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社会科学电子书

游牧民的世界史2020新版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游牧民的世界史:修订版
本书作者:杉山正明 (作者), 黄美蓉 (译者)

本书读后感· · · · · ·

如果只知道一半真相,那你所认识的历史,就是个伪造品。中国历史上纯粹的汉族王朝只有汉、宋、明三个朝代。任何王朝的历史发展都有游牧民的参与,游牧民不是与“国家”背道而驰的边缘性存在,他们曾是挑起“国家”的中坚力量,支撑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而欧亚大陆历史最主要的部分即是游牧民的历史

我的学习笔记

从被世间称为名家的历史家或研究者,到民族学家、文明史家、评论家或作家等人士,大致也都以野蛮、杀戮等刻板印象来描述,几乎已经定型。 P6

游牧民的世界史2020新版 社会科学电子书 第1张无论如何,首先将理所当然的事物用理所当然的方式去理解并作思考,也就好了吧!之后从2003年1月改版为袖珍本时,卷末导读由松元建一以其流畅文笔撰写题为《解说——关于“定居”及“移动”》的文章。 P7

在我接到的各式各样明信片、信函或是口头意见及询问当中,有来自各种年龄层及职业的人的指教。 P8

另一方面,例如医生及律师(其中有些是朋友),若是不同领域的学者、尤其是经济界及实务界,此外还有文笔不错的人,或是可能有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士等,这些人士给了我更接近本质且直率深刻的提问。 P9

具体而言,一个是以俄罗斯帝国的扩大、膨胀为主轴致使中央欧亚大陆各地域改变样貌以及其后苏联“帝国”的出现、民族弹压、军备扩张而演变至今的现代俄罗斯。 P10

这两种形态的国家在东方则是以匈奴与南方的汉朝为主,作者认为这也许是受到斯基泰型与阿契美尼德型两种国家形态向东流传影响的结果。 P19

游牧民的世界史2020新版 社会科学电子书 第2张而伊朗高原的波斯萨珊王朝与中原的拓跋国家北魏则是主要的定居国家。 P20

在欧亚东部则是蒙古系的契丹与突厥系的沙陀崛起。 P21

而后来忽必烈对于蒙古帝国的构想则是将蒙古的军事力与中国的经济力合并,再进一步活用穆斯林的商业力以达到经济统合。 P22

在谈到契丹耶律阿保机登基自称为天皇帝时,作者认为这不代表契丹已经接受了中国式的皇帝称号,而更像是天可汗(Tengri Qaghan)的汉译。 P23

另外鲜卑、契丹、女真以及后蒙古帝国时代的世界史分量也似乎较轻。 P24

虽然这些个案对于台湾的读者来说也许并不熟悉,因而缺乏共鸣,但笔者更翘首期待未来台湾能够出现更多类似的自编读物,结合台湾读者熟悉的历史文化背景来写作这类的历史书籍。 P25

现在,以近代西欧型文明为极致而形成的“神话”,于现实上已面临崩解的状态,我们正站在文明史的转换点,支撑近代西欧文明架构的“民族”“民族国家”及“国民国家”的思想,及其关连密切的“国界”概念,也该从基础层重新检视。 P60

就算是历史久远的国界,也顶多是300年前的产物,不用很仔细计算,几乎大半界线是在近半世纪才确立,甚至是在这四五年,有些更在这一两年才划定。 P61

所有的地面都被雪覆盖,眼目所及仿佛是“白化”的世界,河川及湖泊都结冰了,蚊虫细菌也静止了,这时若用雪橇类交通工具代步,反而较方便。 P62

蒙古高原的双重结构虽然差异并非那样明显,但在此姑且将西伯利亚南方分为“东”“西”两部分来说明。 P63

马其顿的亚历山大大帝因为觊觎阿契美尼德王朝管辖丰饶且广阔的“亚洲”地区,曾企图全面征服这个庞大的帝国,只要他到达的地方,就成为其“版图”,但这“大领域”的梦想随着他的逝世理所当然成为泡影。 P89

