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有人在周围走动 科塔萨尔短篇小说全集III

下载方式

有人在周围走动 科塔萨尔短篇小说全集III

本书作者: [阿根廷] 胡里奥·科塔萨尔

本书读后感· · · · · ·

非常喜爱《有人在周围走动》这本集子。科塔萨尔除了作家之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译者。我多希望,自己有一天能译出让译者科塔萨尔满意的作品。翻译时,我常常沉浸在他的世界里无法自拔,尤其是译完《以波比的名义》、《与红圈的会面》、《有人在周围走动》和《“黄油”之夜》之后,我的心情很久都没有办法平复下来。我可能不是个合格的读者,没有办法把自己的体会写成长文,仔细地分析每篇文本。但我相信这本册子,可以让每个喜欢科塔萨尔的人走进他的世界。我希望自己没有辜负他的这部作品。但愿更多的人能读到他。

我的学习笔记

我知道,虽然我一口气说了这么一大堆名字,我依然没办法一下子厘清关系,认清谁是谁的孩子,只记得我胳膊底下夹了几瓶酒,走下车,在几米开外的小树丛里看见“常胜野牛”的束发带露了出来,满脸都是对新冒出来一个“白脸”的种种不信任。 P12

洛丽塔六岁,已经可以和我们一起玩了,她是常胜野牛的俘虏。 P13

孩子们聚集在绿色小帐篷近旁;我们则在讨论让—皮埃尔·法耶和菲利普·索莱尔斯,夜色里,烧烤炉的火光在林间若隐若现,金黄色的光影在树干上跳跃,花园显得更加幽深了。 P14

当时我正不得不对雅克·鲁博的实践到底能达到什么样的程度提出看法,顾不上多想自己为什么对西尔维娅如此上心,西尔维娅突然消失又为什么会让我感到一丝隐隐的不安。 P15

有人在周围走动科塔萨尔短篇小说全集III 小说电子书 第1张我对她笑容依旧,伸出双手抱她坐在我的腿上,听她津津有味地讲述一只毛茸茸的甲虫,只是为了从刚才的谈话中摆脱出来,又不至于让波莱尔觉得我失礼。 P16

幸好埃内斯蒂娜姨妈和阿黛拉姨妈还不知道她和小特莱莎到火车站去看过火车,下午还在一起抽烟喝酒,特别是那天下午,她从小特莱莎家往回走的时候,没按大人们给她规定的路线,而是绕着整个街区转了一大圈,这时那个穿黑衣裳的男人走到她身边,问她几点了,和噩梦里一模一样,又或许这事就是发生在梦中吧,哦,亲爱的上帝呀,就在小巷口,那条小巷不通,尽头是一堵墙,上面长满了爬山虎,她当时也没察觉到什么(所以说也有可能是在梦里发生的),没察觉那男人起先一只手藏在黑外衣口袋里,后来才慢慢抽了出来,嘴里还问她几点钟了。 P60

那个穿灰罩衣的秃顶男人长得特别像冯塔纳大夫,有一回埃内斯蒂娜姨妈带她去看大夫,大夫和埃内斯蒂娜姨妈说了几句悄悄话之后,便让宛达把衣服脱了,那时她十三岁,身体已经开始发育,所以才要埃内斯蒂娜姨妈陪她去的,但也有可能不光是因为这个,因为大夫笑了起来,宛达听见他对埃内斯蒂娜姨妈说,这种事儿没什么要紧的,别搞得真有那么回事儿似的,大夫用听诊器给她听了听,又看了看她的眼睛,他也穿了件和插图上一样的罩衣,只不过是白色的。 P62

上一次那个下午,她被堵在小巷里的时候,也出现过一线生机,那时,宛达拔腿就跑,头也不回,一直跑回家中,插上了门闩,又把格洛克叫过来看住大门,因为她无法把真相都告诉罗伦莎姨妈。 P65

十五年的交情了,晚上一起打扑克,周末一起到乡下去消遣,这样的事一定让这可怜的人很为难;可事情就是这样,到了该说真话实话的时候,它会比那些在诊所里常说的谎话有用得多。 P67

可是当你想的是怎样把它们写下来,反倒觉得挺好笑的。 P68

还有小费尔南多,也是一身标准的三件套;当然还有拉莫斯,他会一直陪我到最后。 P69

吃完午饭要分手会很不好受,因为这就意味着下一件事要卷土重来:各回各家,等着最后去送葬。 P70

对他们来说最难的也是回去之后。 P71

有一阵,黑漆漆的屋子里一片静寂,整个街区也很安静,隐约传来教堂的钟声和远处的汽笛声。 P72

吃午饭的时候她异常沉静,议论了几句纺织工人罢工,多要了一杯咖啡,接了一通电话。 P73

为了躲开炎热的天气,星期一一大早他们就返回了布宜诺斯艾利斯,阿尔弗雷多把大家送回家便去接我的岳父,拉莫斯也到埃塞萨机场去了。 P74

头一次是阿尔弗雷多送她去的,莉莲娜不想开车;后来她不想总麻烦别人,便自己开车,有时候下午带波乔去动物园玩,或是去看场电影。 P75

阿尔弗雷多会用手扶着莉莲娜的胳膊,你太累了,脸色也不大好,她会露出感激的微笑,摇摇头,哪天我们去乡下的别墅吧,这种冷天不会持续一辈子的,什么也不会持续一辈子的,但莉莲娜缓缓抽出胳膊,从茶几上找到一根香烟,嘴里嘟囔了一句没什么意思的话,他们的目光有一种异样的接触,他的手又一次抚摸着她的胳膊,头挨着头,久久没说一句话,只在脸颊上轻轻地一吻。 P76

