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消遣游戏电子书

占卜师的预言(被占卜师警告不要坐飞机的西方记者,如何走遍亚洲大片土地)

下载方式

占卜师的预言(被占卜师警告不要坐飞机的西方记者,如何走遍亚洲大片土地)
本书作者:蒂齐亚诺·泰尔扎尼 (作者)

本书读后感· · · · · ·

蒂齐亚诺·泰尔扎尼(1938-2004),意大利记者、作家,曾任德国《明镜周刊》驻亚洲特派记者二十五年,并在东南亚地区及中国居住长达三十年。他以自己丰富的人生经历写作出版多部作品,包括《豹皮》《晚安,列宁先生》(获托马斯·库克奖)等,也在许多报刊上发表文章。他对亚洲文化有无比的热情,在新闻媒体界是国际知名的亚洲研究专家。2004年,泰尔扎尼于意大利逝世。

我的学习笔记

但我们不是因为对天气预报深信不疑才在阴天带上雨伞。 P11

那个神圣的警告(是的,“预言”和“神圣”[1]这两个词多像啊!)给了我一次(强制性地)改变我生活的机会。 P12

对于一个在亚洲工作的记者一时兴起决定一整年不坐飞机的想法,编辑们会有什么反应?对于一个记者的工作模式在1993年突然变成了20世纪初的样子——战争爆发时出发采访,到达时战争已经结束,他们会怎么看待我?1992年10月,《明镜周刊》的一位主编途经曼谷,我的机会终于来临。 P13

