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醉步男 玩具修理者

下载方式

醉步男(世界科幻文学至高代表作,日本狂销23年,终于引进正版!同时收录恐怖小说名篇《玩具修理者》)

本书作者:[日]小林泰三

本书读后感· · · · · ·

《醉步男》听香气看味道,波函数坍缩时我是万叶集主人公。肉块里有她遗传基因,如何克隆意识?记忆保存在何处?在灵魂里就得捕捉人类的灵魂;在大脑中就得复原所有神经细胞的状态。半规管感知重力,利用视觉和闭眼时手脚固有感觉间接感知重力。大脑内部没有感知痛觉器官。 现行物理学中没有任何禁止时间逆流的理由存在。热力学第二定律下闭眼停止观测?意识决定时间方向构造其流动性,观察导致现象实在化。时间是连续体不过是大脑错觉?死亡是宇宙间绝对平等法则? 时间旅行价值是回到过去修正未来,并非穿过珠子丝线,历史重组于意识相连时,一点后无边波函数海洋,主观意识与平行世界的对应,时间旅行是缺乏时间的认知和控制能力,没有阻止波函数再发散的能力。因果律崩,时间破碎,与人思维共生。 《玩具修理者》草莓奶昔,何为生物?地球是活的。

我的学习笔记

薛定谔的猫”:假设有一个封闭的盒子,盒子里有一只猫和一颗放射性粒子。粒子的半衰期为一个小时。也就是说,在一个小时以内,这颗粒子发出放射线的几率恰好是50%。此外,盒子里还有一个监测醉步男 玩具修理者 小说电子书 第1张 放射线的装置,一旦监测到放射线,就会放出毒气来把猫杀死。那么一个小时之后打开盒子,看到死猫或者活猫的几率各是50%。但不管是哪一种状态,至少在打开箱子前就已经决定下来了。然而有些物理学家并不这么看。他们认为,在打开盒子之前,盒子里既有活着的猫也有死了的猫,只是这两者都处于一种“非实在化”的状态,一直到有人打开盒子的一瞬间,其中一个状态才会被实在化,而另一个状态会完全消失,这个过程被物理学家称作“波函数坍缩”,而且这个过程是不可逆转的,即使停止观察也不会返回到初始状态。对薛定谔的猫来说,如果打开箱子的时候猫已经死了,那么关上箱子后猫也不会活过来——但是,这和时间完全没有关系。并不是时间的方向决定了死亡的不可逆转,而是意识的介入导致了这一情况。反之,如果意识无法介入呢?

这种因果律的坍塌是文中主角——小竹田丈夫进行实验的基础。心爱的女子死去,他研究了那些患有时间知觉障碍症的患者资料,认为意识的流动决定了时间的流动,假如他破坏了脑中相应的区域,那么就可以时间逆行。实验,成功了一半:脑中的感知区域被破坏,但其他感觉还残留着,比如水在流,火在烧,人在直立行走;而当睡眠来临,所有器官都已经休息,小竹田就开始了时间跳跃。不是以正常的、平稳的速度向过去移动,所谓时间是连续体不过意识的幻觉罢了——时间本来只是一个个独立的点的集合,但是对于人类来说,如果不能把这些独立的点按顺序组合起来,对我们周围世界的认识也就无从说起了,所以,我们的大脑才会发展出给时间点排序的能力——现在被破坏了,大概只能做无规则的布朗运动了吧。

举例而言,昨天是2月9日,一夜过后变成3月8日,这并非人的肉体在2月10日昏迷不醒,意识徘徊于3月8日,而是类似于contingent states,2月10、11、12、..乃至3月8日都是一并存在的,只是意识将2月9日与3月8日联系到了一起,将其实在化,波函数坍缩。倘若再过一夜,有可能回到2月11日。其实“回到”这个词已经失去了意义,时间的自由跳跃使得“过去”、“现在”、“将来”之间打上了等号。能够跳到“未来”并不代表全知,因为第二天可能“回到过去”,波函数继续发散,那么“未来”再次来临时就会以另一种方式实在化。所能做的,大概也只是出于预防的修正了。

