Bali),也曾为了探访红毛猩猩而在北苏门答腊省短暂停留,于是产生了几个印象:印尼是个友善多变的国家,尽管日常生活一团混乱且难以预料,却存在着异常精致的文化,你会看到身披蜡染华服的舞娘们随着加麦兰(gamelan)乐团[6] 演奏的旋律,在精雕细琢的神庙建筑群的阴影底下曼妙地扭动双手。 P36

我曾探寻红毛猩猩的足迹,追踪分离主义者的反叛活动,造访盗挖黄金的矿工和非法移民,也曾与雅加达的银行家、当红影星和昔日政治犯共进午餐。 P37

他捏造的谎言往往理由牵强、几近荒唐,有时为了避开我们这些记者的追问,还会从后门溜出办公室。 P38

其余时间我大都在隐秘的巷弄中跟毒品注射者打交道,或者与从事性工作的跨性人在人行道上边走边聊,要不就待在装潢俗丽、方兴未艾的男同性恋俱乐部里,而且总会发生奇遇。 P39

然而,过去这些年来,我早就习惯了一件事:每当我在伦敦或纽约酒会中向别人提起“印尼”两个字时,他们总是露出紧张茫然的表情,心里肯定在想:“噢,天哪,印尼……是柬埔寨、越南还是泰国附近哪个国家……的新名字吗?”2011年岁末,我决心写本有关印尼的书,把我的“坏男友”介绍给世人认识,也让自己有借口在这个国家多待一段时日,以便进一步了解我为他付出真情的这些年来,他是如何改头换面的。 P40

隔壁的摊位摆着几个如同魔术方块的木箱,第一箱塞满肉豆蔻粉,第二箱装满胡椒粒,第三箱是干燥丁香花苞,另外二十二个排排站的箱子,则是盛满姜黄、老姜、南姜、香菜子,还有各式各样你瞧不出是什么但用舌头一尝就能辨识的香料。 P48

他们彼此通用的语言,其实是贸易商使用了数千年的一种马来语。 P49

另一个崇拜印度教的王朝也不甘示弱,建立了令人惊艳的“巴兰班南”寺庙群[5] 。 P50

1497年,葡萄牙探险家达伽马(Vasco da Gama)绕着非洲南端航行,并发现通往东方的海路后,这个心愿终于可望实现。 P51

葡萄牙人以为贸易是一场零和游戏,只要某方败阵,则他方必胜,但事后证明,那些洋人不太擅长玩这种游戏。 P52

库恩滥用武力虽遭十七位董事申斥,却还是从董事们手上领到了三千基尔特(guilder,荷兰货币单位)奖金。 P55

在印尼旅行的本国人和外国人,第一个会听到的问题是:“你从哪里来?”印尼是个商业国家,当地人一看到生面孔,自然而然会这么问,因为他们想知道这个陌生人可能带来什么生意、购买哪些东西、出现何种行为。 P56

(我又问他们对荷兰人完成的重要工程、灌溉系统、港口建设有何看法,他们的答复是:荷兰人搞这些玩意儿只是为了更有效率地抢走我们的东西。 P57

如果荷兰主子提出更多要求,这批贵族就变本加厉压榨人民血汗。 P58

印尼群岛最西边的亚齐省,也在1903年前想尽办法击退荷兰人。 P59

我曾在当地某条寂静的小街上,发现一座追悼被放逐该岛的政治叛乱分子纪念碑,其中有两位重要印尼民族党领导人:印尼独立后首任总理夏赫里尔(Sutan Sjahrir)以及与第一任总统苏加诺共同签署独立宣言的首任副总统哈达(Mohammad Hatta)。 P60

