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学电子书

竹竿ساق البامبو

copyright

本书作者: (科威特) 萨乌德•桑欧西

科威特上流社会儿子和菲佣的私生子在菲律宾和科威特努力寻找认同感和生存空间的故事,顺带讨论了多种宗教中寻找皈依的历程;写法也有意思:除了采用主人公的第一视角,作者还伪造了一个译者(也是故事中的人物),模糊了剧中人和读者之间的界限。除去这几个踩热点踩得很准的特点之外,小说本身并没有达到大师之作的水准,但读起来还是很适口的。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竹竿》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竹竿(阿拉伯国际小说奖获奖作品,写尽人在各种状态下的孤独。)

他们从没有听说过科威特这个国家,只管我叫Arabo,即“阿拉伯人”,其实除了胡子长得快以外,我并没有什么地方像阿拉伯人。 P16

竹竿ساق البامبو 文学电子书 第1张

阿伊达真是太疯狂了,除了她,谁敢做这样的事呢?“我祈求他俩停下来,受惊的梅拉莱大哭起来,阿伊达不断地反抗,爸爸一个劲儿地殴打,阿伊达说:‘难道你把我卖给男人还不够吗……’爸爸揪起她的头发,朝她嘴上扇了一记耳光,打断她:‘住嘴!’他猛然将阿伊达推至墙边,摁在墙上,阿伊达的胸口紧贴墙壁,他向后扯住她的头发,像毒蛇一样,张开嘴巴,露出毒牙,吐出信子,在阿伊达耳边发出嘶嘶声:‘梅拉莱是婊子的女儿,没有爸爸……’“阿伊达瞪大了双眼,爸爸不让她出声,她似乎要用瞪大的双眼喊出心中的怒火,爸爸嘘声说:‘如果她再给这个家带来不幸,我就杀了她!’“‘不幸?’阿伊达反诘,随后大笑起来,像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疯子。 P23

阿伊达慢慢走向屋外的院子,爸爸跟着她身后,我抱着梅拉莱紧跟着爸爸。 P24

一天,她与她的几个女儿被邀请去参加一场婚礼,她们出门不到半个小时就回来了,我对老夫人说:‘婚礼结束得好快啊,老夫人!’“她无视我,径直走上楼去,她的小女儿杏德接过我的话说:‘车在半路上坏了。 P29

只有我的父亲一直温柔地善待母亲,在如何对待约瑟芬,我的母亲,女仆这个问题上,他一直与奶奶及姑妈看法不一。 P30

母亲没有告诉我那些细节,当时的父亲肯定将他的意思表达得特别明显,母亲坚决地回答说:“主人,我离开我的祖国就是为了逃离这样的事情!”时间久了,他的暗示变成了明示,当他问她“我们结婚怎么样”的时候,母亲在这件事上的强硬态度便消失不见了。 P38

当时有一个男人在那儿等着我们,他看起来像阿拉伯人,蓄着浓密的长胡须,前额中间有一块深色的斑,穿着阿拉伯式长袍,戴着头巾,但不像科威特人,习惯在头上套一个用来固定头巾的黑色头箍。 P39

有一天,我、母亲和阿伊达坐在一起,母亲从她自己包中取出了父亲写给她的好几封信,她从中拿出一张结婚证的复印件,正式结婚证是在母亲和父亲搬去新家后才拿到的,她指着这张复印件下方,她和我都看不懂上面写的是什么,她说:“这是格桑的签名。 P47

我生活的这块土地面积不超过两千平方米,它位于巴伦苏埃拉,马尼拉北边的一个城市,这块土地上有两栋房子,其中较大的一栋有两层,住着我和母亲、姨妈阿伊达、梅拉莱、舅舅彼德鲁和他的妻子及他的几个孩子。 P55

孩子们都害怕见到这个年纪很大的女人,她的背是驼的,嘴角两撇灰白的胡子,稀疏的几缕白发遮住一部分头,另一部分则满是脓疮和红斑。 P56

啊,约瑟芬,那种感觉真棒啊!”有了冰箱的几周之后,家里有了新的生活来源,幸运的是,它并不是以金钱的形式出现的,否则,外公门多萨一定会将它花个精光。 P57

我会自然地环视周边的人,不需要为了与人们说话而去仰望他们,人们也不用低下头来才能发现我的存在。 P65

又或者……如果我是由一颗苍蝇卵孵化而来,住在一间臭烘烘的屋子里,十天之后就变老了,然后,最多两周后,我就在死亡面前投降了。 P66

那么,为什么我又相信这世上存在一个独一无二、至高无上、未生未养的神呢?难道,我就毫无选择,生来就是一个穆斯林吗?我到底是什么?命该如此,我注定要耗尽一生去寻找我的名字,我的宗教和我的祖国。 P67

在阿拉伯语中,它是耶稣的名字……”她轻拍我的头,说:“如果你选择信奉你妈妈的宗教,那么伊萨就是主的儿子,如果你选择信奉你爸爸的宗教,伊萨就是一位先知,安拉的使者,因此,不管怎么样,你都应该为你的名字而骄傲。 P74

