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自由国度

下载方式

V.S.奈保尔自由国度(V.S.奈保尔布克奖获奖经典:这里的人没有好坏之分;每个人生来就远离了故乡,手里握的只有绝望)In a Free State
本书作者:[英] V.S.奈保尔

本书读后感· · · · · ·

IN A FREE STATE。这是我刚刚看完的奈保尔的一本书的书名,1971年出版,获得了当年的布克奖。其中的两篇在2002年第1期的《世界文学》奈保尔专辑中刊登过。

这本书包括两篇游记的节选,两个短篇,一个小长篇,两个短篇因为在《世界文学》上看过,所以这次看了剩余的,最后看的是那个小长篇,篇名即是书名“In a Free State”。这里的state也可以做两个意思解,一是“国度”(国家),二是“状态”,真要译过来,实在难以兼顾。五篇作品其实是一个整体,另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戈迪默就对它做出了很高的评价:“not a collection of occasional pieces but an entity…part of the achievement that …will show (Naipaul) to have been a great writer.” 五篇的背景地各异:英国,美国,埃及,旅途,乌干达,其中的“我”或中心人物无一例外,都是背乡离井,在陌生环境中生活的人,因此,表现出了无根的飘泊之人之惶惑、空虚和畏惧感,标题的“自由”简直就是反讽。它的语言是优美的,节奏却是缓慢的,尤以小长篇《In a Free State》为突出,几乎像在看一部拖长了的“公路片”,给人以浪漫的幻觉,却更让人如身处荒野土路,不寒而栗。另一方面,对主题人物所处陌生环境的写实,也打破了那种玫瑰色的“异国情调”,而显出达到血淋淋程度的现实。阅读时,它似乎在考验着人们的耐心,如同观看阿巴斯的著名闷片《樱桃的滋味》,但与那部电影在沉闷之后的“光明”结尾不一样,这篇小说到最后仍不能让你从那种惶恐且失落的心情中解脱出来。但我不得不承认这是本好书,因为诚如卡夫卡所言:“我觉得我们应该阅读那些伤害我们和捅我们一刀的书。”

我的学习笔记

流浪汉被汉斯踢背包的那只脚绊住了。 P20

他进来时还是很唐突的样子,目不斜视。 P21

自由国度 小说电子书 第1张流浪汉走后,大家也不再提他,但那个笑话仍在酒吧、狭窄的甲板上和吸烟室里流传。 P22

西班牙舞女们也失去了打情骂俏的兴致。 P23

天黑以后,我在流浪汉的房间门口驻足过片刻。 P24

这是一种造作的鲁莽,是被压迫者对权威的敬畏。 P25

但是……在孟买的时候,我非常快乐。 P26

之后大约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完全是自由的,可以随处逛。 P27

我已经习惯了孟买的生活,吃不起那样的苦。 P28

公寓里的工作很轻松,因此我有很多时间看电视,英语也有了长进。 P43

那是我抽的烟草的味道,是乡下野草,很便宜。 P44

谁今世做了名誉扫地的事情,来世必做猫、做猴,或是做哈布舍人!但我在堕落。 P45

但现在,我愉快地发现自己在华盛顿需要对付的地方有限:公寓,我的壁橱,电视机,我的雇主,去超市的路,那个哈布舍女人。 P46

这西装连同包装纸一起一直躺在纸盒子里。 P47

他走起路来迈着小步,拖泥带水的。 P48

他们以为我们国家穷,所有人都一样。 P49

事后,我感到非常害怕。 P50

他焦躁不安,完全没有心思来注意我。 P51

他是我唯一可以说话的人,可是我不知道能对他说什么。 P71

而他的反应让我感觉,我说的这些事他都知道。 P72

普利亚没有再对我多说什么,上午他总是很忙。 P73

自由国度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情况是这样的:我试着想象他冲进我房间的情形,但无法把这与真实的时间相联系,似乎它只发生在我的脑海里。 P74

一扇玻璃门;向下的四级台阶;右手边有张桌子,信件和钥匙之类放在邮件架上;左手边铺着一张地毯,放着软布包椅、茶几和插着纸花的花瓶;还有那部没有声响的快速的蓝色铁门电梯。 P75

