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学电子书

走夜路请放声歌唱 2015新版

copyright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本书作者:李娟

本书读后感· · · · · ·

真是天才作者。写的都是朴实无华的小事儿,用的文字也全无繁琐,然而因为经历的独特和复杂,反而有种洗尽铅华,颇为震撼的颖悟。感觉像是找到了人和人之间,人和自然之间一些非常微妙的联系,并且在世间既不昂首也不低头地坦荡活着。就是特别舒服,特别干净,特别单纯,其实很难以想象阿姨级别的人内心这么赤子。总之希望我四十岁的时候也能不忘初心,继续写字。

我的学习笔记

这些年来,她坚决不肯改变,仍然是只要一时半会儿联系不到我,就翻了锅似的骚扰我的朋友们。 P25

走夜路请放声歌唱 2015新版 文学电子书 第1张又说打了三遍电话都没接,肯定有问题……很快,一传十,十传百,全村的人都知道我一个人在家出事了。 P26

并且这悲伤和痛苦不停地积累,日渐沉重。 P27

日日夜夜,永无止境……哎呀,妈!你为什么这么感动呢?你说你为什么哭成那样呢?”她端着鸡饲料从旁边走过,面无表情地回答:“因为太难看了。 P30

比如住珠宝厂家属院的同学,玩抓石子的游戏时用的是玛瑙石,而我们只用普通的鹅卵石;住印刷厂家属院的,打草稿做演算都用细腻的白纸,而我们只能用废弃的作业本背面和空白处。 P32

而在这方面,我特能摆阔,别人的毽子里只包一枚垫片,我偏要包三枚。 P33

其间,她对我所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李娟,地球真的不适合你,你还是赶紧回你的外星去吧!”为此,她还畅想了许多未来的情景——那时她白发苍苍,子孙成行。 P39

她有一条宽宽大大的银灰色安哥拉羊毛头巾,每当使用它时都会骄傲地对我说:“李娟,这是哈萨克斯坦的!”扎克拜妈妈牙疼,她说要是在哈萨克斯坦的话,拔一颗牙才一百块钱,而县城里的私人小诊所都得花三百!那么我想,大约她是认为去到那边的话,生活会变得更宽裕、更从容吧?但是,每当我看到她傍晚赶着羊走在回家的山路上,走着走着,突然就地一坐,向后一仰,整个身子拉展了躺倒在草地上,向着深厚的大地惬意地疏散开浑身的疲惫。 P55

走夜路请放声歌唱 2015新版 文学电子书 第2张她急走几步赶上他:“哎呀!你这个黑老汉,这是干什么去?”“这个么——”他在轰鸣的引擎声中兴高采烈地大喊,“到哈萨克斯坦去!”我妈大惊:“那,你这路上打算走几年?”他乐呵呵地回答:“胡说!哪里要走几年?这样走的话嘛,也就一个多礼拜吧。 P56

还告诉我:此地的农民,有坟前不立碑的风俗——死后随便埋在自家门前菜地里,仅有两三代之内的后代能记得那处地方,记得下面埋着的是哪一位祖先。 P62

我们连乡村里的一株草都不认识。 P63

每天干完活开始打扫车间时,老板娘都会死盯着我们扫地,千叮咛万嘱咐:扫帚用完后要倒过来放啊……倒过来靠墙角立着啊,高粱秆那头结实啊,高粱枝子朝下放的话,几天就往一边倒了啊……往一边倒,几个月就折断完了啊……断了就没扫帚了啊,过年才换新扫帚啊……扫帚倒过来放的话,也许真的能延长扫帚的使用寿命。 P64

便非常担忧,那该多费扫帚啊,怕是几天就得磨秃一根。 P65

看到我手上拎着排骨,就赶紧很勤快地帮忙洗姜;看到拎了冻鸡爪子,就早早地把白糖罐子捧到厨房为红烧作准备;要是看到我拎着一条鱼的话,则悄悄地打开后门走了——走到隔壁菜园子里偷芹菜。 P87