醉步男 玩具修理者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那么,心爱的女子到底有没有救活呢?其实这个问题同样失去了意义。她的去世是小竹田做脑部手术的原因,但是此刻因果律已经坍塌。人的头脑仅仅具有有限的理解力,而世界的复杂度却远远超出能力之外,于是在面对纷繁多变的世界的时候,为了防止人的理智在无限的复杂度之前崩溃,头脑自动设置了安全装置——这装置就是所谓的因果律。倘若小竹田“回到过去”,那么波函数的重新发散坍缩后实在化的世界,可能核武器爆炸,可能世界末日来临,可能这名女子不存在——她只是某一次世界实在化的产物,为小竹田时空跳跃,提供了一个契机。

结尾处:“为什么人可以安定地生活?”
因为波函数可以坍缩。
“折磨我的是什么?”
是无法抗拒的命运。
“为什么人不能舍弃希望?”
因为波函数可以发散。

# 一

这本书的优点自不必说,实在是太硬了,太精彩了。通过“脑科学”/“量子力学”的结合,塑造出了一种眼花缭乱的叙事风格,让人读起来实在是过瘾。而在这种碎片化片段的组织之中,提供了一种让人大呼过瘾的理论假设,让人不得不说“真过瘾”。不过即便是这种精彩,也不意味着这本书完美无缺。而恰恰通过这本书的高度来分析,却透露出了科幻作品的一种缺憾。

# 二

在时间线索上玩弄技巧,混淆叙事时间,这在传统小说中算是常见的技巧。《佩德罗·巴拉莫》就是如此,有关这本作品的伟大之处,自不必讳言。将它搬出来来和《醉步男》比较,实在是泰山压顶。不过就两者在叙事内容上,都是通过“时间”的碎片化,引起了叙事的展开。不同之处在于,《佩德罗·巴拉莫》靠的是文本之间的联系,靠的是文字之间的暗线,将主人公的见闻,将鬼魂的经历串联在了一起,通过无形的线索构成了让人惊叹的细密的文学织体,给人的阅读快感是来自文学内部。

而《醉步男》在这点上,就是显得太实在了。限于体裁,不得不在各种吉光片羽的段落中,用一种极为理性的解释,对他们进行一种具有因果性的串联。使得本来应该更加飘逸的片段,不得不受制于“科学性”这种桎梏。与一般的小说不同,对于科幻小说优劣的判断往往不仅仅是来自文本内部,还有来自外部的标准,这种标准就是“科技”。只有在这一点上符合某种期待,他才能够获得口碑,得到赞誉。而恰恰也是这种来自文本外部的限制,其实是限制了科幻小说在某种程度上的诗意可能。

# 三

有一个与之类似的话题,可以一并来说。刘慈欣在《SF教——论科幻小说对宇宙的描写》这篇文章中,谈到了一点科幻小说比较传统小说具有超越性的所在,是应该突破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上升到人与宇宙的关系。这篇20年之前的文章,确实触及到了科幻小说的优势所在。但是从小说的总体上来看,人和宇宙的关系也是人与自然关系的一种,其中的各种可能性也在“生态文学”理论中讨论了很多种。当然,地球上的生态和宇宙中自然会有所不同。但是区别是不是如同大刘所想象的分野那么明显,其实是很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如同《沙丘》,真的要比直接描写石油危机的现实主义作品来的有震撼力么?这种震撼力如果存在,是因为他的写作对象从中东变成了阿拉吉斯么?其实这都是可以好好的探讨的。将科幻小说特例化,实际上已经是一种潜意识的自我矮化,不妨将科幻小说放在一般小说之中,一起比较一起讨论。

# 四

《醉步男》当然是经典的科幻小说,但是只要有一天还顶着“科幻”这个帽子,实际上也表明了它的上限。之所以由《醉步男》来展开,实际上也恰恰证明了这本书的精彩之处。一部堪称顶尖的科幻小说都具有难以突破的天花板,至于其他普通的作品,能有什么样的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了。所以,科幻小说如何突破自己,如何能够成为一种真得能够与其他小说,与纯小说平起平坐的类型,还需要更多的作品做出表率,更多的作家做出创新。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zuibunan-wanjuxiulizh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