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正红旗下(老舍遗作,自传体长篇小说,手稿底本点校。)(果麦经典) (老舍经典代表作)

下载方式

正红旗下(老舍遗作,自传体长篇小说,手稿底本点校。)(果麦经典) (老舍经典代表作)
本书作者:老舍

本书读后感· · · · · ·

可惜是残本。老舍绝了,好比那些作天作地的作精啊,吹得五湖四海为之变色的马屁精啊,个个儿在他笔下活灵活现。这热闹、叽叽喳喳的故事里又有惊心的一面:大姐在婆家忍气吞声服侍人一家老小,终生指望就是熬成姑母那样的婆婆;除夕夜花炮齐放犹如万马奔腾,讨债人一叩响门环,总有几个苦命人悄悄来到城根儿自寻了断。写义和团那几章有些地方稍怪,好像溜冰溜得好好的突然卡住冰槽了。对了,这书还有个很要命的地方!作为一个南方人,看他写那什么山豆子、干炸小丸子、苏式盒子、花糕、杂拌糖豆的……怎么听起来都这么好吃?所以到底好吃不好吃?

我的学习笔记

这里指满洲八旗,以旗色为号,有正黄,镶黄,正白,正蓝,镶白,正红,镶红,镶蓝八旗。 P12

是呀,假若大姐婆婆的说法十分正确,我便根本不存在啊!似乎有声明一下的必要:我生的迟了些,而大姐又出阁早了些,所以我一出世,大姐已有了婆婆,而且是一位有比金刚石还坚硬的成见的婆婆。 P13

说真的,姑母对于我的存在与否,并不十分关心;要不然,到后来,她的烟袋锅子为什么常常敲在我的头上,便有些费解了。 P14

正红旗下(老舍遗作,自传体长篇小说,手稿底本点校。)(果麦经典) (老舍经典代表作) 小说电子书 第1张有时候,他们会在一个地方转来转去,一直转一夜。 P15

灶王爷上了天,我却落了地。 P16

是呀,直到如今,我每一想起什么“虚张声势”、“瞎唬事”等等,也就不期然而然地想起大姐的婆婆来。 P17

大家也都怀疑,我姑父是不是个旗人。 P18

她是我们小胡同里的“财主”。 P19

她的刚柔相济,令人啼笑皆非。 P20

我并不大注意葫芦。 P21

他还会唱呢!有的王爷会唱须生,有的贝勒会唱《金钱豹》,有的满族官员由票友而变为京剧名演员……。 P22

在我降生的时候,父亲正在皇城的什么角落值班。 P23

正红旗下(老舍遗作,自传体长篇小说,手稿底本点校。)(果麦经典) (老舍经典代表作)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腊月二十三过小年,他们理应想一想怎么还债,怎么节省开支,省得在年根底下叫债主子们把门环子敲碎。 P27

姑母老练地点起兰花烟,把老玉烟袋嘴儿斜放在嘴角,眉毛挑起多高,准备挑战。 P28

可以这么说:我只赶上了大清皇朝的“残灯末庙”。 P30

二百多年积下的历史尘垢,使一般的旗人既忘了自谴,也忘了自励。 P31

同时,她要眼观四路,看着每个茶碗,随时补充热茶;看着水烟袋与旱烟袋,及时地过去装烟,吹火纸捻儿。 P32

是的,我大姐虽然不识一个字,她可是一本活书,记得所有的亲友的生辰八字儿。 P33

谁肯把荣誉往外推呢?可是,去作娶亲太太或送亲太太不但必须坐骡车,而且平日既无女仆,就要雇个临时的、富有经验的、干净利落的老妈子。 P34

除了我大姐没有随便赊东西的权利,其余的人是凡能赊者必赊之。 P35

她能洗能作,还会给孩子剃头,给小媳妇们绞脸—— 用丝线轻轻地勒去脸上的细毛儿,为是化装后,脸上显着特别光润。 P36

他们竟敢瞪着包子大的眼睛挖苦、笑骂吃了东西不还钱的旗人,而且威胁从此不再记账,连块冻豆腐都须现钱交易!母亲虽然不知道国事与天下事,可是深刻地了解这种变化。 P37

二姐走后,母亲呆呆地看着炕上那一小堆儿钱,不知道怎么花用,才能对付过这一个月去。 P38

她不反对老王掌柜与金四把,她跟他们,比起我们来,有更多的来往:在她招待客人的时候,她叫得起便宜坊的苏式盒子;在过阴天[3]的时候,可以定买金四把的头号大羊肚子或是烧羊脖子。 P39

她知道:平常她对别人家的红白事向不缺礼,不管自己怎么发愁为难。 P40

不管怎样吧,大舅妈是非来不可的。 P41

因此,二姐没法儿接过二哥手里提着的水烟袋、食盒(里面装着红糖与鸡蛋),和蒲包儿(内装破边的桂花“缸炉”与槽子糕)。 P42

论学习,他文武双全;论文化,他是“满汉全席”。 P43

即使这与历史不大相合,至少他也应该分享“京腔”创作者的一份儿荣誉。 P44

他应该去当兵,骑马射箭,保卫大清皇朝。 P45

于是,到该上班的时候他就去上班,没事的时候就去作点油漆活儿,两不耽误。 P46

她不发命令,而端坐在炕沿上叨唠:这,这哪像过日子!都得我操心吗?现成的事,摆在眼皮子前边的事,就看不见吗?没长着眼睛吗?有眼无珠吗?有珠无神吗?不用伺候我,我用不着谁来伺候!佛爷,连佛爷也不伺候吗?眼看就过年,佛桌上的五供擦了吗?大姐赶紧去筛炉灰,筛得很细,预备去擦五供。 P56