我说:“你天天给观音菩萨烧香,偷了东西不怕菩萨怨怪?”她说:“老子才不信那些呢!”我说:“你不信还烧什么香呢?”她想了想:“烧香是烧香,扯芹菜是扯芹菜。 P88

这时,女声的一声部压倒了男声的二声部,我边洗苹果边清晰地分辨着男声那边出现的细微差错,一个同志又跑调了。 P96

实际上,四川新疆相隔万里,详细的经过她怎么能知道?只能反复强调:“太突然,实在太突然了……”据说,她父亲一大早像往常一样摸黑起床,给孙子做了早饭。 P97

她包好剁成块的猪手,却迟迟不递给我,又说:“现如今老家只得他一个人了,二道(以后)哪个谨佑(服侍)他?讲呷好几道,喊他来新疆硬是不来。 P98

我边倾斜边下沉……后来我低下头,脸埋在水里,看到自己淡黄色泳衣上印着粉红色的小花。 P120

那是一件普通的儿童泳衣,棉布的,内侧绷了许多细细的松紧带,布满了小泡泡,富于弹性。 P121

我曾对谁有所亏欠呢?这么多年来,是谁还一直记着我对他的什么承诺?在苍苍茫茫的时间中,那些远在记忆之前就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就已经被我伤害过的心……我在这里,说着一些话,写出一些字。 P156

在无数次找到之前,从不曾真正找到过一次。 P157

郭大爷是谁?他得知了我的哪些秘密?他暗藏着我的哪一部分过去?他在哪里等着我?在哪一条路的尽头,哪一座孤零零的房子里,哪一扇门后,正黑暗地坐着,黑暗地睁着眼睛……我要赶在什么事情发生之前回到哪儿呢?我还剩下多少时间?我能反悔吗?我能走着走着,就停住,就倒下,就不顾一切地放弃吗?我仍然在这里,仍然在人群中继续行进。 P163

那时,我将怎样推门而入——与无数个往常没什么不同地推门而入——将怎样开口说道:“我回来了。 P164

我太容易欢乐了,太容易欢乐了,太容易颤抖了……这是不正常的。 P165

她在黑暗中慢慢地摸索起身,扶着竹几、凳子,拐着小脚,一点一点挪到炉灶边,再慢慢地摸着米缸和水瓢,往锅里添米注水。 P177

当我们回到家,家里的寂静是那样浓重黏窒,老外婆软软地靠在竹椅上,看着对面一米远空气中的某点,目光在那一带涣散开去。 P178

肤色苍白,神情遥远……而每当我们从外面回家——无数次地从外面回家,一脚跨进门槛看到的这幕情景……这情景一次次地不停累积着,直到老外婆去世,又直到她去世后的很多年后……才轰然坍塌!接下来要说的就是眼泪。 P179

手里捏着针,眼泪一串一串地掉。 P180

我本是全体命运中一个微不足道的联结点,但时间运行到我这一处时恰好坍塌了一小块,从此记忆过于清晰逼真,从此记忆如同我的另外一生……从此时间混乱,不知此刻与将来、过去有什么样的界线。 P184

回家的路穿过全世界的白,也无限耐心地延伸着。 P186

这样的生活!几乎每天都在各种各样的楼梯间进进出出、上上下下,走过那么多的台阶——这绝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每当我走在一级又一级台阶上,不知不觉停下脚步……这绝不是理所当然的,肯定要发生什么事了……我爱楼梯拐角处,我也爱街道拐弯处——大约为着没人能预见那个地方将发生什么事情。 P200

而那里已经发生过许多许多故事了。 P201

就是在那样的状态下,我抱着一叠布料,或者空垂双手,从楼梯拐角处做梦一样地经过,渴望就此躺下——在那时,那真的只是一个小小的愿望而已。 P202

那样的一句话,我再也不想重复第二遍了!我外婆九十二岁,她快要死了,她死之后,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了!我怀着死一般强烈的愧疚与悲伤,讲述这些过去的事情,一重又一重地埋葬那一句话。 P214

那时隐约知道她生活在很遥远的地方,很久以后才第一次读到李娟的书,知道她生活在遥远的新疆。 P229

这是我非常喜爱的一本书,也是李娟所有作品中最为特殊的一本,涉及了作者其他作品中少有的“童年”、“成长”和“悲伤”。 P230

其实抛开这些,仅仅作为阅读者,我已经从书中获得巨大的满足。 P231

走夜路请放声歌唱 2015新版


↓下载地址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zouyeluqingfangshenggechang-2015xinb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