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学电子书

植物园的巢穴

下载方式

植物园的巢穴读客熊猫君出品,她笔下的故事治愈了百万日本读者!梨木香步温暖力作! 成人版的爱丽丝梦游仙境!)
本书作者:梨木香步 (梨木香歩) (作者), 张秋明 (译者)

本书读后感· · · · · ·

纸书读完。很喜欢这个封面,拿在手里美极了。可能是因为自己也在接受心理咨询的关系,看完觉得很受触动。有些事情也许真的给我们带来了太大的痛苦,以致心灵会自动开启防御机制,让我们忘记那些受伤的经历,但是如果想要走出来,想要让每一个明天都真切地活着,只能让自己去面对。与往事握手言和,才能被未来温柔以待。

我的学习笔记

就算人类将此处到彼处定为边界,植物又哪里会听从呢?植物能靠着风、飞禽或走兽,来散放孢子、花粉,运送种子,生根发芽,毫不畏惧地超越边界。 P15

因为如果想要永久保持地势,就必须思考如何利用自然结构的落差来供水。 P16

植物园的巢穴 文学电子书 第1张猛然回过神来,只见眼前仅有一座破旧的冠木门。 P17

可是我的期待落空了,今天的水仙园一片惨不忍睹,我不禁怀疑自己的眼睛是否看错了。 P22

结果稍微观望了一下,我还是决定暂且不管这条奇妙的“小路”。 P23

不会引起别人注意,可以放我一个人自在待着的店家,最为理想。 P24

仲夏夜梦中的香气,晚香玉,为什么此时会有这香味呢?算了,反正是在做梦,这点事又有什么好追究的呢。 P30

听到我的回答,女服务生脸上瞬间蒙上一层阴影。 P31

但是关于你问我的事,我没有尝试过,也没有听说过相关的实验,所以我不能断言。 P32

她一脸严肃地走向我,然后开口说:——刚刚真是失礼了。 P33

中午过后,我去看牙齿。 P34

牙医“太太”立刻将毛巾铺在我的颌下到胸口。 P35

牙医才不会做那种事的。 P36

我判断他们又陷入了手忙脚乱的状态,内心焦虑非常。 P40

旁边有小河流过,这条河直接流进镇里,也流经我家门前。 P41

于是抬起眼睛一看,发觉牙医和牙医“太太”正看着我。 P42

小时候我家门前有河水流过,就在该练兵场遗迹的下游,所以进出家门都必须经过横跨河水的桥。 P43

我看到刚刚还活蹦乱跳跟我玩的小黑,居然从上游漂了下来,像个布偶静静地一动也不动。 P44

冬日天寒彻骨,随着时间流逝,我的双脚几乎失去知觉,往往下了课,还必须拼命努力才能让自己站起来。 P45

神社住持的回答有些模棱两可,似乎他本人也缺乏确实的知识和信心。 P49

仿佛交班似的,只见同事黑木走了过来。 P50

我觉得不可能,前天晚上主动约了几名同事和巡夜人一起巡逻。 P51

所以刚才才会麻烦神社住持过来一趟。 P52

植物园的巢穴 文学电子书 第2张

但问题是——婴儿的哭声呢?回家路上,虽然离晚饭的时间还早,我还是直接走向明星餐厅。 P53

我是完全只出于凑巧娶到名叫千代的女孩吗?是受到千代这个名字吸引吗?也许一个决定背后,沉睡着连本人都已经忘却的各种动机吧。 P54

我突然想到有药,既然对牙疼有效,说不定对痒也有效。 P55

只要在人身体的范畴内,都有心的存在。 P56

房东诧异地看着我说:——哪里有什么客人。 P57

鞋子……我心头一震,连忙奔向玄关,我昨晚到底穿的是什么?玄关前除了我以为是昨晚访客所穿的草履外,并不见我的鞋子。 P58

来日本之前,我刚好走过丁格尔半岛一趟,这是当时从该地耆老口中听到的故事。 P110

当时并未决定要设在现在这个地点,只是老师强力主张:所谓植物园,其内部必须拥有水边环境。 P111

我会做好搜集的万全准备再出门玩耍,只捕获到一两只生物并不能满足我。 P112

为什么那棵麻栎做得到呢?年幼的我觉得很不可思议,试图从周遭地势找出答案。 P113

我想类似的竹筛很多,肯定不会被发觉,不料很快就被母亲知道了——原来那是个使用频繁的竹筛。 P114

另外它们也喜欢吃伞形科植物,红萝卜就属于伞形科。 P115

