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传记电子书

永久记录

下载方式

永久记录(“棱镜门”主角斯诺登首次详述泄密全历程,揭露美国监控系统窃取隐私的真相。科技发展与个人权益,何去何从?)
本书作者:爱德华·斯诺登 (作者), 萧美惠 (译者), 郑胜得 (译者)

本书读后感· · · · · ·

爱德华·斯诺登,1983年出生在北卡罗来纳州的伊丽莎白市,在马里兰州的米德堡长大。经训练,成为一位系统工程师,曾作为一名普通雇员就职于美国中央情报局,后成为美国国家安全局外包技术员。因2013年6月将美国国家安全局关于“棱镜计划”监听项目的秘密文档披露给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遭到英国和美国的通缉。随后,斯诺登前往俄罗斯,并在同年8月获得一年的临时政治避难,后延期至2020年。

他因在公共服务方面的贡献而获得无数殊荣,包括瑞典“正确生活方式奖”、德国“揭秘者奖”、“瑞登奥尔揭发真相奖”、国际人权联盟“卡尔·冯·奥西茨基奖”。

我的学习笔记

我花了将近30年才明白这是有差别的,而当我明白时,我在办公室里惹出了一些纰漏。 P13

不到一年,我到了中情局,担任系统工程师,可以四通八达地进入一些全球机密网络。 P14

永久记录 传记电子书 第1张29岁时,我去了夏威夷,承接一项国安局的新合约,此时我才注意到这些计划。 P15

以我而言,我最喜爱和相信的是联结,人际的联结,以及促成这些的科技。 P16

所有权的表象让人容易搞错现实。 P17

遭到变更的每一步程序与其后果都不让所有人知道,包括大多数国会议员。 P18

然而,这些年间,这种决心不断减弱,民主退化成威权民粹主义。 P19

正如同我不愿作为他人隐私的片面仲裁者,我从不认为单凭我一人可以选择哪些国家机密必须对民众公开,哪些不可以。 P20

人生第一次小小的不公平。 P23

每隔一阵子,你的手机便悄悄地——无声地——询问你的服务供应商网络:“嘿,现在几点了?”那个网络便会去问更大的网络,后者又去问更大的网络,经过许多连串的基站与电线之后,终于抵达真正的时间主宰之一——网络时间服务器,它是根据保存在美国国家标准技术研究院(NIST)、瑞士联邦计量科学研究院(METAS)和日本情报通信研究机构(NICT)等地的原子钟而运作的。 P24

如果你和我的年纪差不多,你或许记得曾在你的网络浏览器网址栏中输以http开头的网址。 P25

我还是小孩时,“无法忘怀的体验”还不是名副其实的科技形容,而是热切的意义比喻:我说的第一句话、我踏出的第一步、我掉落的第一颗牙、我第一次骑自行车。 P26

这扇以前看出去是户外的窗户,如今可以看向室内。 P27

永久记录 传记电子书 第2张

缓慢而有系统地——部分是基于他做任何事情时有纪律、工程师般的方式,部分是为了保持安静——父亲解开一条电线,从盒子背后越过绒毛地毯接到电视机背后,再把另外一条电线接到沙发后方的墙面插座上。 P28

可是,我真的搞不懂父亲在做什么,是消遣还是工作。 P29

这条河由切萨皮克湾(Chesapeake Bay)流下,穿越弗吉尼亚—北卡罗来纳州界的沼泽,与乔万河(the Chowan)、柏奎曼河(the Perquimans)及其他河流,一同流入阿尔伯马尔湾(Albemarle Sound)。 P32

