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句子迷

越南旅游今年安全吗?大使馆发出警告!

越南旅游今年安全吗?大使馆发出警告!

越南针对我国游客不友好行为由来已久,我国游客前往越南旅游受到很多不公正对待,也不是一天的事情了。

去越南旅游当你一只脚踏出国门那一刻起,越南针对性行为就开始了,去过越南旅游的小伙伴们应该都知道越南入境时的索贿行为,大的口岸10块20块的要,某些小口岸150元起步,我国游客拒付还被打断肋骨过,其实东南亚入境处索贿现象普遍,但是越南没有像柬埔寨、老挝等国那样一视同仁,而是只针对我国游客收取,这其实只是我国游客旅游越南不友好行为的开端!

早在2018年越南多地出行民众上街游行示威活动,我国驻越南大使馆就曾经发出公民前往越南旅游警告。
因为这次越南非法游行示威的几个地点,都是我国游客最爱去旅游的热门城市,而且借口国内政策不当,故意针对我国企业、游客,尽管事情的起因表面上,是因为越南近期打算延长土地租赁期限为99年,引发所谓民众不满,但其本质上就是意识人格分裂的延续!

甚至还发生了在闹市区被抢劫的事情。

在闹市区被抢劫

以下内容引用自《历史的叙述方式》,仅供学习参考使用。

越南旅游今年安全吗?大使馆发出警告! 句子迷 第1张

从统一宫出来,沿着大街,看见许多青年人在树下小聚。有些人手持吉他,打着用音箱做的“鼓”,唱着歌,自娱自乐;有些人骑着小轮自行车,表演车技;更多的是朋友之间的小型“野餐”。我也拿出照相机拍了许多照片。没走多久,到了圣母大教堂(红教堂),据说是远东最著名的教堂之一。从外形来看,与巴黎圣母院很相似,只是不用石头而用红砖建成。虽是星期天,教堂却不开门,于是我从教堂前的小广场,试图穿过马路,去对面的中央邮局——那是法国人在1897年开始建造的老建筑,也是一个著名的景点。

就在过马路的瞬间,事件发生了。

越南是一个摩托车成灾的国家,在河内时就感到过马路很难,许多地方没有红绿灯,须得穿针插缝式地过马路。我从教堂过往邮局,走在马路中间时看见一辆摩托车正向我驶来,我本能地躲了一下,他经过我身边,一把抓走了我手中的相机,我的手指甲也因此爆裂。此时的我,完全是麻木的,马路对面邮局前一群白人血统的“老外”们目睹这一场景,群起大声惊叫起来。我看到他们的眼神,才明白我被抢劫了!(我事后感到,他们能快速意识到发生抢劫,很可能已得到相应的警告)我连忙看了一下,抢匪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他还回头看了我一眼。

这绝对是越南全国最为热闹、旅游者最多的地区。星期天,中午十一点,阳光明媚,抢匪的身边有无数的摩托车,路边也有停着的汽车和坐着的司机。所有的人都亲眼目睹光天化日的恶行,但周围的一切依然冷漠,没有人在行动。他们或许司空见惯、习以为常?

按照原定的计划,我们一行应在顺化坐火车到胡志明市,以能体会一下法属时期建成的“米轨”小火车,沿着南方的海岸线欣赏沿途的风景。尽管这一段铁路不长,需时却长达二十二小时,但可避免飞来飞去、从机场至宾馆、毫无特色的习惯性旅行。为此,我专门准备了单反相机、配了一个变焦镜头,以便能在火车上或车站抓拍。哪知是春节期间,买不到火车票,最后还是坐了飞机,而这个极为沉重的相机一路上给我和随行的学生增加了不少的劳累。我用它拍摄了几百张照片,留下了在越南的全部美好瞬间。我也曾想过,早知如此,就应带轻便点的微单相机。而这个很贵也很重的相机,包含已拍的几百张照片,在瞬间被抢走了!

也就在这个地区,有两位穿着绿色制服、戴着有棱布帽的人。他们可能是越南的“保安”。他们眼见了一切,也了解全过程。通过他们的对讲机系统,又来了一位“保安”。我们的两位学生用越南语跟他们交涉了很久,要求他们报案,呼唤一下附近的警察。他们先是回答已经报告,警察很快来,后来让我们自己去警察署,并称这样的案件,即使报案也只是简单登记一下,照相机是追不回来的,没有什么用处。我们因此准备自己报案,让人吃惊的是,他们竟然宣称不知道报案的电话!通过河内的熟人,总算知道越南的报警电话是113。电话打了过去,说了半天,还是让我们去警察署。于是,整整拖了近一个小时,叫了一辆出租车,根据“保安”提供的地址,我们去了附近的警察署。

在越南八天多一点的访问中,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在管理胡志明市最为热闹区域的警察署度过的半个多小时。我们得到了绝对称不上“礼遇”的接待,拖拉、敷衍和漫不经心,看不到他们的责任心。其中一位警员(警号280-4××)抽着烟(室内有禁烟的标志),大声指责报案单的写法。他的那种态度似乎我们不是受害者而是罪犯。舍彼有罪,若此无罪。我很温和地问他:“我们是受害者,相机被抢了,你作为警察有什么责任?”他看了我半天,不解其意,最后说:“我的责任就是让你们填写报案材料。”由此,换了一位警员(警号281-7××,一开始也是由他接待的),态度好了一些。我们看到房间里贴着胡志明市各区值班报案电话表,想用手机拍下来,他用温和的态度制止说,“这里不许拍照”。我问这一重要的闹市是否经常出现抢劫?他称:“也有一些外国人因为不警惕而出现了被抢劫的事件,但你是今年的第一起。”

到了这个时候,我对越南的观光意义上的访问自我中止了。我不知道越南的治安情况,但这个上午是我们未有当地人陪同、自己出游的第三次(第一次是个下午,去了河内的文庙等处;第二次是一晚上,去了巴亭广场)。由于报案需要填写护照号码及签证时限,我们只能先回宾馆。当天下午,我不再外出,待在宾馆里,心想明天还有两个学术访问(胡志明国家大学历史系和胡志明市师范大学历史系),结束后明晚便可以打道回家。当晚,崔丕教授对我说,下午到警察署送报案材料时,看到一对白人夫妇由宾馆服务员陪同也在报案,妻子被抢了,是一部三星相机,人被整个拖了出去,腿上有伤痕,在警察署里哭泣……第二天早上,在宾馆用早餐,听到三位人士讲中文,我便问其来自台湾地区还是大陆,并善意提醒我被抢了。得到的是滔滔不绝的回复,让我吃惊:他们来自台湾,多次到胡志明市,“在这里一定要注意换钱和被抢……开始我们不能在银行换钱,在金店换钱,会调包,手法很快,根本看不出来……平时的包一定要斜背,单肩背包容易被抢……不要走在路边,离机车(摩托车)远一点……如果要在马路边拍照,旁边站上一个人进行掩护,拍完后立即离开……被抢后千万不要追,后面可能还有一个骑机车的帮匪,给你一击……”

行笔至此,在越南所有的美好画面随着几百张照片被抢匪夺去而逝,留在眼前的,是这张报案单,留在脑中的,是警号280-4××警员不那么美好的容貌。这可真是不太好……

2014年2月26日于上海东川路,刊于《南方周末》2014年4月11日

请支持正版电子书! 如侵犯到版权方,请联系 yigefanyi.com,站长核实后会第一时间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