昆虫有所谓的不完全变态,例如蚱蜢、蟑螂等,从幼虫起每蜕皮一次就长大一些,不过形体不会有惊人的变化,虫子本身也还能保有“这个自我是连续不断”的感觉吧。 P116

虽然我因此而忘记了小黑、小白,但当我努力试图回想时,还是能悲伤地想起,可见它们并非真的从记忆中消失了。 P117

如此迫在眉睫的想法占据了我的脑海。 P118

照这样下去,这些貉藻早晚也会面临消亡的危机吧?水生植物园的环境也像眼前一样,必须花工夫做好这方面的水质管理才行。 P119

饲养毛毛虫的童年时期,我曾经解剖过刚成形的蛹。 P120

若要问我为何不直接上岸算了,那是因为这种液体似乎能够治疗疲倦,给人奇妙的舒服感觉。 P121

我也很清楚,有些事情在“那个系统”中是合理的)。 P122

以前有过这种地方吗?不行不行,看来我又把这条河想成是故乡的那条河了。 P123

这样做了之后才发觉,大声呼喊自己的名字,神志会逐渐昏迷,会产生一种从内侧用力敲打分隔内外两侧墙壁的冲击感。 P155

脸部纠结的福助只是跑出来而已,一句话也不说,看着他的我却逐渐心生怀念之情,只觉得这福助原本就属于这房子。 P156

可是你为什么要当场说他不是佐田先生呢?嗯……这小子变得越来越爱跟我讲道理了,我惊讶之余说:——对不起,是我太冒失了。 P157

他的身体已经逐渐清晰定形。 P158

我和小乖彼此对看,然后试图从两侧合力推开门。 P165

小乖抬起头看着雨水低喃:——有水滴落下来,这是雨吗?说得也是,我重新看着小乖心想:在这里他应该还未曾有过下雨的经验吧?看起来也不认识“雨”这个字的定义。 P166

原来如此,搞不好小乖在这个世界所遇到的一切都是“狐仙的化身”。 P167

我将自己的宝物藏在糙叶树板根里的洞穴中。 P168

突然间埋藏在我心中的古老记忆,也随着水流忽然出现,沐浴在意识的光芒中。 P169

于是好不容易撑起上身转了过去。 P170

可是在小乖面前我不能那么说,只好撑起蛇目伞,跨出大门沿着河边走,担心路滑失足的同时,也叮咛小乖:——小心走,雨天路滑容易跌跤。 P171

就好像马齿徒长,就好像毫不间断的积雪,每一次记忆的涌现就是每一段时期的彩排。 P178

照理说她们都是独立的人格才对,不对,她们真的各不相同吗?两者之间有很明确的差异吗?我试图回想大姨婆的脸,脑海中浮现的脸却越来越像房东。 P179

小乖没有讽刺对方的意思,他只是把刚才捕捉鲤鱼失败时我告诫他要保持耐性的说教之词拿来现学现卖。 P190

要去的是千代所在的地方。 P191

我连大姨婆的家和现在的租处都无法区别,而且还必须遭受莫名其妙的叱责。 P192

小乖听了露出兴味盎然的神情看着那栋房子说:——不知道还在不在呢?——不可能还在吧。 P193

冬日阳光照在小路的泥土上——为什么我会认为是冬日的阳光呢?因为阳光柔柔的就像是冬日才有。 P194

突然感觉身边好像有人,会是道彦吗?我吃惊地往旁边看去,只见坐着一个跟我相同年纪的男人。 P208

我心想:难道连那双威灵顿靴都是幻象吗?如果是,就没办法了。 P209

人总是好不容易才能勉强维持住人的外貌,稍微一有动摇,异样的真实姿态就会冒出来。 P210

一出洞口,瞬间双耳感到压力,不由自主举起双手按住,接着脚下开始滑动,还以为自己是在水仙原上面,没想到已顺着斜坡往下滑到了水池边。 P211

你难道没听你太太提起过乳牙的事吗?刚才不是检查过口腔吗?怎么会没注意到呢?——的确看得到新牙萌发,你得好好保养才行。 P218

突然间听到了杜鹃鸟的叫声。 P219

美代用放在旁边蘸了水的棉花棒沾湿我的嘴唇四周。 P220

流产后,由于千代这名字跟老家以前溺死的帮佣阿姐一样,感觉很不吉利,于是老家提议改名,便改成了美代。 P221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zhiwuyuandechaoxu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