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游击队员

下载方式

V.S.奈保尔游击队员(从《游击队员》开始,V.S.奈保尔享誉世界。)GUERRILLAS
本书作者: [英] V.S.奈保尔

本书读后感· · · · · ·

其实在本书的书中书里,奈保尔已经为自己的这部小说写好了评语:太私人化了,政治观点复杂,自觉有些赧颜,语意不明、冗赘难懂。因此即便有凶杀元素在,它仍然谈不上好读吸引人,这是一个“无药可救的听天由命的轻浮的民族”,它的复杂而又无望的现状,通过不断变换视角来展现的落后的热带地区,以一种似是避重就轻的写法将根深蒂固的黑暗与矛盾一一逼出水面;印象最深的是他们对英国的那种如伯利恒一般的神往,“你在伦敦无法想象这里的黑夜有多黑,不明白自己为何像鬼魂一样终了,这才是我的世界,我生在这里,这不是伦敦”,这种绝望是何等的钻心刺骨

我的学习笔记

看见简爬上微斜的山坡朝长屋门口走去时,他突然感觉到,正如他之前担心的:简不该来这里,她的出现像是入侵。 P18

他们黝黑发亮的脸上神情漠然;没人招呼进屋的这两个陌生人。 P19

他床边的地板上有一个黄麻袋,里面装着大约一打的绿色番茄。 P20

游击队员 小说电子书 第1张浓密的胡须遮住了上嘴唇,使得饱满的下嘴唇显得突出。 P21

吉米,我看见拖拉机还是不能用。 P22

可是接着读下去,简发觉公报很快变成了罗奇所说的:天方夜谭,一篇小学生作文,语法不通,语意不明,讲到森林里的生活,讲到孤独的人的焦虑、危险和需求,讲到缺水缺电,缺乏交通工具。 P23

简知道是在叫她,可她没有理会,而是试着继续读手上的东西。 P24

头发梳成一根根的小猪尾辫:一颗美杜莎的头。 P25

当看见罗奇和吉米朝她这里走来时,她从罗奇脸上的忧郁和愤怒看出,他刚刚和吉米争吵过。 P26

吉米的木然逐渐变成一种冷静。 P27

简心想这又是一样她已经可以视而不见的东西:像这个跑步的老黑鬼一样的疯子,住在山里、新住宅区、山底的市区以及一些大马路旁的后院里的流民:这些被社会抛弃的人属于另一个社会。 P44

他和其他人一样,想做头儿。 P45

罗奇的墨镜上落了一层细细的红色粉末,让他看上去像个瞎子。 P46

简刚到这里的时候,这些植被在她眼里只是风景的一部分,但其实里面隐藏着陌生和危险:无家可归的疯子,沿着旧路流浪,穿过花园,走过房子和被开垦的树林,像原住民那样只认得世代不变的景物,坚持着某种古老的通行权。 P47

那些所有宣传。 P48

仿佛在某处,人们月复一月地在举行同样的聚会,播放同样的音乐。 P49

可是斯蒂芬斯走了,一些小伙子也跟着他离开了;如今半数以上的床铺是空的,只剩下相似的光秃秃的床垫和贴在墙壁上的剪报(黄色的黏胶把纸张背面印的东西透了出来)诉说着曾有人住过。 P50

他们和自己太像了;和他们在一起他感觉茫然无措。 P51

想到这个夜晚就要泡汤,变得无趣,想到要沿着原路郁闷地走回去,之前的兴奋变成了反胃。 P52

他这么做并没有什么理由,只是想引人注意,想看看吧台后面那个穿着背心和卡其短裤的中国人的眼神。 P53

他抽泣起来,其他人也跟着他抽泣起来。 P54

司机没理他,只是咕哝了一声。 P55

下午的烦乱情绪一直挥之不去,从黄昏到日落,从日落到深夜。 P56

那是因为他们让他感觉良好,和他们在一起,他有一种他在别处体会不到的优越感,尽管他总说革命,说他在南非为黑人受尽折磨。 P57

游击队员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她是一个棕色皮肤的老女人;在她举办的鸡尾酒会和晚宴上,她总要说点什么或做点什么,提醒黑人他们在她的房子里显得多么奇怪,直到不久前都只有黑佣才可以进她的房子。 P74

