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历史电子书

伊斯坦布尔三城记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伊斯坦布尔三城记(《耶路撒冷三千年》姊妹篇,你不能错过的一本世界史。罗振宇盛情推荐 理想国出品)Istanbul: A Tale of Three Cities
本书作者:[英]贝塔尼·休斯

本书读后感· · · · · ·

伊斯坦布尔的魅力,不在于它的纯粹,而在于它的混杂。这种混杂、暧昧、模糊,是几千年来帝国遗产“层累”而来,想要理解它,就必须耐下心梳理它的历史。一打开这座城市的时间之书,就发现,整个“世界”扑面而来:不同的种族文化、信仰传统、权力网络,连同陌生的称谓、地名、人名呈现在我眼前,一边读、一边补课,左边是一本“伊斯坦布尔”,右边是一摞关于东西罗马帝国、拜占庭、奥斯曼帝国历史的各种专书,完全是一本拉人入坑的大书。进入文本很容易,随便一章都能让你看进去,可真要满足被它吊起来的阅读胃口,显然需要打开另一本书。这也是我喜欢这本书的原因,它提供了一种可能性,一个切入点,在自己的头脑中建立一个有别于教科书的、清晰的世界史图景。

我的学习笔记

这一奇闻在许多中世纪文献中有着生动的描述,不少享有声誉的近代史作品也曾提过它。 P26

伊斯坦布尔三城记 历史电子书 第1张对众多宗教的信徒和东西两个世界而言,伊斯坦布尔不仅是一座城市,它还是一种隐喻和观念、一种可能性。 P27

绝对前后一致几乎不可能做到,而且这么做可能只是一种自我满足,在一座经常被形容为“光明之城”的城市里,我希望我的表述清楚明晰而非晦涩难懂。 P30

Istanbul可能是从希腊语eis ten polin(或eis tin polin)转化而来的突厥方言,有进入或朝向城市的意思;也可能指Islam-bol,意即伊斯兰无所不在。 P31

这座城市拥有三个名字——拜占庭[2]、君士坦丁堡[3]与伊斯坦布尔[4]——她的历史通常被区分为几个独立的时期:古典时代、拜占庭时代、奥斯曼时代与土耳其时代。 P38

伊斯坦布尔一直矗立在历史舞台的前沿,除了讲述那些显赫的人物以外,我也设法探寻一些普通人的生命经验,尽管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同样是创造历史的人。 P39

伊斯坦布尔三城记 历史电子书 第2张许多坦克停放在连接现代伊斯坦布尔欧亚两端的博斯普鲁斯大桥(Bosphorus Bridge)上。 P40

这一理解将古代的地中海和近东世界联系到了一块儿。 P41

我们在欧洲、近东、中东、远东与北非的许多祖先都曾是希腊、罗马、拜占庭或奥斯曼主人的盟友、臣民或奴隶。 P42

我曾爬进中国古墓,穿越1914年到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伊斯坦布尔丧失的争议领土地带,也曾遭遇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边境的狙击手,来自阿联酋的恐怖主义威胁,在安纳托利亚(Anatolian)与伊拉克的交界处、那个被铁丝网所分隔的世界里,见识到穆斯林中间生活方式的巨大差异。 P45

于是雅典娜用她的左手推开其中一块巨岩,右手将船推过这片水域……伊阿宋横渡博斯普鲁斯海峡的情景,阿波罗尼俄斯(Apollonius),《阿尔戈英雄纪》(The Bosphorus)[1]从棺材开始讲述故事或许非常奇怪。 P53

在同一个挖掘地点,考古学家在海床底下的油层发现她所属的群体使用的工具——包括木铲、种子和焚烧过的有机物残骸。 P54

灰白的石灰岩[5]提供了自然的居所,一条古老的道路可以抵达此处,沿途经过推广茶具的工厂与羊圈,这里的羊都等着在开斋节时被宰杀。 P55

发现木棺那会儿,正好也是价值40亿美元的、连接现代伊斯坦布尔欧亚大陆两端市区的海底隧道开挖的时候。 P56

黑海原本是较浅的淡水湖,从此变成濒临海洋的内陆海,湖中的淡水贝类也被咸水贝类取代。 P57

在帆桨、水湾与天然港湾的世界里,伴随博斯普鲁斯海峡的出现而诞生的两块大陆,意味着伊斯坦布尔脚下的土地终于成形。 P58

在马尔马拉海沿岸的锡利夫里(Silivri),人们在时髦的避暑小屋下方挖掘到一座四千年前的圆形坟墓,形似中亚的坟墩(kurgans),埋在里头的战士同样蜷缩成了胎儿的姿势。 P60

宙斯,众神之王,依然本性难移地在凡间四处留情。 P61

此地对人类而言特别宜居,四周有七座山丘;地势很高,足够提供保护,但又不至于不适合居住。 P62

高加索地区出土的新证据显示:青铜器时代与铁器时代的希腊人确实曾经从爱琴海穿过引人入胜的赫勒斯滂海峡,再越过马尔马拉海,沿狭窄的博斯普鲁斯海峡而上——有些海域的宽度大约只有640米,中央部分却深达122米——接着经过一段沙岸,最终横跨黑海。 P65

但在法玛克斯这里(这个词从史前时代就已出现),据说原本指的是美狄亚公主的致命毒药。 P66

在博斯普鲁斯海峡入口的亚洲一侧,拓荒者开始在马尔马拉海东岸的天然港湾迦克墩进行垦殖。 P67

时至今日,这里已成为交通枢纽:海达尔帕夏(Haydarpa?a)火车站就像一座欧洲城堡,毗邻的马尔马拉海宛如护城河,车站建于1908年,这里出发的火车可以开往巴格达、大马士革与麦地那。 P68