为了促进全国统一,他必须帮印尼人民寻找某个共同敌人来取代荷兰人,因此打算挑起几场战事。 P65

然而,频繁的选举活动对于政局的稳定并无太大助益,国会反而更加扰攘不安。 P66

当穆斯林青年和共产党青年在街头对峙,苏加诺主张印尼不该受宗教摆布,令共产党士气大增。 P67

许多小老百姓满腔热血地参与其事,不同族群滥用暴力清算各种旧账。 P68

印尼于1963年接掌当地政府,继而在1969 年实施“自决法案”,许多部落长老在大量驻军鼓励下,投票赞成将当地并入印尼领土,西巴布亚终于成为印尼一省。 P70

由于雅加达再度进入洪泛期,头脑机灵的酒店员工便自创了一项非正式服务:将客人护送到不淹水的地方,收费不含在每晚二百五十美元的房价中,有时双方还会在中途重新议价。 P71

这里比不上东京,市内没有值得夸耀的大众运输系统,交通堵塞由来已久。 P72

我曾看到一名小学生坐在屋里用功读书,还用双手紧捂着耳朵,免得听见三个弟妹在旁争吵的声音。 P73

2011年我骑着摩托车努力在市区绕来绕去,以便搜寻渡轮时间表和旅行用的蚊帐时,发觉雅加达愈来愈不讨人喜欢了。 P74

房子坐落于一条窄街后方,在街上来来往往的主要是一些推着手拉车的流动小贩,每个小贩都以独特叫卖声推销自己的东西,“叮—叮—叮”卖的是炒面,“咚—咚—咚”是卖肉丸汤,卖沙嗲或蔬菜的小贩则吆喝着“嗲—嗲—沙嗲呀!”或“哟—哟—买菜哟!”。 P75

苏加诺企图通过个人影响力把“印尼”捏合起来,苏哈托则是运用官僚制度将国家牢系在一起。 P76

苏哈托夫人把较“原始的”文化从“小印尼”展馆剔除之际,苏哈托本人也在全国各地建立统一的象征和机构,但这些普及全国的国家象征多半含有爪哇特色。 P77

这些被称为“夫人”的女士代表某个中上阶层,她们仿效苏哈托夫人“田妈妈”的打扮,个个绾起头发,喷上发胶,盘成一个比蜂窝圆但比传统发髻蓬松的大包头。 P78

大多数政府官员不是爪哇人,就是来自教育水平较高的其他地区,当地居民都把他们当异类看。 P79

将来不同的种族会因为融合而消失,全国只剩一种人——印尼人。 P80

这种情况比较像文化移植而非越区移民,难以形成同化力量。 P81

卫星电视应当发挥的功能,是将全国不同族群融合成“印尼人”,而不是把他们变成一群“想要却得不着”的不满分子。 P82

成为国家领导人后,他旋即着手实践这个理想。 P83

多年来,大多数印尼人也选择视若无睹,因为苏哈托提供的安定对他们有利。 P84

20世纪80年代末期,情况开始严重恶化,部分原因正是人民的生活变好了。 P85

那时我租住的门腾区,过去是荷兰人云集的郊区,现在仍是雅加达最绿意盎然的地段。 P86

眼尖的恩妮一发现有趣的事物就戳戳我的腰,我毫不迟疑地紧急刹车后,她就立刻抄起相机,冲到一只身穿芭蕾舞裙、在路上随手风琴音乐跳舞的小猴儿面前,或是钻进一群穿着西装在股票交易所外头剧烈扭打的男人堆中。 P87

丁香烟多数仍为手卷烟,有些是在仅靠吊扇散热、风速慢得吹不走烟屑的小棚子里卷制,有些则是由身着制服的女工们在设有空调、纤尘不染、十分现代化的工厂里制作。 P88

不过,这回华侨拒绝当顺民,多家工厂大量囤积丁香,就是不向汤米采购,最后结局是:印尼纳税人在总统的命令下为汤米解困。 P89

这个初体验过程进行得很慢,但好玩极了。 P90

有些人是因为帮别人拿到新的采矿合约、替别人取得省政府或县政府的批准或者代别人去牢里蹲三四年而分得一些好处,因此现代贪污人士受到大众鄙夷的程度,较苏哈托时代来得轻。 P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