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心理学电子书

知识的错觉:为什么我们从未独立思考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美]史蒂文·斯洛曼,[美]菲利普·费恩巴赫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在《知识的错觉》一书中,认知学者史蒂文·斯洛曼和菲利普·费恩巴赫又毫不客气地为个人理性的棺材板狠狠地钉上了一颗铆钉……他们指出,别提理性思考了,个体的思考能力这个说法本身也有待商榷。
——尤瓦尔·赫拉利 历史学家,《人类简史》作者


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

智力爆炸

现代人类从其他原始人科动物,即那些灵长类亲戚当中分离出来自立门户的时间,在演化史上短得宛如白驹过隙。这场演化始于两三百万年前非洲大草原上人属物种的出现,随着近20万年前现代人类的兴起而结束。这段时期内人类最重大的飞跃是认知。与祖先相比,现代人类既没有更快也没有更强,他们的优势在于脑容量。现代人类的大脑重量大约是其祖先原始人类的三倍。人类学家把这种脑容量的猛增称作脑化(encephalization,其中“encephalic”意即与大脑有关的)。如此迅猛的增长给演化理论出了一个难题。大脑可不是省油的灯,耗能极大。由于体内可供使用的卡路里是有限的,我们的体能势必要减弱一些作为妥协。更大的脑同时也意味着更大的颅骨,随之而来的就是分娩过程中痛苦与危险性的增加。撇开有这么多得不偿失不谈,我们到底是怎么在短时间内变得如此聪明的?

作为现代人类出现的标志,脑容量和智力的爆炸有多种解释。生态学理论假定这种爆炸源于个体因应环境能力的增强。例如,更强的觅食能力,如撬贝壳或剥毛皮之类的高难度动作成为高级人科动物的绝佳优势。它们由此得以获取更多的热量。相应地,若能掌握更大范围的心智地图,可获取的食物资源也随之增加,这样,体能也就更上一层楼了。

知识的错觉:为什么我们从未独立思考与侧重个人能力的生态假说相左,另一种观点认为,正是追寻复杂且一致的目标的多重认知系统的协调性,推动着人类智能的演进。这被称为社会脑假说。它将智力的增长归结于人类社群组织规模和复杂性的增加。正如我们在狩猎的例子中看到的,群居生活确有其优点,但也需要某些特定的认知能力。这要求人们有能力进行复杂的沟通,理解并吸收他人意见,以及分担共同目标。社会脑假说认为,与群体生活相关的认知需求和适应性优势形成雪球效应4:团体越来越大,随之发展出越来越复杂的联合行动,个人也发展出新能力以适应这些行为。这些新能力反过来使组织扩充得更大,并让组织行为精进得更加复杂。

狩猎是协同作业随时间推进而日益复杂的一个例子。早期的原始人类猎手必定足够机智,团团围住形单影只的猎物使它无处可逃(犬类亦是如此)。在社群发展到足以协作猎捕、宰杀和肢解数十只野牛之前,人类有上千年的漫漫长路要走。正是这样的狩猎能力将现代人类与先前其他物种区分开。狩猎在人类演化上可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人类学家罗宾·邓巴(Robin Dunbar)以多种灵长类为样本着手检验这两个相悖的假说,即生态假说和社会脑假说。他收集了脑容量及与生活环境相关的信息,例如活动范围和饮食习惯,还有诸如群体平均规模之类的社交状况。事实证明,脑容量与社群规模密切相关。社群规模更大的灵长类物种有更大的脑。相比之下,某些环境指标,如领地大小和饮食,同脑容量就互不相干了。这一发现表明,较大的脑专为因应群体生活的必备技能而设计。

最显而易见的例子是语言,一项涉及同他人配合并仰赖复杂心智过程的功能。许多物种皆有能力进行简单的交流。蜜蜂通过一种舞蹈和外激素的分泌向其他个体传达花蜜高产区的地理位置信息。蜂巢的成功也仰赖交流。数量庞大的工蜂能够搜寻到丰沛的蜜源并让蜂巢中的其他成员获悉它们发现了宝藏与否。通过交流各自的发现,蜂群得以将觅食之力集中于最佳的蜜源。交流让蜂巢运行如常。

但通过舞蹈和外激素能传达的信息也就到此为止了。交流能力的桂冠显然非人类莫属。让人类脱颖而出的,是那种通过语言就能恰如其分地交流任何复杂想法的能力。凡是集体狩猎的动物或许都能在其协作行为中进行适当的交流。但早期人类所掌握的狩猎行为要求对更复杂的概念进行无偏差的沟通:空间概念指示出猎物所在地以及它们将被赶向何方,与此同时,还有关于驱赶兽群、杀死动物和屠宰肢解之类工作如何进行的复杂因果概念,更别忘了瓜分战利品的时候更是要靠语言来讨论。

假设我们一起狩猎,那么若能提前获知接下来你要做什么,对我未尝不是好事。我不仅能够从交流中了解你的意图,还能据此推理出你的行为。如果我看到你拉起弓和箭,瞄准一头野牛,此时我会本能地推断你想要射杀这头猎物。做出这项推论所需之心理机制多得惊人。我必须由你的行为(举起弓箭并瞄准)反推出你的意图(射杀野牛)。这需要了解或厘清一些与你的欲求(你想杀死一头野牛)及信念(你知道通过射箭可以杀死一头野牛)有关的东西。这还需要对你的性格有所了解(你的价值观不反对杀野牛)。假使我继续坚守岗位,让你独自前去射杀野牛,这表现出我对你的信赖,你是个可以合作的伙伴而且不会私吞猎获的牛肉。这种针对他人心态的揣测总是自发且不费吹灰之力的。人们在推测他人意图和心态方面当然各有千秋,但每个人多少都能在一定程度上这样做。狗在这方面做得也不错,但远不及人类。没有哪只狗能从你拉弓射箭的动作中推断出你的目标是射杀一头野牛。揣测他人的心理状态对大规模群体协同作业而言是至关重要的才能。

注:本站不存储任何书籍,PDF电子版收集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请于24小时后自觉删除。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zhishidecuojueweishenmewomencongweidulisikao/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