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学电子书

醉鲨HAVBOKA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 [挪]莫腾·斯特罗克奈斯

一本海洋的见闻录。因为最近在读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所以对本书沿着主线漫谈有关海洋的生物、地理、文化等零零种种的知识、逸闻与趣事的写法还是挺受用的。这更像是一本杂记,关于海洋的漫谈,其中还是颇有一些点能够触动我的,比如关于捕鱼的细节,作为一个岛民感到非常亲切。只是谈及文学的时候读起来就相对吃力,几乎属于边看边查阅资料。总体相对来说相对平淡,少有惊艳之感。装帧和开本都挺好的,适合在有闲之时随手拿出来翻看。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醉鲨(荣获挪威伯瑞格文学奖。英国BBC、美国纽约时报等海外媒体强力推荐!)》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他们或许再也不会扬帆出海,但看他们的言语和做派,你还是会觉得他们不过是短期停驻在陆地上的观光客而已。 P10

在那里,它与海洋融为一体:自此,我沉浸在诗里,海洋之诗,注入了星辰与乳汁,我吞食湛蓝与翠绿;而有时漂过发白膨胀、满怀忧思的溺水者之尸。 P11

航行大约两小时,游艇停靠在博格伊港,这个小镇距离英格雷雅岛只有一桥之隔。 P12

雨果还从海里捞出来过一块俄文标志牌,他推测那应该来自一艘俄罗斯船只,结果没想到其实是阿尔汉格尔斯克[8]附近一个选区的选举海报,现在被他挂在了自家棚子里。 P13

当时这里为一万多名德国士兵和苏联战俘提供了住所,成为挪威北部最大的城市之一。 P14

他的同学都是些激进的德国青年,他们强烈抗议越南战争,却仍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只字不提。 P15

那天下午,我独自穿越树林,沿着雨果含糊地指给我的方向去寻找那头铁定已经腐烂了的苏格兰高地牛。 P26

醉鲨HAVBOKA 文学电子书 第1张

不过,它的尸体到底在哪儿呢?我按照雨果的指示找到了一片田野,他说,牛的残骸就在这片田地尽头的树林中间。 P27

这个年代测算的模糊程度令人吃惊,按照西蒙森的说法,这个石头既可能来自青铜时代晚期,也可能来自铁器时代晚期。 P28

它们的名字我也听过数不清多少遍了:“胡蒂格号”“科威特伯格Ⅰ号”“科威特伯格 Ⅱ号”“科威特伯格 Ⅲ号”;“哈古尔号”和“赫尔奈森德号”都分别又有Ⅰ号和 Ⅱ号。 P35

他们的围网渔船‘赛托号’从博德附近的莱奈斯村出发,在伦德岛西面十海里处的鲱鱼田沉没。 P36

几年后,它再次被掩埋在滩头,尽管这次没有人向雨果提起。 P37

这种情况在他经常驰骋的不羁海域,尤其是英格雷雅以南、朝向英格瓦尔岛的海上,可是十分危险的,更不要提夜色中还有两个孩子在船头的甲板上睡觉。 P38

一些人把它叫作“罗弗敦泳池”,我想这里肯定是世界上最大最冷的游泳池。 P39

挪威右翼保守党因此意外地获得了很多饱受债务之苦的渔夫和农民的选票。 P40

醉鲨HAVBOKA 文学电子书 第2张继续向西,我们看到瓦格卡伦山尖耸的形状,还有亨宁斯韦尔村的渔港和斯塔姆松市。 P41

伟大的德国进化论生物学家恩斯特·海克尔如此评价迈克尔·萨尔斯:“对于那些有幸结识萨尔斯的人来说,他精神的活跃、品性的良善、头脑的清晰和知识的广博将是永远难忘的。 P46

一些科学家认为,这些生物肯定是在铅坠上升的过程中才附着上的,尽管其中很多生物带有明显的深海栖居特征。 P47

英国人菲利普·赫伯特·卡彭特是海百合专家,也亲自参与了“挑战者号”科考,他的《海床》一文是这样开头的:“对于人类来说,深海海床几乎是块完全不可知的领土,它的地理位置使我们无法身临其境地探索它的奥秘。 P48

