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政治与军事电子书

注定一战:中美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吗?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格雷厄姆·艾利森 (作者), 陈定定 (译者), 傅强 (译者)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随着中国实力的迅速提升,美国长久以来拥有的全球优势地位受到了挑战。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雅典和斯巴达的战争历史,对理解当下中美关系的发展至关重要。修昔底德在书中指出,“使战争不可避免的真正原因是雅典势力的增长以及因此而引起的斯巴达的恐惧”,艾利森将此定义为“修昔底德陷阱”。

本书聚焦崛起中的中国对于美国及全球秩序的影响这一问题,对历史上16个崛起国与守成国进行全球竞争的案例和战争场景进行分析,指出中美之间的冲突是可以避免的。
作者认为,修昔底德陷阱是一个结构性压力,在现今中国和美国都提出让各自的国家“再次伟大”的时代背景下,两国妥善处理在关键领域的利益分歧,可避免灾难性战争的发生。同时,作者在书中还为中美如何避免发生战争冲突提供了12个具有借鉴意义的方法。


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

修昔底德陷阱提出了一个对世界秩序的重大挑战:崛起国对于守成国的影响。我饶有兴趣地读了这本书,我希望美中关系成为和平解决自身问题的第五个案例,而不是导致战争的第十三个案例。
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

中美两国想要战争么?不。它们可能会因为严重的结构性压力而被迫产生冲突么?是的。值得庆幸的是,艾利森绘制了可以避免直接冲撞的基本线路。这本书所要探讨的问题将会被研究和辩论几十年。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

这是华盛顿和北京都必读的一本书。
《波士顿环球报》,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

读这本书会让你感觉到不安,艾利森是一位一流的学者,他具有一流政治家的直觉。他赋予修昔底德陷阱以深刻的历史、地缘政治和军事的意义。与其他学者不同,他写得很有趣。艾利森不是一位悲观主义者,他指出娴熟的治国方略和政治敏感性可以使这两个超级大国避免战争。
彭博社新闻(Bloomberg News)

这是一本简短但影响深远的书,敏锐地剖析了这段历史…艾利森说,或许我们可以通过与中国进行谈判来保持长期和平,进而避免战争。
《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

大不列颠联合王国与法国

时间:18世纪后期至19世纪中期
守成国:大不列颠联合王国
崛起国:法国
竞争领域:欧洲海权与陆权

结果:法国革命战争(1792—1802年)、拿破仑战争(1803—1815年)

注定一战:中美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吗?通过独创性和对海洋的控制,英国在18世纪末期已经领先其竞争对手,成为欧洲主要工业化国家之一。但从法国大革命开始,重新焕发活力的法国军事机器再次崛起。在拿破仑的统治下,法国接管了欧洲大部分地区并威胁到英国的霸权地位,这导致英国和法国陷入暴力对抗。然而,通过为欧洲的反拿破仑军队提供资金,并在海上出色地战斗,英国成功地避免了法国的入侵,加速拿破仑最终的下野。在18世纪80年代,英国的创新浪潮加速了国内工业化和殖民贸易的蓬勃发展,商船运输在1782年到1788年间翻了一番。 [699] 到了1793年,英国可以依靠这条线上的113艘船来保护这些贸易利益,压制着法国76艘同样负责欧洲主要商业经济的船只。 [700] 然而,没过多久,这个小岛国就迎来了英吉利海峡另一侧对手的新挑战。

虽然法国经济在1789年革命后的几年里依然落后,但其非凡的政治发展和军国主义的高涨对欧洲的现状构成威胁。 [701] 出于对日益激进的革命和路易十六国王(King LouisⅩ Ⅵ)及其妻子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Antoinette)安全的忧虑,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利奥波德二世(Leopold Ⅱ)和普鲁士国王弗雷德里克•威廉二世(Frederick William Ⅱ)于1791年发布了《皮尔尼茨宣言》(Declaration of Pillnitz),呼吁欧洲列强在皇室成员处于危险之中时向法国宣战。作为一个警告,这个宣言可能会加速冲突,因为法国激进分子感到受到威胁,于4月宣布战争并成功入侵奥属尼德兰。