1979年,被伊朗伊斯兰革命推翻的巴列维王朝(Pahlavi Dynasty)就曾经自喻为“伊朗的沙阿”,并追求恢复古代伊朗帝国荣耀的梦想,因此巴列维的改革被称为“沙阿的改革”。 P90

阿拉伯语其称为“马格里布(Maghrib)”(意指“西”),欧亚与非洲,终究还是连成一气的。 P91

欧美一贯使用“波斯”,只有在称呼现代政权、国家时才会使用“伊朗”,这是政治方面的共识。 P92

西北欧亚大草原前一段是关于欧亚大陆西半部“南方世界”的说明,北部面积几乎是南方的两倍,极为平坦的大地一直延伸至俄罗斯、东欧。 P93

从公元前8世纪到公元前6世纪为止,在欧亚西半部相继地诞生了南北两个庞大的疆域国家。 P127

国王拥有数个“王权所在地”,并让成为支配团体的“波斯人”军团全军在其间移动。 P128

反过来说,不仅无法只停留在一个地方,甚至也不该那么做(此外,当作现实的政治机能来说,位于接近帝国整个疆域中央位置、中央政府机关设施集中的苏萨,反而更接近于现今认知的“首都”)。 P129

在这之后人类史中所谓“国家”的原点,尤其是可被称为“帝国支配的原始样貌”之大半形态,几乎都曾出现在大流士的国家建设事业中。 P130

以这样的观点来看,许多有时看起来仅仅专注地高举希腊城市文明意义的主张及学说,当然也有相符之理由,但也不可否认有其稍微偏颇且自以为是的一面(若更严谨地看待,西洋中心主义的“宣教行为”甚至可算是其中一类)。 P131

其理由在于司马迁生存的时代,也就是西汉(或称为前汉)武帝统治时期,汉王朝开始与匈奴进行激烈战争。 P132

若根据司马迁的记载,从汉朝建立一开始就成为其头上重担的匈奴,在以前不过是个于鄂尔多斯(Ordos)地方过着穷苦生活的小集团而已。 P133

此外,匈奴的远北方向、从贝加尔湖南边到叶尼塞湖上游流域,以突厥语发音近似丁零(或作丁令)及被认为接近于吉尔吉斯(Kyrgyz)族之鬲昆(或被称为坚昆)等在其间活动。 P134

但是在战国时代中期过后,亦即公元前4世纪后半期左右,状况有了急速的变化。 P135

在这样的情势持续进行中,出现了著名的赵(以太行山脉东侧为中心、邯郸为首都,国家疆域涵盖太行山西侧、也就是现今山西省北半部)武灵王“胡服骑射”故事。 P136

然而若根据在此的记述重新思考的话,此时汉朝的“朝鲜经营”应该也是在匈奴已经先对东方大幅伸手历史背景之下吧!公元前108年是匈奴—汉朝战争开始后经过大约20年的时候。 P160

相对于这样的“左方”,“右方”也就是右屠耆王(右贤王)指挥的西方部分,从距离汉朝首都长安不远的上郡边界开始,向西广泛地延伸。 P161

在这里若将代及云中直接往“北方”移动的话(特别地在此画蛇添足说明一下。 P162

除了南半部的戈壁地区之外,尤其是在北半部,从北开始就有山脉逼近且有许多连续的高低起伏小区域。 P163

至今日本、中国及欧美的许多研究者对于“二十四长问题”都相当有兴趣,且出现各种见解。 P164

而将这个比拟为纯游牧民,到底有多少合于现实呢?若将游牧民定义为仅因“不足够”这项理由而从他人掠夺或出击征服其他区域,那么应该是“足够”的农耕民、都市民及其国家就应该不会进行对外远征及征服行动吧?中华帝国、伊斯兰国家甚至是西欧各国的对外远征、侵略及扩张,应该与游牧国家的行动有所差异吧!乍看之下应该是以“生业理论”说明最为相符。 P196