还有一件事也奇怪得很。 P75

罗奇应该为自己辩护。 P76

他唯一有能力做的似乎就是进行廉价的挖苦,主要是针对她。 P77

铁桌、啤酒瓶和酒杯都蒙上了露水;空烟盒浸湿了,水淋淋的;铁椅上集了一座子的露水。 P78

她会在伦敦安全地生活,但是是安全地生活在衰败之中。 P79

这些男人的名字在她们的交谈中一遍遍出现,罗杰、马克、约翰。 P80

山下凌乱的市区和郊区工厂会慢慢蔓延上来,穿过公路和树林,最终占领这里。 P81

他们在黏土里种下的灌木,不仅没有长大反而干枯了。 P82

小屋的门开着一道小缝,简推了推,门开了,但是只能开到一半。 P83

刚刚在山坡下的花园里,景物的比例变了;简仿佛一时间被带进了包含在那个视野中的错综复杂的生活。 P84

”罗奇以前从没说过这样的梦,简感到不安。 P85

她坚持要穿一件白色制服,像一个星期五晚上的女传教士在房子里走来走去,搜寻简和罗奇的新罪行,满屋子都可以听到她的抱怨声。 P86

直到摊开报纸翻页时,他才以他那一丝不苟的口吻说:“那就比较复杂了。 P87

在这里人们只把他看作一个黑鬼,但是我这种阶级的女人能够看出他的本质,我理解,在英国人们在他身上看到了什么。 P88

好几次我开车经过他那栋孤零零的、令人生畏的房子,时常看见深夜时分他的书房里还亮着灯。 P89

他打量着布莱恩特:扭曲的脸,一根根的小猪尾辫,一张一合读报的嘴唇,蓝色旧牛仔裤里纤细的双腿;吉米像为自己难过那样为布莱恩特难过。 P90

这里的人忌妒他,他们的座右铭是:要灭灭这小子的威风,他们只想把他扔到树林里去任由他腐烂。 P91

正在这时,他说:“这不是克拉丽莎吗?”我说:“你记得我?”那些大人物往后退了一步,能让大家看到我是这个有名却十分谦虚的人的朋友,我无比自豪。 P92

其中一个暴徒跑到椰子树林里的一条咸水溪边,试图用双手为女孩捧些水来。 P93

要是他的美能够为人所知就好了。 P94

他说:“你接电话的方式太英国了。 P95

”“你要我一个人过去吗?”“你愿意的话可以带主人一起来。 P96

吉米至今仍对艾伯特王子酒店感到不自在,所以总是选择坐车过来。 P97

但在吉米心中,艾伯特王子这个名字听上去仍旧十分悦耳,仍旧透着特权和华丽。 P98

吉米轻松了些。 P99

此刻,当她的兴奋逐渐升级为恍惚,感觉世界在融化,她发觉自己捕捉到了细枝末节:老式西班牙建筑的天台悬挂在人行道的上方,衣衫褴褛的乞丐们呆呆地坐在那里,旁边是卖泥巴模样的蛋糕、彩色糖果和钉在板子上的彩票的老女人。 P108

病怏怏的流浪狗在广场上游荡,有些就趴在人来人往的人行道上;简端详着其中一只,死气沉沉的眼睛,身上有一块从黄癣皮里长出的生肉似的瘤子。 P109

此时车子已经远离市区,来到了工厂区,路边是烧焦的路缘和凹陷的田野,田野里停放着废弃的汽车残骸。 P110

兴奋逐渐消退;简又能清楚地作判断了。 P111

吉米吓了一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当散发着烟味的舌头和嘴唇——曾经受过伤的嘴唇——为所欲为着——此刻没有了秘密,没有了情人从摩洛哥买礼物送她的虚张声势,言语变得苍白无力——当她的吻渐渐变得索然无味、毫无意义,吉米先是心想:这个女人真是如饥似渴,并不为之奇怪。 P112

房间里铺着一张缀有鲜艳大花图案的栗色地毯,一张双人床上铺着黄色的烛芯纱床罩,仿木头纹理的床头柜,台灯,梳妆台,五斗橱上放着一部电话:像英国大街上家具店的橱窗里陈列的那种卧室,看上去非常刻意。 P113