当12月31日凌晨的钟声响起,无论身处何方,我都会知道我将如何行动。 P14

飞机舷窗外壮美起伏的山脉都抛诸脑后,我开始设想旅途上可能会遇到的阻碍。 P15

夕阳西下,你离开罗马,享用晚餐,然后小憩一会儿;破晓时分,你已经来到印度。 P16

其实,你只是抵达一个城市的郊区,还要离开此地,爬上巴士或出租车,赶往遥远的市中心。 P17

我们是船上仅有的两名乘客。 P18

我把所有这些东西都带在身上,到了年底,我都快被这样的小玩意儿、小瓶子和纸袋子压垮了。 P19

我时常思索,他们是否真的具有特异感知力。 P20

这些刻着意形符号的骨头可追溯到三千五百年前,是迄今发现最早的汉字“手抄本”。 P21

不过,亚洲的年轻一代已经开始反对这样的浪潮,抵制它所带来的巨大迷失,同时,植根于传统文化的古老信仰、宗教认同正在他们心中复苏。 P22

他们都是这个迷失的时代的受害者。 P23

1993年3月20日,柬埔寨上空,一架联合国的直升机坠落,里面乘坐着十五名记者。 P24

事实上,这种疏离很早就产生了。 P25

有一个女人说,如果失败,那有可能是因为我失掉了纯真——这不可能,因为那时候我还不到五岁。 P26

我们正要坐船去看威严神秘的洞穴,几个世纪以来当地人都在其中采集一种被中国人格外珍重的美食:燕窝。 P27

跟所有人一样,我听过、读到过成真的预言和超能力者(会飞,会飘浮,能看到过去,参透未来),但我并没有太在意。 P28

他的妻子是一位有名的电影导演,并且是云南最后一届军阀的孙女。 P29

我在波贝的经历绝对不属于平常范围之内。 P34

还未流到此处的河流便是明天,它已存在于上游;已经流过的河流便是昨天,但它仍旧存在于别处,存在于下游。 P35

荒诞的念头在理性的边缘蠢蠢欲动。 P36

商人、银行家、国际组织的专家、联合国官员以及世界上半数的政府都热衷于不惜一切代价取得“发展”。 P37

法国人对他们统治的民族了如指掌,如他们所说:“越南人种植水稻,高棉人站着观望,老挝人聆听水稻生长。 P38

幸运的是,有些当地居民终于鼓起勇气反对这项计划,老挝政府也声称会另择路径。 P39

二十年后,库克旅行社忙着组织旅行团和废墟中的夜间舞蹈秀,并把几百年前的石头当作纪念品卖给游客。 P40

接下来几天,他的日记没有更新。 P41

我唯一感激的就是我的父母,为了让我在小学之后继续学业,他们甚至吃不上饭。 P69

我陷在东方酒店轿车的后座里,任由这些想法在脑海中盘旋,时而从客观的角度思考,好像这些想法不属于我。 P70

我的翻译住在曼谷郊区,我提出送她回家。 P71

有时,他们甚至会搬走尚且奄奄一息的人。 P72

这显然是当地军官为了获取更多硬通货凭空想出来的法子,但是正合我意。 P73

只有被人记录,历史才能存在。 P74

他试图让缅甸远离正在泰国扎根的美国式物质主义。 P75

这种模式也一直在催促老挝、柬埔寨、越南,即泰国模式。 P76

觉得这样的状态很迷人是一件奇怪的事吗?担心它的消逝是很荒谬的想法吗?从表面看来,近期亚洲并无大事。 P83

亚洲国家一个接一个地摆脱殖民压迫,赶走了西方殖民者。 P84

发展是一种教条;不惜一切代价取得进步是一道无法驳斥的命令。 P85

我们找到一扇敞开的门,于是坐在金山寺美丽的花卉瓷砖上,和僧侣畅谈了几小时。 P86

脱离联盟国变成泡影,自此掸邦与缅甸之间就一直保持着战争状态。 P87

她还说我的嘴唇表明我心中没有遗憾,因为我总是做自己想做的事。 P106

我花了几天时间思考自己不坐飞机的决定,试图找出背后真正的原因。 P107

即便是我们,在计划盖房子的时候,也会考虑采光和环境湿度。 P108

比如,世代以来中国人从事星相占卜,却从来不曾疑惑其依据是否“科学”。 P109

许多人认为这是拜缅甸的元气所赐。 P110

但这是大多数泰国人经历的历史。 P111

2月底,一位高僧来到曼谷进行闪电访问。 P112

僧侣仍旧平静地微笑着,回答道:“伟大也可以表现为简单。 P113

我们仿佛照镜子一般,似乎很容易成为朋友,了解彼此。 P114

他说,具有强大冥想力量的僧侣当然可以看到未来,但这不是他们打坐的目的。 P115

3月初,联合国柬埔寨过渡管理局(UNTAC)邀请欧洲各主要期刊派出记者,目的是让欧洲舆论关注联合国在柬埔寨的和平进程,以准备5月底在柬埔寨举行的选举。 P135

他们提供每天大约一百泰铢的工资和工地的露营床。 P136

大约凌晨五点半,那位空军元帅乘务员把我叫了起来。 P137

我和另外五名乘客共同搭乘一辆出租车。 P138

一个小时内,几个华人轮流接手,最后把我带到了吴先生面前。 P139

同样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妓院门口来来往往的马来人。 P140

他似乎非常安静,我问他在勿洞做什么。 P141

其中一个看起来很富裕,每根手指上都带着一枚戒指,脖子和手腕上缠着几条金链;其他几个人则看起来很谦卑。 P142

但据我所知,没有人真正证明过这一点——进一步说,对于不幸及其象征物的认知会随着当地文化和看法的不同而大相径庭。 P143