生活在海底的物种远比陆地要多,深海千变万化的光的语言也就成了地球上使用范围最广的交流媒介。 P49

很多深海物种身上自发的生物光都是蓝色的,这是因为蓝色是在水中射程最远的颜色。 P50

它们的皮肤像双面胶一样,两面都具有黏性,能够缠住袭击者并为海参的逃脱计划争取时间。 P51

过去的几年里,单单从随机取样中,科学家们就发现了太多新物种,以至于有人估测在这片生态系统里至少栖息着几百万种生物。 P52

尽管以实玛利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因为这是作者梅尔维尔直接告诉读者的——莫比·迪克在船员们的“潜意识中”是“潜伏在生命之海中的巨大恶魔”:在我们所有人灵魂深处都有一个在工作着的地下矿工,从他不断游移的、低沉的挖凿声中,我们如何分辨,他挖掘的矿坑通往何处?有谁没有感到那无法抗拒的手臂的拉力呢?[50]船员们一心追随亚哈,因为他们在心底感受到了同样一股力量: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的杀戮天性,这种天性让他们对周遭的世界与同类造成了威胁,也同样会带来自我毁灭。 P60

一九二〇年,单在迪塞普逊一座岛上就有三十六个熔炉,每一个熔炉可以处理高达九千八百升的鲸油。 P61

我之前说过雨果已经丧失了呕吐能力,但即便如此,他也躲到了船身的另一头,扶着栏杆俯在船侧,看上去憋得够呛。 P67

它们在船侧跃起,身上泛着闪闪的银光。 P68

目前,斯卡洛瓦的常住人口超过两百人。 P69

几十年来无人问津,整个设施几乎瓦解崩溃。 P70

雨果计划把渔站改造成餐厅、旅店和给艺术家们的遁世空间。 P71

渔镇里,富裕的船长和鱼贩把这些异域植物的种子进口到挪威境内。 P72

与此相比,一千克质量上乘的挪威北极鳕也不过只能给奥尔森带来二十七欧尔[59]的收入。 P73

当时他们正乘着“赫尔奈森德号”,运送刚从芬兰北部捕捞的活虾前往斯沃尔韦尔小镇。 P84

他们抓紧甲板一侧用来出水的小块缝隙。 P85

我有朋友曾经在拖网渔船上做船员,他给我讲过他们如何处理被渔网拖上甲板的格陵兰睡鲨。 P86

这可比寄明信片复杂得多,但也许算是拖网渔船的伙计们独特的幽默感吧。 P87

又过了几分钟,紧连着锁链的鱼钩终于升到船下了。 P88

我两只手背在身后,质疑他为什么不采取一些其他的,也许更优秀、更聪明,或者更符合建筑规范的设计方案。 P95

炸飞的弹片波及周围半径五十米区域,所幸三个女孩仅被轻微划伤。 P96

比起搬运劳作,我花在阅读报纸上的时间更长。 P97

在韦斯特峡湾,同北半球的大多数海域一样,西风是主导风。 P98

而在过去,人们至少有十六种风向的划分。 P99

除了那些已经被处理掉的小家什和多年间被盗窃的物品以外,大多数剩下的东西都按照它们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样子被保留了下来。 P100