就在这时,电话铃响了。 P114

她摊开手脚趴在床上,衬衫紧紧地贴在身上,双腿叉开,毫无优雅可言,她的臀部很宽,白白的屁股又扁又大,比她那晒成古铜色的腿来得光滑。 P115

”他笨拙地躺在她的身上,再次被她那夸张的亲吻吞没;他上了她,说:“我不行,我不行,你知道。 P116

她多么细心地把自己的皮肤晒漂亮啊!她又是多么细心地把自己的腿毛刮干净!皮肤看上去就像被擦伤了一样;可如今已经有新毛长出来了。 P117

他错过了高潮;长久以来伴随着他的空虚又回来了;腹股沟上面那两处地方开始剧烈地疼痛起来。 P118

在房子侧面的停车棚,简再次见到穿蓝衬衫的司机和那个绑猪尾辫的小子。 P119

这悲伤并非痛苦,而是她常有的一种心情,可以忍受。 P120

燃烧的垃圾场:褐色的烟非同寻常的浓,油腻、刺鼻,简受不了,关上了车窗:五彩纸屑般的垃圾堆,浓烟之中影影绰绰的卡车、男人、女人、小孩,偶尔闪电般穿过黄色火焰的食腐乌鸦,提防着人类,在铁丝网旁不安地呱呱叫唤。 P121

房子里就她一个人,她在几个大一点的屋子之间走来走去,然后来到后门廊,在一把铁椅上坐下,先是等五点钟开始上晚班的阿德拉,然后等罗奇。 P122

山上的阳光金黄,柔和;焖烧的天空慢慢暗下来;夜晚的雾气笼罩了平原和大海。 P123

不罗伊我就待在我这个没有设防的城堡里,时候到了我会采取行动的,到时人们会自愿来找他们的领袖。 P124

多可笑啊,这就像那些他们喂给人们好让人们保持安静的讲种族通婚的哈莱姆电影。 P125

当人人都想战斗,也就没有什么值得去战斗了。 P126

他看了看刚才写的东西;似乎写远了。 P127

在公共场所我小心翼翼地走路,在安静的地方也是如此,因为我不知道什么东西会突然扑向我,每当看见有人走过来我都要问自己他们是什么人,他们想干什么。 P129

吉米推开椅子站了起来。 P130

他在等简离开他;他在等他在萨波利切公司的公关工作变成一件毫无意义的事,他所做的一切变成徒劳。 P131

可是他没有什么理论;他不相信理论;他对自己做过的事情抱有一种责任感。 P132

简打电话邀请他共进午餐,讨论书的宣传,电话里的她声音迷人、能说会道;他以为这是出书的例行公事,便不好意思地答应了。 P133

她说:“殖民地的警察太可怕了。 P134

他没有反驳;可是看到他没有如她所愿表示认同,简放弃了这种宏大的视野,转而说起伦敦从西印度来的公共汽车售票员,说他们又有效率又幽默风趣却饱受种族歧视,好像认定罗奇会表示同情。 P135

他只注意到,午餐时,她不断抛出一些她自认为激进的观点来寻求他的认同和赞赏。 P136

他觉得她不仅与她的工作、她的阶级和英国显得不和谐。 P137

“我当然想一直待在床上。 P138

他很快渗透到他在她身上发觉的激情的核心。 P139

在伦敦,罗奇常常看见别人(他自己也是)把简忽来忽去的怒气和不友好误以为是在表达一种观点。 P140

这个变化发生在无声无息之间,没几个人会注意;但是罗奇,当他将这位女士的优雅和庄重与简的滔滔不绝和紧张不安,此时已渐渐变成咄咄逼人和歇斯底里相比较——而且那天晚上简穿了一件北非条纹麻布裙——罗奇头一次发现简在外表上的不雅,这把他吓了一大跳。 P141

简生活在一群没有世界观的人中间,她本以为一旦离开英国就不会这样了。 P142

在这种想法背后是阶级和金钱的固定特性,对此伦敦的她似乎浑然不知。 P143

她假装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彼得最近就是在忙这个吗?”“彼得这么说的吗?”刚开始语带讥讽,后来就变成了无所谓。 P144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youjiduiyua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