尤其因为法国“宣称要以疏远和警告君主及其权力所依赖的整个社会等级制度为目标” [702] ,这场运动在欧洲君主制国家引起了恐慌。法国军事组织、意识形态和侵略性的相应转变证实了欧洲的担心:该国的激进主义无法被遏制。法国从贵族向军事领导的转变使委员会获得了新的人才,并提高了服役的积极性;仅在1792年,军队就招募了18万名新兵,而第二年的普遍征兵计划则进一步扩大了队伍并提高了革命热情。 [703]

这种崛起中的军事力量和激进政治的结合在英国引起了特别的恐慌。在1793年向众议院发出的一封信中,国王乔治三世(King George Ⅲ)要求“进一步扩大他的海上和陆地部队”,作为反制法国的一种手段,“法国所表现出的扩张野心,将始终对欧洲的整体利益构成威胁,尤其是当它那些完全颠覆所有公民社会和平与秩序的主义开始散播时。” [704] 根据英国历史学家威廉•多伊尔(William Doyle)所说,虽然法国入侵低地国家已引起英国的注意,但1793年1月国王路易十六被处决是最后一根稻草,激励英国人采取行动,促使英国“设计一个反对法国的大联盟”。 [705] 到了1793年初,这个欧洲大国联盟参与到战争中,试图扭转法国不断占领领土的局面。这些努力被证明是不成功的:法国通过吞并荷兰、意大利北部以及对美国路易斯安那领土的短暂收购,在18世纪90年代仍扩大了其领土范围。

当拿破仑•波拿巴(Napoleon Bonaparte)在1799年“雾月政变”(Coup of 18 Brumaire)中夺取政权,并开始试图控制整个欧洲时,英国人对法国扩张主义的担忧升至了生存威胁的高度。 [706] 具体而言,拿破仑于1797年告诉督政府,法国“必须摧毁英国君主制,或者等着被它摧毁”,并承诺“歼灭英格兰。这样做,欧洲就在我们脚下”。 [707] 英国也严肃对待这些威胁。“我们每天都认为波拿巴会尝试他的威胁入侵,” [708] 乔治三世(George Ⅲ)在1803年坦白说。即使拿破仑近期未能入侵,他在欧洲大陆的进步也加强了英国长久以来的信念,即英国自身安全需要避免一个欧洲霸权的形成,在欧洲陆地缺乏竞争对手会使其将资源投入转向海上舰队。正如军事历史学家迈克尔•莱吉尔(Michael Leggiere)所说,总理威廉•皮特(William Pitt)采取的策略不仅要“通过迫使法国放弃征服这些低地国家来恢复欧洲的均势”,而且还要使英国成为“垄断全球贸易的海上大国”。 [709]

对英国来说幸运的是,拿破仑从未发展过可以取代英国在海上统治地位的海军。1805年,霍雷肖•纳尔逊(Horatio Nelson)中将在特拉法尔加打败了法国舰队,使拿破仑入侵英国的希望破灭,保证了英国作为欧洲反拿破仑的财力支持者的安全。此后,随着拿破仑继续在欧洲大陆扩张,同时导致大量公共债务堆积,英国的经济和外交优势变得越来越明显,伦敦成为欧洲反拿破仑的伟大希望。正如保罗•肯尼迪所解释的那样:“只要英国提供补贴、弹药,甚至部队可以保持独立,巴黎政府就永远不能确定其他大陆国家会永远接受法国的统治。” [710] 拿破仑的地位第一次被撼动是在1812年入侵俄国失败。随后他遭遇了更大规模的失败,并于1815年在以英国为首的反法联军的滑铁卢战役中最终战败。

注:本站不存储任何书籍,PDF电子版收集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请于24小时后自觉删除。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zhudingyizhanzhongmeinengbimianxiuxididexianjingm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