起因是一次在咖啡馆里的闲聊,当时弗拉加和朋友们又一次说到,他们认为罗梅洛这个人身上有些不确定因素。 P78

和世纪初其他优秀诗人的诗句相比,罗梅洛的诗出众之处在于它有一种独特的品质,它较少装腔作势,这使得它立即赢得了年轻一族的信任,他们对夸张的比喻和又臭又长的描写早已心生厌倦。 P79

他并没有多大的野心,但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同时代那些抄抄写写的人抛在身后,心里难免愤怒。 P80

其实只要足够警惕,在沉浸于这位诗人的作品之中的时候保持一点警觉,就完全可以避免此类不该犯的错误。 P81

有人在周围走动科塔萨尔短篇小说全集III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葡萄美酒,时间的一只手套。 P82

您不是说要写一本关于他的书吗……”她从乐谱柜里翻出一大堆纸,在里面找了好半天,最后把三封信递到弗拉加面前。 P83

然而,在这三封信的每一段文字里,他都发现了罗梅洛的整个世界一再重现,他的爱情观是那样丰富、那样饱满。 P84

信里有一句话可作总结:“谁也没必要了解我们的生活。 P85

他的最后一本诗集就是在这段时间出版的。 P86

就连诗人的最终退出和沉寂都正像是一场坠落,他为了一个力不能及的梦想鼓足勇气想离开大地,却是凄惨地重新回归。 P87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他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一个朋友家中,躲开了第一波群体热情的浪潮,他觉得这样挺好玩儿的。 P88

要知道,多少年来研究克劳迪奥·罗梅洛的生平和著作只不过是一小群知识分子的特殊癖好,换句话说,几乎没人对这事感兴趣。 P89

日期和数目字、各种签约和晚餐请柬,在他的脑海里交织在一起。 P90

他感觉得到奥菲利亚的手在抚摸自己的胸膛,感觉得到她一阵阵温暖的气息。 P91

“这您就不用操心了,”弗拉加答道,“纸是包不住火的。 P92

“真荒唐,”他想,“当时我不可能知道因为罗梅洛的原因苏珊娜最终成了个妓女。 P93

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能让弗拉加吃惊了,可他还是久久倚靠在火车的车窗上,手里拿着那封信,仿佛在他的内心有什么东西正竭力从一场难以忍受的漫长噩梦中惊醒。 P94

他嘴上叼了根烟卷,双肩软软耷拉着,筋疲力尽地把头一天晚上已经开了个头的纸页摊在面前。 P95

他心不在焉地看了一眼名单,有几个下面划了线,还有几个名字都写错了。 P96

我算是毁了,你明白,谁都不会原谅我的。 P97

它每一个阶段的成功都经过章章节节、字字句句的精心准备。 P98

此刻他真真切切地觉得自己和克劳迪奥·罗梅洛简直成了一个人,而且绝非因为什么超自然的力量。 P99

天一亮,就会有无数的电话打来,还有当天的报纸,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正适合整版的新闻。 P100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有一种感觉,我决定,地铁车窗上的某一块玻璃会给我带来答案,让我找到幸福。 P102

名字都是由游戏瞬间定好的,我的意思是,车窗倒影里的那个姑娘绝不能被叫作安娜,同样,坐在我对面的那个姑娘也不能被叫作玛格莉特。 P103

这样大约持续有一秒钟,也许更久,因为我感觉玛格莉特察觉到了这个微笑,而安娜显示出些许不快,尽管她只是微微低下了头,似有似无地查看着她红色皮手袋上的拉链。 P104

就像那些有怪癖的人一样,我的游戏规则很简单,美丽之中带着一股傻气,还有点不讲理。 P105

这就是我的游戏规则,先是一次在车窗玻璃里的微笑,接下来我有权追随一位女子,满怀希望,指望她的换乘路线和我出门前事先设定好的线路正好一致;接下来——到现在为止始终如此——眼睁睁地看着她走向另一条过道,不能随她而去,而是强迫自己回到上面的世界,钻进一家咖啡馆,继续过自己周而复始的日子,直到我心中的渴求重新复苏,寻求下一次的机会,女子,车窗玻璃,被接受或是根本无人理会的微笑,换乘地铁,总有一天这一切都天衣无缝地吻合,那时我终将有权利走近她,开口对她说出第一句话。 P106

乘客们总会有些准备动作的,特别是女人,她们会紧张起来,检查自己随身的包包,把大衣裹紧点儿,站起来的时候会左右观察一下,列车减速的那一瞬间人的身体都会变得迟钝,容易磕磕碰碰,得注意别碰到左右两边的膝盖。 P107