我曾坚信伊萨能够让我母亲的心变柔软,在我向她忏悔我们犯下的错之前,她曾不停地唠叨:“我想在我去世前看看你的子孙后代。 P75

母亲给奶奶家里打了好几次电话,但每次都是在被挂断并听见“嘟—嘟—嘟”的声音前,遭到一通臭骂,除此之外,一无所获!她拜托在科威特工作的菲律宾女佣打听我父亲的下落,但还是没有任何音讯。 P85

她决定去她丈夫那儿住,此前,只有阿勒彼尔图在菲律宾度假的时候,她才搬过去与他同住,在那儿的时间最多也没超过四个月。 P86

梅拉莱也跟着喊,接着是姨妈阿伊达的哭号声,所有手电筒的灯光都朝同一个方向投去,所有人都朝同一个地方跑去,那是在我们房子和外公房子之间的地方,我跟随着人群,舅舅彼德鲁跳进水沟里,从中抱起什么东西,放在沟边,水沟两边长满了竹子,竹叶因承载雨水而把竹竿压得有些倾斜。 P90

他让我想起那些我希望忘却的事情,我记不清什么时候犯的错,但内疚和自责却让我痛不欲生。 P91

竹竿ساق البامبو 文学电子书 第2张”舅舅看了看母亲,说:“看来,我们在这儿没戏了!”母亲望着我,说:“那个男人在巴林!”沉默了片刻,她接着说:“他在这儿的时候,我在那儿,可是,现在他在那儿,我却在这儿!”我们朝停车的地方走去,母亲自言自语道:“所有事情的发生都是有原因和目的的。 P97

有时,我幻想自己是这片土地上的一颗不显眼的小石子,它可能会挪动地方,被埋进沙子里,又被雨水冲刷出来,但它永远都在那里,永远也不会越出竹篱墙外。 P99

夜晚,蛙声,蟋蟀的鸣叫声,维啼的吠声,附近的狗吠声此起彼伏,还有一些声音,我都不知道是从哪儿传来的。 P100

我第一次去马尼拉大教堂是阿伊达妈妈陪我去的,她坚持让我去大教堂,而不是在我们街区的小教堂完成坚振礼。 P110

梅拉莱的勇气、叛逆和疯狂的话语让青春期的我们着迷,梅斯特伊宰女孩、阿拉伯男孩,我们在马尼拉街边卖汽水的小摊上喝冰镇的茶;我们一起参观福特·圣地亚哥,一个古老的西班牙军营;一起爬山,一起深入谷地,去比亚克·纳·巴托国家公园[11]的山洞中探险;一起去看著名的塔尔火山,火山与我们之间只隔着一个湖泊,湖面漂着几只渔船,船上的渔夫忍受着烈日炙烤。 P117

辛苦漫长的白天过后,晚上,我总是把窗户打开,想枕着夜间的虫鸣声入睡,但更多时候,我听到的都是外公的骂声:“你们去死吧,浑蛋!”门多萨醉酒后的含糊骂声与夜间的虫鸣声混成了一片。 P126

我使劲地摇晃他的两个肩膀,生气地说:“以后不许嘲笑我!知道吗?!”他坐起来,半睁着眼,说:“你这个疯子,卖香蕉的工作根本不适合你……”“这是我唯一的选择啊……”“你瞧,胡塞……”他打断我说:“明天早上,我陪你去中国文化中心,在寺庙后面那条街的角落里。 P151

但是,时间久了,情况就好转了,我拥有了一批固定的顾客,他们在一天的辛苦工作后,或是高强度的体育锻炼后,会来我们中心,享受实实在在的一小时按摩,而不是为了追求那些封闭按摩间里的女按摩师提供的一些额外服务。 P152

舞者向前猫着腰,抖肩,曲腿,用手按住头上的帽子,然后,在原地跳跃起来,大家继续拍手,中间的舞者仍在原地,摇摆,舞动双手,好像拉着一根看不见的绳索。 P161

我住在公司给员工安排的职工宿舍,它就在度假村旁边,宿舍有一扇门,通往一条满是灰尘的窄巷,巷子正对着另外一个度假村的高墙,往右手边走,可以直达海滩,往左手边一直走,就会走到一条与海滩平行的街上,这条街后面是其他度假村。 P162

她把脸凑过来,靠近我的脸,在我耳边悄声说:“你啥也不懂!”她知道这句话会让我难受,我用埋怨的眼神看着她,她说:“有人爱慕我们刻薄的外公!”我疑惑地问:“可我从没见过他靠近过她的屋啊!”仪式结束后,牧师准备离开了。 P189

我闭上眼,用心找寻它,但它确实从我脑子里离开了,它进入了另一个蜂巢,而那个蜂巢在门多萨的脑袋里。 P190

在菲律宾的时候,虽然张的房子很小,很安静,但我可以透过窗户看到信愿寺,格桑家的窗户倒是挺多的,可是,从每一扇窗户望出去,看到的一切都那样乏味,我对这片土地,对这里的人只有一种陌生感。 P207

还有一张父亲与瓦利德的照片,瓦利德穿着足球守门员的衣服,父亲站着,球就在他的脚下,他留着长发,像一棵树,穿着黑色短裤,黄色T恤,中间印有数字“9”,格桑说,那是父亲最喜欢的运动员的号码[4]。 P215

竹竿ساق البامبو


↓下载地址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zhugan%d8%b3%d8%a7%d9%82-%d8%a7%d9%84%d8%a8%d8%a7%d9%85%d8%a8%d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