在这种充斥着暴力、性和金钱的环境中,根本无法培养出正常的年轻人。 P144

接着他开始专注地看着我,没有问我任何问题,不想知道我来自何处、生于何时何地,没有看我的手,也没有做任何计算。 P145

如果你还有自己的护身符,那很好。 P146

你的性格不稳定,总是大起大落。 P147

押韵给人慰藉。 P148

他没有伤害任何人,恰恰相反,他提供建议,安慰人们,施加禁忌,让所有在勿洞的人都能更有勇气和信心摆脱自己的不幸,抓住更好的生活。 P149

人们在路边放牧,山羊就这样卧在沥青马路上,让出租车司机不得不提防不撞到它们。 P150

但如果是他们买,就只要付九万令吉。 P151

当英国承认这块土地独立时,他们特地留意避免种族人数差异过于悬殊。 P152

我在那里停留了几个小时,只是四处逛了逛。 P153

现在,我的旅途缓慢而又愉快。 P154

四周景色美丽,绿意盎然,井然有序。 P155

内页上只有几行字,3月20日发自金边:联合国驻柬埔寨的一架直升机坠地,机上二十三人全部受伤。 P156

我心想我多么幸运。 P157

幸运的是,现场没有出现火花。 P158

我想坚持自己的怀疑,不想成为信徒。 P159

穿过槟城,我可以发现有些人试图拯救和保护这座城市,而另一些人则啃咬着它宁静朴素的优雅,试图将其现代化。 P160

房子为富裕的大户人家所建,但是现在空荡荡的,只有几个看护人员负责打理。 P161

看到传统文化被外来的庸俗风潮和观念侵蚀、压垮,难道不沮丧吗?昌杰曾在巴厘岛有一所房子,以前常去小住。 P162

在意大利奥尔西尼,有个人用斧子或镰刀砍伤了自己,他跑去找阿尔盖罗。 P163

墓地的大小和豪华程度各不相同,但都刷成了白色,一样圆润,就像母亲的子宫,完全暴露在“宇宙气息”中,为去往另一个世界的人带去生机,为留下的人带来好运。 P178

有人计算当时在马六甲使用的语言:共八十四种。 P179

他于1552年在广东珠江河口的一个小岛上去世,可能是得了疟疾。 P180

1975年,他被赶走。 P181

英国人占领马六甲后,摧毁了堡垒和其他大型的葡萄牙古迹,但是保留了荷兰建筑,为了区分它们和英国人自己的建筑,他们将荷兰建筑涂成了红色。 P188

第二天,我与三个女人同坐一辆小货车前往镇郊。 P189

诺姐用异常专注、讽刺的眼神看着我。 P190

你知道你的使命,你明白我的意思。 P191

然后她问我两个孩子的名字。 P192

但他不会利用这一点。 P193

既然你已经看到过一次,你还会再次看到。 P194

机场是它化过妆的脸,是它的橱窗和名片。 P195

铁路沿线铺排了三根巨大的铁管,向城市输送用水,使之保持活力;高速公路上挤满了汽车和摩托车,通勤客在生活成本较低的新山市居住,在工资更高的岛上工作。 P196

旧时安静的优雅变成了简陋破旧的平静,这个地方已不再流行。 P197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在我离开新加坡的十五年里,这个城市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P198

对于我这样的游客,新加坡首先向我展示的新加坡人自然是出租车司机,但是最初印象非常糟糕。 P199

出租车司机像警察一样爱管闲事,追问不休,也是现在的新加坡平庸的写照,似乎没有任何冒险和个性化选择的机会。 P200

所有商场都塞满了各种商品。 P201

我们在一家大酒店的大厅见面,我请服务生向我的茶壶中倒点热水。 P202

还有一些愚蠢的警告:“注意你的头!前面有低矮树枝。 P203

我一直在钦佩与厌恶、好奇与恐惧之间不断摇摆。 P204

这些没有任何文化的人来到南洋,带来了他们村子里的传统和神灵,但是很快就被金钱和物质文化所取代。 P205

闯红灯?摄像机已经记录了车牌号,车主将立刻收到罚款通知。 P206

程序员丢了硬盘,会去求明师开示哪里能找回;警察会寻求明师的支持,帮助追踪盗贼或确认凶案嫌犯的身份;政府高官在批准重要文件前同样会咨询明师,即便这些文件已经通过金融专家的审查认可。 P238

这些疾病只能诉诸更强大的魔力来治愈。 P239

医生给他开了药,可他身体状况还是越来越糟,最后走动都成问题。 P240

我们沿着海岸往回行驶,原本威胁海岸的强风暴没有出现,但天色还是有些暗沉;海是那样湛蓝、波澜不惊,令人心旷神怡。 P241

中国厨师端着大锅,像玩杂耍一样,锅里的油腾起火焰。 P242

占卜师的预言(被占卜师警告不要坐飞机的西方记者,如何走遍亚洲大片土地)


↓下载地址1 百度网盘↓下载地址2 蓝奏网盘
↓下载地址3 城通网盘 ↓下载地址4 本地下载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zhanboshideyuyanbeizhanboshijinggaobuyaozuofeijidexifangjizheruhezoubianyazhoudapiantu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