墨伽拉人讲的希腊语,是带喉音的多利亚(Doric)方言,相比更具实验精神的雅典人,墨伽拉人的文化更接近他们在伯罗奔尼撒半岛的近邻斯巴达人。 P75

他们提醒自己,那位(据说)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上首次裸体跑完赛程的奥西普斯(Orsippos),那位希腊版的罗宾汉,杀死富人的牛以期得到穷人支持的墨伽拉人塞阿戈奈斯(Theagenes),他们都是自己的同胞。 P76

在谨慎、乐观而煞费苦心地将拜占庭打造成一座光芒四射的希腊城市后,希腊人的劲敌波斯(Persia)怀抱着狂热野心朝拜占庭袭来。 P77

他很可能兴建了拜占庭最初的城墙,以期保护这片青翠、令人精神振奋的乐土——这真是一项毫不掩饰动机的举措,[8]特别是在斯巴达人轻视城墙的情况下;他们曾经夸耀说:“我们的年轻人就是我们的城墙,年轻人的枪尖就是我们的城垛。 P87

最初以蛇身支撑的黄金三足鼎在公元350年被熔毁,只有一个蛇头保留了下来,现收藏在伊斯坦布尔考古博物馆内。 P88

即使拜占庭名义上接受雅典的保护,雅典也不吝于展示自己海上霸权的力量,但保萨尼阿斯仍不为所动。 P89

要维护东地中海的和平,需要兴建造价昂贵的战船。 P90

亚西比德与哲学家苏格拉底有袍泽之谊,他自称是苏格拉底的情人,但他在各方面都与这位雅典思想家大相径庭。 P96

到了公元前5世纪末,雅典渐渐感到力不从心。 P97

这些古代人为什么如此充满活力地以拜占庭为中心东奔西跑,这点倒是不难理解。 P98

情势一目了然,除非雅典从斯巴达手中夺回“盲者之城”迦克墩和拜占庭,否则经由黑海运补谷物的生命线很可能会被切断。 P99

城内与克里巧斯意见不同的派系利用这个机会试图与亚西比德这名大名鼎鼎的勇士订立城下之盟。 P100

雅典需要像他这样的传奇英雄,才能控制这个博斯普鲁斯海峡上的要塞。 P101

尽管古代的文字历史总是将拜占庭描述成各方竞逐的军事与经济目标,但考古学提醒我们,当拜占庭未遭到围困、攻击或成为当时强权间的贸易焦点时,这座城市的日常理所当然围绕着生活打转。 P111

拜占庭是个“获得赐福”与种族混杂的地方,人们相信,与其他城市相比,神明更愿意选择此地作为他们在世间的居所。 P112

与库柏勒力量有关的说法流传了开来。 P113

这座“欧洲”或“拜占庭”神庙是神祇塞拉比斯或在他之前的女神库柏勒在人世的居所。 P114

面对周围地缘政治势力的威胁(拜占庭有一段时间沦为摩索拉斯国王的玩物,摩索拉斯控制了安纳托利亚西部绝大部分的海岸地带——在卡里亚统治者陵墓挖掘到的石刻战马,马脖血脉偾张,充满力量,充分显示了统治者的野心),公元前4世纪,拜占庭开始信仰一种特殊的超自然力量,女巫赫卡忒(Hecate)。 P115

埃格那提亚大道与亚壁大道(Via Appia)——亚壁大道连接罗马与布林迪西(只要越过亚得里亚海就能抵达杜拉奇乌姆)——的相连使“永恒之城”可及的范围进一步往东延伸,经由从拜占庭连通东方丝绸之路的彭提卡斯大道(Via Ponticas),最后抵达小亚美尼亚的尼科波利斯(Nicopolis,又名普尔克[Purk])。 P128

直到罗马帝国早期,古代世界的文献都清晰表明道路是危险之地。 P129

在大莱普提斯沙地进行的考古挖掘显示,这里有一系列精美的罗马时代镶嵌艺术画,上面有勇士用猎犬追捕动物,有精疲力竭的角斗士踩着对手的尸体,摆出趾高气扬的样子。 P139

这个独特的古罗马遗迹无人闻问地矗立在居尔哈尼公园一条人迹罕至的小径末端,此地过去曾是伊斯坦布尔动物园的所在地,离古代的动物展示馆很近。 P140

到了公元271年,除了安纳托利亚,芝诺比亚已经控制了绝大部分之前属于罗马的东方领土。 P141

芝诺比亚的城市一直存续至今,直到本书完成这一年,才有部分城市被“伊斯兰国”士兵破坏。 P142

他的哲学思想与立身处世的典范将决定埃格那提亚大道及其联结城市的命运——实际上是全世界的命运。 P143

犹太人的反叛造成犹太人的离散,使基督教获得发展的基础,也使新的犹太—基督教关于存在的问题与观念得以流传到整个罗马世界。 P155

根据圣人传作者的记载,吕西良后来被拖到拜占庭,但仍拒绝放弃信仰,因此在市中心被钉十字架,与他一起的其他四名男子也遭到斩首。 P156

某日,阿斯特里欧斯外出散步,想让自己的脑袋清醒一点,却在无意间“看见”一连串超写实的绘画,上面尽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尤菲米亚殉教图像——她“如珍珠般”的牙齿被使劲拔出,穿着宽松的灰色衣服,孤身一人遭到囚禁,并在极度痛苦下被活活烧死。 P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