我还为普利亚工作,但是我们俩的话没有以前那么多了。 P76

他那双旧旧的大皮鞋擦得和学校老师的一样亮。 P80

白天黑夜都暗沉沉的,雨一直在下,敲打着马口铁皮屋顶。 P81

弟弟生得眉清目秀,如果活下去一定能成为童星,像埃罗尔·弗林或者法利·格兰杰[1]那样。 P82

我看见自己在一栋英国式的老房子里,像劳伦斯·奥利弗和琼·芳登主演的《蝴蝶梦》里的那种房子。 P83

我希望火车永远也别停下来。 P84

卡车在楼下闲置了几个星期,车轴下放了木块,他也为此嘲笑我们。 P92

我想严肃地和他谈谈戴约的事情,但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P93

但我的心情沉重,因为能想象到那些姑娘会怎么看我们家。 P94

戴约马上要走了,而我,就像斯蒂芬心里装着儿子一样,开始感到心里装着戴约,一件会不小心摔坏、把自己割伤的东西。 P95

这就是我想象中他在蒙特利尔求学的样子,在枫叶之国快乐生活的模样。 P96

这学校的老师是一群乌合之众,压根儿谈不上什么资质。 P97

你无法想象自己沿着悬崖上那修得如此平整的路行走,但你又必须走上去。 P106

乘着火车或者长途公交车去往一个陌生的地方,根本不知道自己会到什么样的街,敲开什么房子的门。 P107

他仍然穿着上“哥伦比”号时的西装,站在我的屋子门口。 P108

这是一个满月的夜晚。 P109

斯蒂芬和他的家人、我的父母、甘蔗地、烂泥地、富人那栋摇摇欲坠的房子、夜航船、清晨出现的神秘大陆,这些我都忘了。 P110

一天,一个白肤色的巴基斯坦人像穿着高筒靴的牛仔那样从工厂出来,他们把他拦住,从他的靴子里搜出很多香烟来。 P111

于是我开始没日没夜地上班,漫长的工作时间占据了我生活的全部。 P112

伦敦的日子!老家的人是这么感慨的,意思是那里的生活多么美好。 P113

我弟弟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我,我已经记不清他长什么样了。 P136

这几则以不同地方为背景的短篇小说是为了强化核心小说,并让非洲素材带上全球化的色彩。 P137

戴安娜没有坚持;书还是以我写的面貌出版了。 P138

一九六四年到一九六五年期间,我在伦敦南部买了一栋一八四〇年代的小型老屋。 P139

一次,在驶近终点的时候,一个念头不知怎的冒了出来(当时我正在写另一本书):“这段旅途应该可以演绎出一段故事来。 P140

这只猫曾遭人虐待,后来被她救了下来。 P141

我花了几天的时间去写这个瞬间,但它太神秘了,和小说的其他部分格格不入,最终还是被我抛弃了。 P142

参加研讨会的英国人多于非洲人。 P143

他们能写会读,多为高级公务员、政客或政客的亲戚、跨国企业分公司的主管或总经理。 P144

那顶布帽似乎成了他不可捉摸的一部分,让他时而像花花公子,时而像南非矿井里深受剥削的工人,时而像美国吟游诗人。 P145

镇上的建筑多半仍是铁皮和木材搭建,唯一看得出一点开发模样的是一幢不大的银行新大楼,以及一个机动车和拖拉机的展厅。 P213

小个子每走一步都会踢到自己累赘的裤子,他拎着一个水桶,拿着一块海绵和一个带铁柄的清洁工具,默默地擦起玻璃窗来。 P214

太多了,比鲍比给的还多。 P215

鲍比仔细端详这个非洲人的长相,发现他的肤色特别黑,属于国王部落的人。 P216

另外那三个同样穿着工装裤的非洲人站在远处,一动不动。 P217

他继续沉着脸一声不吭,这态度刚才还只是冲着上校的,现在也同样针对琳达。 P251

浴室里的设施陈旧而笨重,洗脸池中有细小的裂缝和水龙头滴水留下的污痕,下水口上的黄铜配件已经发黑。 P252

这是漫长的一天;他讲了太多的话,也做了很多错误的判断。 P253

走到员工住宅区,他瞥见一群妇女和孩子围着篝火做饭,他们都抬起头来看他,他没有料到会有这么多人。 P254

这令人想起欧洲的假日:仿佛比利时和欧洲就在湖对面,而这湖就是英吉利海峡。 P255

那个留着唇髭的男子,穿着以色列军服,在队伍旁边跑边喊着口令。 P256

他不应该这样盯着他们看,他会被注意到的。 P257

穿着红色短上衣的服务生无精打采地坐在柜台后面,垂头盯着柜台发呆。 P258

他小心地用拇指和食指拈出一枚硬币,远远地放在柜台一头。 P259

琳达看着车子的残骸,寻找着血迹、尸体、鞋子和毯子之类。 P323

不过道路开始拐弯,很快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P324

他们杀了国王。 P325

国王其实不过是个常年生活在伦敦的花花公子。 P326

不过我觉得我们应该不会有什么麻烦,能控制好时间在宵禁前赶到。 P327

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P328

只有八十个,那些狞笑的士兵就扔下枪支,扯去军装,赤身裸体逃进了丛林。 P329

等消息传开了,南部总署肯定乱成一团。 P330

和有教养的人谈话真累,像和自己玩象棋:每步棋都是你在下。 P331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ziyouguodu/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