我再一次在车窗玻璃中寻找玛格莉特的目光,我一动不动,默默地呼唤着她的名字,我觉得这样的呼唤能到达她的耳边,就像一声鸟鸣、一阵海浪,我又向她发出微笑,这微笑安娜不可能觉察不到,玛格莉特也必然会有所感觉,尽管她此刻并没有看着我的影像。 P108

我看见她在人群中移动着,红色的手袋像钟摆一样晃动,她抬起了头,寻找路标,迟疑了片刻,最后向左边拐了过去。 P109

然后,有些矛盾地,她直视着我的双眼,啜了口扎诺酒,毫不在意地微微一笑,说在大街上她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她对我在大街上的跟踪迅速地释怀了。 P110

有时谈着谈着我们会相视一笑,也记不清是谁先开了一个玩笑,我们又发现我们都喜欢同一个牌子的香烟,都喜欢凯瑟琳·德纳芙,她允许我把她一直送到她家大门口,很随和地向我伸出手告别,并且同意下星期二同一时间还在那家咖啡馆见面。 P111

那么就喝喝酒,抽抽烟,和她聊聊天,好好珍惜这段没有蜘蛛袭扰的时光,了解了解她的平凡生活,她每天都在做什么,她那个上学的妹妹又如何如何,她对什么东西敏感,一面念念不忘她额头的那绺黑发,心头涌起对她的种种欲望,仿佛这就是一种结局,仿佛真的走到了人生最后一班地铁的最后一站,原本我应该坐在那条长凳上和她亲吻,我本应该吮吸到玛丽—克劳德的第一口蜜汁,然后两个人相拥到她家中,登上楼梯,把禁锢着我们的这么多衣裳和这么长的等候摆脱得一干二净,然而,此刻在我的椅子和她那条长凳之间,有那口井在。 P112

在她家大门口,我对她说并不是一切都完了,我们能不能合理合法地在一起,决定权在我们两个人手上。 P113

我随便找一个站台,看见地铁驶来,七节或八节车厢,任我观察,车越来越慢,我跑到车尾,登上一节车厢,玛丽—克劳德没在上面,我在下一站下车,等下一趟地铁,坐到第一个换乘站,重找一条线路,看着列车驶来,车上还是不见玛丽—克劳德,我会放过一趟或是两趟地铁,坐上第三趟,一直坐到终点站,然后返回某个车站,从那儿又可以换另外一条线,然后暗下决心,再坐一次,而且一定要坐第四趟地铁,暂停寻找,上去吃点儿东西,吃完立即再下来,抽上一根苦涩的香烟,找个长凳坐下来,静候第二趟或者第五趟地铁。 P114

可今天刚刚星期四,这里是绿径地铁站,外面,夜幕降临,还有许多时间展开想象,因此后来那场景出现时,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可大惊小怪:在第二趟地铁里,第四节车厢,玛丽—克劳德就坐在车窗旁边的位子上,她看见了我,挺直了身体,发出一声只有我能听得见的呼唤,这呼唤声如此贴近,我飞奔而去,纵身一跃,跳上满载着乘客的车厢,在满脸怒容的乘客间推搡着,一面嘴里不断地道歉(其实谁也没指望我能道歉,也没人接受),最后,在人腿、雨伞和大包小包之间,我挤到了坐在双人座位上的玛丽—克劳德面前,她穿了身灰色大衣,靠车窗坐着,列车启动时猛地一晃,那一绺黑色秀发随之一摇,她放在双腿上的两只手也微微一颤,这就像是发出了一种呼唤,它无须挑明,却暗示着下面要发生点什么。 P115

她紧紧抱着红色手袋,她马上就要做出第一个动作,站起身来。 P116

马里亚诺从另一个房间走了过来,对他们说了声“快进来”,可弗洛伦修只是想让他们代为照看一下小女孩,到第二天早上就行,因为他有点急事要去趟海边,村子里也没有别人能帮得上忙。 P117

该到外面的小花园里去喝上一杯了,顺便欣赏欣赏暮色中的群山。 P118

我随便吃什么都行,太太。 P119

真不敢相信,马里亚诺说,这世界真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我还以为这世界上的人都跟咱们一样呢。 P120

祖尔玛用双手掩住了嘴,紧贴在墙边,两只眼睛死死盯住大窗户。 P121

他们感觉得到那马在朝里面看,像是在找什么东西,那马现在应该看不见他们,可它还在那里,嘶叫着,打着响鼻,时不时还猛地抖动一下。 P122

她什么都没听见,厨房里就像是没有人在一样。 P123

这天的夜晚和夏天里的每一个夜晚一模一样,远处有蛐蛐在叫,间或传来一两声蛙鸣。 P124

他一心想让她接受这个说法,让她重新背朝他躺下身来,因为这会儿她突然把手抽走,坐起来,全身僵直,眼睛盯住关得好好的房门。 P125

马里亚诺用手紧紧握住了她还在抖个不停的胳膊。 P126

致喜欢我的故事的帕科。 P128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yourenzaizhouweizoudong-ketasaerduanpianxiaoshuoquanjiiii/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