由于血统几乎完全由女性相传,因此几乎每一代的姓氏都不同——艾登家的人嫁给帕伯迪家的人,嫁给葛林奈尔家的人,嫁给史蒂芬家的人,嫁给乔斯林家的人。 P33

美国独立之后,他成为威明顿港的美国海军补给官,并且设立当地第一个商会。 P34

每次母亲问我“大机器”有什么好玩的,我会一口气说:“沙石车、压路机、堆高机、吊车……”“就这些吗?小子。 P35

我发现,事实总是比我们希望的来得悲惨和不光彩,但是方式奇特,往往比神话来得丰富。 P38

他穿过八个世界,每个世界有四关,每一关都有时间限制,直到他找到邪恶的库巴,并拯救被俘虏的碧姬公主。 P39

我花了大约一小时拆解游戏机,用我不协调的小手努力把一字螺丝起子插进十字圆头螺丝,最后我做到了。 P40

在同事眼中,父亲是精通航空知识的电子系统工程师专家。 P41

你拥有的物品反过来拥有了你。 P42

父亲把我放到一张椅子上,把椅子调高到我可以够着桌子和放在桌上的一块长方形塑胶的高度。 P43

她会利用基地的福利社作为一站购足式的商店,为总是穿不下衣服的姐姐和我采购实用的衣物,但最重要的是,这都免税。 P51

计算机一开始就放在客厅餐桌上,这令母亲十分火大。 P53

我不断催促他们加快速度,好让我快点回到计算机旁,做一些我觉得更重要的事情,像是玩《纱之器》游戏。 P54

它的七彩纱线像极了计算机内部的线路,而唯一的灰线预言着不确定的未来,就像计算机后方长长的灰色电话线,连接的是广阔的世界。 P55

慢慢地,我开始日夜颠倒,晚上在家忙上网,白天上课打瞌睡,分数因此一落千丈。 P56

我从纸本上吸收信息,直到父母就寝后,我才在黑暗中爬起,蹑手蹑脚地走到客厅,生怕开门与下楼的声响会吵醒他们。 P57

网络应该启发人心,而不是追求赚钱。 P58

在主办单位的极力邀约下(以及承诺豪奢的晚宴),我最后只好坦承真实年龄。 P59

这一点实在太棒了,令人松了一口气。 P60

他们通过我的惯用角色用语或特殊指令,辨识出我这个人。 P61

若你在看在线新闻时遭到中断,你总是可以之后再继续阅读。 P62

他们觉得自己是成年人,但大人总把他们当小孩。 P64

当时的我,对此感到震惊。 P65

一般叛逆青少年发泄情绪的管道,对我来说根本没用,因为毁坏公物不是我的风格,而我又不敢尝试嗑药(直到今日,我仍没有酗酒或抽烟的经验)。 P66

学校当然不会教这些信息,我是自己从网络上学来的。 P67

我推测,如果我不做家庭作业,但其他项目得高分,总分会在85分上下。 P68

他告诉我说:“你的聪明才智不该用在逃避作业上,而是应该想办法做到最好。 P69

他们仅是想测试自己能力的极限,尝试做到不可能的事情。 P70

这便是洛斯阿拉莫斯网站的问题所在。 P71

我甚至拼出自己的名字,使用的是父亲偶尔会用的语音字母方式。 P72

但还是有一些残忍的老师,总觉得有义务叫醒我,他们用粉笔划过黑板或是拍击黑板擦制造声响,有时还会突然丢出一个问题:“斯诺登,你对此事有什么看法?”我会从书桌上抬起头,在椅子上坐直,嘴巴还打着哈欠,旁边的同学强忍笑意,一副等着看笑话的样子。 P76

即使是大小考的多选题,我也能用二进制的相反逻辑来应答。 P77

我变得越来越内向。 P78

他们帮助我成长。 P79

我是班上最年轻的学生,或许是全校最小的也说不定。 P81

一切事物都没有这份工作来得重要:一开始是否定人格,最终是欺骗良心,毕竟任务是第一位的。 P82

因此,最棒的自传不是发表一段声明,而是许下一个承诺,期许自己坚守原则,变成更棒的自己。 P83

我自己安排行程、料理三餐,洗衣、打扫也都自理。 P85

她的作品在市面上可以买到,而她私下热衷于角色扮演,所有人都崇拜她。 P86

日文班约四分之一的人每两周便在梅家中小聚一次,大家一起观看或制作动漫作品,我们进出基地丝毫不受限制。 P87

在梅这位老板的带领下,我更加认识了这个世界(尤其是商业领域)。 P88

由于科技人才需求激增,微软可获得额外的课程收入,人力资源主管可假装这张昂贵的证书能有效筛选人才,区分真材实料的专业人士与肮脏的冒牌货,至于无名氏如我则能在履历上挂上“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荣耀头衔,大大提高应征录取机会。 P89

对自由工作者而言,这个时间实在太早了,而这也是我某周二早上差点迟到的原因。 P90

我仔细读了一下新闻,内容是:有架飞机撞上了世贸中心的双子大楼。 P91

在全国民众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之前,国安局局长迈克尔·海登(Michael Hayden)早已下达了员工撤离命令。 P92

“9·11”事件令她相当害怕。 P93

现在试着回想,你以前就读的小学或中学有多少学生?在这些人中,称得上朋友的有几个?有几个人算是熟识的?又有几个人仅是点头之交?若你上的是美国学校,那么全校师生大约是1000人。 P95

我也能告诉你,他们收集与分析的情报可能被用于造谣与宣传,而他们打击的对象不分敌国或盟友,这些情报有时甚至被用来对付自己的国民。 P96

当我们再次见到外公与外婆时,我们热烈讨论着圣诞节与新年计划,但对“9·11”事件只字不提。 P98

美国民众排队抢购手机,期盼下次遇到恐怖袭击时能及早收到警告,或至少在遭挟持的飞机上能和家人好好道别。 P99

我如此轻易地被改变,并热烈地接纳这一切,这是让我觉得最丢脸的地方。 P100

我入伍既是承袭我家的传统,也是挑战这个传统。 P101

还有一件事说了也无妨,我入伍考试的分数很高,有接受特种部队训练的资格。 P103

他体格壮硕,从事健身运动,体重有二三百磅(1磅≈453.6克。 P104

可是几周之后,我练就了这辈子最好的体形。 P105

我不得不说,如果不是周遭弥漫着一片死寂,气氛会安详宁静;如果我不是这么疲累,内心会更平静。 P106

同一时间,我梦到自己在奔跑,途中不是看到佐治亚州苍郁的风景,而是穿越一片沙漠。 P107

我集中意志,将身体的疼痛摆在一边,专心保持步伐稳定,左、右,左、右,靠着行军节奏分散我的注意力。 P108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yongjiujilu/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