时间稍微往回推,在公元前1世纪的中期左右,当时西汉处于虽然有些动摇但仍旧存在的时期,匈奴帝国首先分裂为东西两个国家。 P197

在东方柔然及西方白匈奴之间,阿尔泰山到天山之间的地区,出现了由高车族建立的独立游牧国家。 P265

北魏大概是具有浓厚的以游牧民为主要核心联盟的色彩,但另一边的萨珊王朝也是由七个主要家族为中心的复核心结构联合王权,而且主要军事力量是重装骑兵。 P266

在此欧亚大陆规模动向的中心或是起点处,游牧民的存在是无可否定的。 P267

首先在公元546年,先击破并合并了因为被夹挤在柔然与白匈奴之间而渐趋衰弱化的高车,接着也挫败了因为与高车、北魏长期作战导致联盟约束开始松动的柔然。 P268

就这样,突厥在仅仅不到20年的时间内,建立了东起满洲,西至拜占庭帝国以北,南到兴都库什山的庞大版图。 P269

在回鹘这个军事庇护者解体且其溃败残余部队之一部分为了寻求援助而来到北边边境时,唐朝观察了情势演变之后,决定和吉尔吉斯(时称黠戛斯)合作进行追击。 P297

在离开故乡蒙古高原而迁移到周边区域的旧回鹘国人中,朝甘肃方面移动的人们发现了已形成最大绿洲甘州为中心的新天地。 P298

在回鹘游牧帝国发芽的草原及绿洲两个系统的融合,促使规模较小但形态更为明确的独特国家及社会之诞生。 P299

在公元前8世纪时,他们自身的政治集团被亚述所灭,亚兰语则被当作贸易用语而成为西方人称为“东方”的整个中东地区的共通语言,历经波斯帝国统治时期等直到伊斯兰出现为止。 P300

当然,在此所谓“部族”及“氏族”也都不是严谨的说法,主要是以血缘或是虚构的疑似血缘而链接的小规模集团就暂且称为“氏族”,而这种“氏族”集团基于地缘关系或是政治面的理由(此种状况也是强调以“血”为借口的亲疏关系)集结而成的政治集团,也不过就暂且将其称为“部族”。 P338

在众多大小牧民集团的大海中,那只不过是非常微小的存在。 P339

瞬间成为高原东部及中部霸主的铁木真,于1205年也打倒了西部庞大势力的乃蛮部族联盟并且将之合并。 P340

相反地,戈壁以南就称为“漠南”。 P341

从高原出发开始到返回故乡为止,从1219年开始到1225年,除了是场长达七年的大作战外,成吉思汗更是以举国一同的形态,几乎是将麾下牧民战士群全部率领出门。 P342

成吉思汗有点超过寻常的“对外征战狂热”,迄今为止也就轻易地被评论为是野蛮征服欲望之展现。 P343

笔者至今为止也被此惯例牵绊而使用了“千户”“千户制”等用语,故在此表达歉意及特此更正〕的“蒙古汗国”本身,可说才正是所谓“纯蒙古”之存在。 P344

该卓见就是认为具有浓厚哲学性及思辨性色彩的“宋学”之所以会在公元10至11世纪间的中国突然兴盛,其背景应该是来自于穆斯林借由海洋往来于中国的大潮流之时代状况。 P366

成为其硬件方面基础的就是以大都及该处为中心,跨越陆地、河流及海洋的庞大“欧亚大陆循环交通、运输网络”之整建及扩充。 P368

而且,在蒙古军进驻的统治管理,协助蒙古进行征税及财务等,有时甚至会成为部分行政之代理者。 P369

森安孝夫认为“斡脱”这个词汇本身是来自于突厥语这件事,应该是因为这个概念及团体本身原本是起源于突厥族,尤其是由从很早期开始就精通熟练并活跃于国际贸易的回鹘所创立。 P370

还有一点是当时的伊斯兰已经广泛地分布在欧亚大陆及北非大陆各地域的“面”及“点”,并且企图更进一步地扩张(关于在东方部分,很明确地正是蒙古让伊斯兰得以更进一步扩张),伊斯兰社会原本就对外来者抱持相当开放态度。 P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