就在潜水员想要为鲨鱼献上一吻时,鲨鱼突然袭击,咬掉了这个可怜人的嘴巴和半张脸颊。 P110

只有几朵小浪从外海卷来。 P111

人只有通过长时间、系统地观察——动用大脑内部的技能——才能逐渐掌握这种本领。 P112

我们正在享受寂静,思绪已经脱离了泊船的锁链,随着水流漂远。 P113

我把石块抛进水中,它在水面上跳了五下。 P114

在早期希腊神话中,俄刻阿诺斯是一位天神。 P115

一七九〇年到一九四〇年间,苏格兰海岸沿线建起了九十七座灯塔,这些灯塔全部是由一个家族负责建造的——史蒂文森家族。 P127

不同于苏格兰的史蒂文森家族,莫克家族并没有极富创新精神的建筑师或设计师。 P128

在第一个冬天,“特格特霍夫将军号”陷入冰封,船体开始慢慢分裂,被扭成碎片。 P129

一般的暴风不过咆哮而过,而在飓风中,所有调门很高的熟悉声响似乎一齐消失了,只剩下一种深沉、黑暗又极具穿透力的声音,仿佛宇宙之魂正在以其冷酷的愤怒彰显自我。 P140

不,这不可能。 P141

现在,岸上的旁观者看到一个巨浪,甚至没有意识到大海有产生如此事物的能力。 P142

他们的大脑在多个维度里体验着这一瞬间。 P143

他戴着耳机,这个耳机总是被他拿起后乱丢在最离奇的地方,他总得花时间记起把它放在了哪儿。 P144

马格努斯的目标是收集他能找到的有关北方的一切信息。 P145

奥劳斯·马格努斯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及其他地区的陆地和海洋上进行了漫长的旅行,同时展开广泛的研究。 P146

鳐鱼愤怒地攻击了鲨鱼,使这位受害者有机会逃离,或者,如果他已经死了,则使他的尸体得以随着大海的“自我清洁”而浮上水面。 P152

和作为旁观者的我们一样,海豚也知道自己是善良的化身,它必须保护脆弱的人类幼童。 P153

奥劳斯·马格努斯引用了一位可靠的证人,尼达罗斯(今特隆海姆)主教艾里克·沃克多夫的证词。 P154

人鱼长着人类的躯干和鱼类的下半身,当地人称之为“鱼人”。 P155

尽管我们也并没有排除一种可能性——这些挪威渔民为了取笑博学的主教和他蹩脚的随行翻译,有意夸张了他们的故事。 P156

还有暴风雨:飓风“欧雷”席卷斯卡洛瓦,把码头上的一个小棚掀翻,吹进了海里。 P163

一个丹麦人捉到了一条重八百八十公斤的庞然大物——用一根鱼竿。 P164

众所周知,全世界鳕鱼储备最丰富的产卵地在罗弗敦群岛和韦斯特龙群岛。 P177

如果坦桑尼亚开始在塞伦盖蒂草原开垦石油,整个世界都会发起抗议,挪威大概会冲在前线。 P178

我们之前常乘的刚性充气艇是不会沉没的,至少不会完全沉没。 P182

至少现在我们身上穿了浮力衣,这多少能管一点儿用,但也只是在一定程度上。 P183

生死之间往往只有一线之隔。 P184

在任意一次捕鱼季,都有数千人面临着失去父亲、丈夫的命运,而在那个年代,这意味着失去家里重要的经济支柱。 P185

现在新的阿斯约德渔站将首次开放,这不仅对梅达和雨果以及渔站本身来说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对整个斯卡洛瓦亦如此。 P207

他们从岛上的每个人那里都借了东西,还有一些物料必须从斯沃尔韦尔运来。 P208

当受雇的乐队从博德乘船在周五下午抵达时,一切都已经差不多准备就绪。 P209

我们之前用的渔线长四百米,很重,需要用手小心卷起来才能放进深桶里。 P221

在桶底积聚的是被叫作下脚鱼肝油的油亮发臭的棕色凝状物。 P222

除了雌性鲨鱼卵子受精的时候之外(那是一个谈不上愉悦和温存的过程),鲨鱼能接触到的活物只有之后会成为其腹中食物的猎物。 P223

仅仅过了半小时,我们就漂出了很远,以至于我以为已经能看到罗弗敦群岛的尽头了。 P224

这个故事讲述了一艘满载当地渔民的渔船被卷进旋涡,旋涡发出的声音比尼亚加拉大瀑布还响亮,山脉也跟着颤动。 P225