俏皮的喜鹊一会儿在东,一会儿在西,喳喳地赞美着北京的冬晴。 P57

可是这么来历不凡的白小子也没有吃过多少回饺子便“回去”了,原因不明,而确系事实。 P64

直到他庆贺华甲之喜的时节,他才买了件缎子面的二茬儿羊皮袍,可是每逢穿出来,上面还罩上浆洗之后像铁板那么硬的土蓝布大衫。 P65

若是他自己开了买卖,便须为自己赚钱。 P66

他似乎觉得:清朝皇上对汉人如何是另一回事,大家伙儿既谁也离不开谁,便无妨作朋友。 P67

他非常得意,乃至一失神,黑驴落荒而逃,把他留在沙土窝儿里。 P79

大家十分恳切地留他吃饭,他坚决不肯。 P80

不能不出门的人们,像鱼在惊涛骇浪中挣扎,顺着风走的身不自主地向前飞奔;逆着风走的两腿向前,而身子后退。 P81

大家也附带着发现,台阶的砖缝里露出一小丛嫩绿的香蒿叶儿来。 P82

众人把彩虹挡住,请安的请安,问候的问候,这才看清一张眉清目秀的圆胖洁白的脸,与漆黑含笑的一双眼珠,也都发着光。 P83

我们的胡同里没来过那样体面的轿车。 P84

刚满六岁,就有三位名儒教导他,一位教满文,一位讲经史,一位教汉文诗赋。 P85

他似乎记得,又似乎不大记得,他的祖辈有什么好处,有什么缺点,和怎么拾来那些元宝。 P86

定大爷看见了我,而且记住了我。 P87

体验过这种使我狂喜的活动以后,别人即使津贴我几个铁蚕豆,我也不同意“举高高”!我就不能明白:为什么皇上们那么和回民过不去!是呀,在北京的回民们只能卖卖羊肉,烙烧饼,作小买卖,至多不过是开个小清真饭馆。 P88

我们特有的名词,如牛录、甲喇、格格……他不但全懂,而且运用的极为正确。 P89

[1]文章一品,指毛笔;君子之风,指墨;三本小书,指《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 P90

到了我这一代,我只记得大家以杏仁茶、面茶等作早点,就连喝得起牛奶的,如大舅与大姐的公公也轻易不到牛奶铺里去。 P91

姑母并没有超人的智慧,她的预言不过是为讨厌我啼哭而发的。 P92

他的神气似乎是说:你要捉拿我吗?好,动手吧!二哥笑了笑,低声地说:“别疑心我!走!谈谈去!”十成的嘴唇动了动,而没说出什么来。 P100

按说,咱们是师兄弟!”“你是不敢打洋人的白莲教!别乱扯师兄弟!”二哥以为这样扯关系,可以彼此更亲热一点;哪知道竟自碰了回来,他的脸红起来。 P101

不好!不能去!他答应下王掌柜,帮他留下十成啊!再说,王掌柜的嘴快,会到处去说:儿子跑了,福海知道底细!这不行!可是,不去安慰王掌柜,叫老头子到处去找儿子,也不对!怎么办呢?他急忙回了家,用左手写了封信:“父亲大人金安:儿回家种地,怕大人不准回去,故不辞而别也。 P104

现在,他越不放心十成,就越注意打听四面八方怎么闹教案,也就决定不便对信洋教的客客气气。 P105

他的服装还是二三十年前的料子与式样,宽衣博带,古色古香。 P106

他的最重要的理由是:“哥哥,难道你就不要祖先了吗?入了教不准上坟烧纸!”“那,”多大爷的脸不像弟弟的那么长,而且一急或一笑,总把眉眼口鼻都挤到一块儿去,像个多褶儿的烧卖。 P107

心里想:看看那个梦灵不灵!正这么想呢,迎头来了法国府的大师傅,春山,也是咱们旗人,镶黄旗的。 P108

反正我也没事儿作,就加快了脚步,跟着他吧。 P109

他入洋教根本不是为信仰什么,而是对社会的一种挑战。 P110

舅舅果然说对了:他有了自己独住的小房子,用上一男一女两个仆人;鸡和鸡蛋是那么便宜,他差不多每三天就过一次圣诞节。 P111

可是,他也不便得罪他们,因为在圣诞节给他送来值钱的礼物的正是他们。 P112

假若他们都是直腿,一倒下就再也起不来,那便好办了—— 只须用长竹竿捅他们的磕膝,弄倒他们,就可以像捉仰卧的甲虫那样,从从容容地捉活的就是了。 P156

他们聚精会神地看着棋盘,似乎丝毫没理会他的光临。 P157

他们满面红光,满身绸缎,还戴着绣花的荷包与褡裢,通体光彩照人。 P158

和尚没等让,就随着道士走。 P159

正红旗下(老舍遗作,自传体长篇小说,手稿底本点校。)(果麦经典) (老舍经典代表作)


↓下载地址1 百度网盘↓下载地址2 蓝奏网盘
↓下载地址3 城通网盘 ↓下载地址4 本地下载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zhenghongqixialaosheyizuozichuantichangpianxiaoshuoshougaodibendianxiaoguomaijingdian-laoshejing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